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

作者:5秒真男人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天才刚蒙蒙亮,斯维因便站在用于指挥的高台上,督促麾下部队列阵以待,等待那冰霜雾气消散得无法影响战斗的时刻到来。

诺克萨斯的大雨连绵多日,如今虽然声势小了不少,但打在士兵铁甲上依旧能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响声,倒也为这肃杀部队添加了些许生气。

“奇怪……没有趁夜偷袭,也没有任何别的动作……乐芙兰到底想干什么……”斯维因坐在宽大的扶手椅上,一边用手指有节奏地敲打扶手,一边远目隔着逐渐稀薄的雾气看向内城城墙,眼神飘忽闪烁,瞬息间脑海中便已构思出数十种乐芙兰接下来可能的做法,却又很快被自己推翻。

“也许是没想到这结界失效如此之快,打算养精蓄锐一晚,今晚再来夜袭吧。”德莱厄斯双手抱臂不屑冷哼道,“哼,娘门就是娘们,乖乖在家待着带孩子才对……论起排兵布阵,让一娘们做主能有多大能耐?我看你啊,就是太高估她瞎紧张……啧,这雨真是让人心烦,怎么下了这么久怎么还不停。”

“也许吧……”种种推测与对方眼下情形的最佳方案,对方均未选择,反而选择了如同垂死挣扎最愚昧的拖延战术……仅有这种程度能耐的人,应该不可能是那男人选择的另一继承人才对。

“如果不是他在背后撑腰的话……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斯维因紧皱的眉头逐渐松开来,眼神恢复以往的睿智镇静,仿佛卸下了一块大石头,看着眼前雾气逐渐消散得肉眼可见站在城墙上的身影后,看向德莱厄斯微微颔首,“是你出场的时候了……这次不用遮掩实力,让他们见识见识诺克萨斯之手的力量。”

“哼,那是当然了……之前居然要诈败给那毛头小子,想想老子就来气!”德莱厄斯搓了搓双手,从背后取下巨大斧刃,高举朝天怒喝道,“众军听令!全军出击!”

随着德莱厄斯一声令下,最前方的持盾士兵排成一排掩护着身后的同伴向城墙逼近,步伐整齐划一脚步落地有声,让人不禁怀疑这内城城墙能否抵挡得住这股黑色洪流的冲击。

令人惊讶的是,面对来势汹汹的盾兵方阵,乐芙兰方面没有一个人发动攻击以期阻止他们的前进,甚至城墙上只有娑娜孤身一人面带微笑闭眸抚琴的身影!

离城墙越近,那动人悦耳的琴音便在人耳旁越加清晰起来,令闻者内心一阵舒畅……但这又有什么用呢?莫非乐芙兰天真的以为仅凭娑娜的琴音就能感化斯维因的部队让他们丧失斗志不成?

“故弄玄虚,这一任的黑玫瑰果然是徒有虚名罢了,看这模样,老子一个人就能破了这城!”德莱厄斯冷笑着从高台上一跃而起,落在下方自己的骏马坐骑上,猛夹马腹催动战马向城墙处疾驰而去,“为了诺克萨斯!”

“老哥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莽撞啊……不过,这也是他魅力四射的地方。”德莱文轻捏着自己标志性的胡子笑道,“照这情况来看,大概中午我们就能向全城宣告诺克萨斯统治权易主了,除非透支了魔力的乐芙兰能再次施展冰晶结界阻拦我等大军,哈哈!”

“不对……不对不对!我总算知道哪里不对劲了!”然而听了德莱文的话,之前还一副轻松模样的斯维因骤然握紧了拐杖站立起来,朝着身边的传令兵大声怒喊着,“快!快下达命令!全军撤退!”

“喂喂,这么紧张干嘛?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德莱文拦下传令兵,笑着,“你是被那黄毛丫头的名号吓破胆了吧斯维因,别忘了,圣级强者透支魔力,没外力帮助的话休养个把月恢复力量都不是不可能啊,怎么可能短短几天就……”

“你个白痴!转过身去用你的狗眼,好好看看那弹琴女人的手里拿着什么!”斯维因见传令兵被德莱文拦截下来,气急败坏咆哮道,“再晚点,别说士兵们了,德莱厄斯都得栽在这!”

“手里?”德莱文闻言转过身来看向娑娜,当他看见娑娜缓缓站起身拿出一枚湛蓝色宝石,心里猛地咯噔一下——那光芒他再熟悉不过了,几天前他才刚看见乐芙兰将它镶嵌在自己法杖上!“冰霜之心?!难道那家伙也是圣级?!”

传令兵也在这时冲了出去鸣金收兵,然而却还是晚了一幕,接下来他所看见的情形,将是他这一生中最为美丽也是最致命的一幕!

站立起来的娑娜依旧没有睁开双眸,不见嘴巴有何张合,一道空灵悦耳的女声便回响在了冲锋在前的每一个士兵耳中——这,也是他们这一声中所听见的最后一句话。

“我,就是你葬礼上演奏哀乐的乐队指挥……”

未等士兵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消散的几乎无影无踪的冰雾以惊人的速度变得浓厚起来,哪怕是天上落下的雨水触碰了这雾气,也瞬间变为冰粒!

而这冰雾在短暂蓄力后骤然爆发开来!将离城墙最近的一批士兵阵列完全吞噬掉并马不停蹄地向更远处蔓延!

“该死的!果然如此!”斯维因的手因用力过度而青筋突起,身上充满着浓郁的杀意,“乐芙兰那个贱人……我早该想到的……她不会把弱者带在身边并放心把自身的防御工作交给她!”

“我还以为感觉不到那女人的实力,是因为相隔太远并且等级压制才察觉不到,却忽略了圣级强者对自身力量的掩饰……你果然也得到了那男人的支持么?桀桀,越来越有意思了。”亚克托斯凭空漂浮着,看着骤然爆发的冰雾蔓延到极限后以更快的速度向回退缩着,“能将持续型禁咒改变为大规模杀伤性禁咒……这女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当冰雾消散无踪,之前被冰雾吞噬进去的士兵们的身影也重新展露在了众人眼前,只是此刻全都变成了一座座美丽且致命的冰雕!更为可怕的是,有些受波及较轻的士兵冰雕,此刻还在冰雕内不断挣扎着试图逃脱出来,却只能慢慢的看着自己走向死亡!

仅此一手,过万士兵顷刻间命丧娑娜之手!极大的打击了斯维因麾下士兵的士气!

“该死……啊!该死!”德莱厄斯心有余悸看着身前被冻成冰雕依旧不断转动着眼球的战马,一边从地上爬起来咒骂着。

之前如果不是这战马受惊将德莱厄斯甩出去,只怕德莱厄斯也要成为这冰雕中的一员!

娑娜施展完这令天地变色的惊人一击后,面色苍白身体向后昏倒过去,却在下一秒被突然出现的乐芙兰,唤来士兵用担架送她回去休息,随后面带戏谑地走上了城墙:“连号称策士统领的你都被骗了,这可真是……经典的误导,不是吗?”

此刻乐芙兰面色红润如常,语气中气十足,哪有半点魔力透支的模样!她竟是在短短几天内彻底恢复了魔力!

“呵……倒是我小瞧你了……能继承黑玫瑰的称号,果然有那么点本事。”斯维因此刻也恢复了过来,面色平静语气如常,“不过,接下来你又能怎样呢?这招数你还能使用几次呢?”

“只知道用这些卑鄙手段,难道你这娘们就不敢和老子堂堂正正打一场吗!”未等乐芙兰回话,德莱厄斯咆哮挥舞着斧子,看那模样已是气急。

“卑鄙?难道你不知道我除了继承黑玫瑰这个名字外,还有个称呼叫诡术妖姬吗?”乐芙兰轻笑着,“况且,战场上无论阳谋阴谋,能为己方带来好处那就是好计,何来卑鄙不卑鄙一说?我们堂堂诺克萨斯之手,该不会幼稚到这地步吧?”

“至于你所要求的,堂堂正正打一场……”乐芙兰手指伸向了这冰雕群的一处方向,“我当然会满足你的要求……但对手另有其人,瞧,他来了。”

话音刚落,远处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一道巨大的身影一路撞碎冰雕向德莱厄斯方向冲撞过来,那冰雕丝毫没有阻拦住他冲锋的速度,反而因撞碎喷洒出的血液沾染在那人身上,让他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

若说之前盾兵阵列踏步前进是群马冲锋,那么此人一人的冲刺,就足以媲美一群猛犸!连大地都因他而震颤!

“这是什么怪物?”德莱厄斯惊讶之余,抓起斧子运足力气向其劈斩过去——自从获得诺克萨斯之手这称号以来,比拼力气,德莱厄斯自信诺克萨斯城内还没人能比得过他!

然而下一秒,德莱厄斯品尝到了许久不曾有过的被击飞的滋味。

那身影看着德莱厄斯劈砍过来的大斧,竟是不闪也不避,速度不减直接用身体撞了上去!爆发出大量的烟尘将其身影吞噬进去!

德莱厄斯引以为傲的力量优势瞬间消散无踪,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被撞飞开来,落地翻滚着犁出一道又深又远的沟壑才堪堪停止下来!

那模样看上去真是狼狈极了,然而这些德莱厄斯此刻都顾不上了,他的眼中满是惊疑。

从眼前这怪物般的巨汉身上,他联想到了那被诺克萨斯人民奉为英雄的前任诺克萨斯之手,那位战无不胜的战神!

“你就是现在的诺克萨斯之手吗……哼,诺克萨斯如今无人了吗?居然让你这种蝼蚁来承担这荣耀的称号!”伴随着冲锋的停止,巨汉的身影逐渐显现在众人眼中,语气里充满着对德莱厄斯的不屑与嗤笑。

除了肩甲臂铠外上身没有任何铠甲,丑陋的缝补线也遮掩不住全身上下钢浇铁铸般结实无比的肌肉所带来的强烈压迫感!与他手中握持的巨大战斧比起来,德莱厄斯手中的斧刃如同小孩玩具般可笑!

更让人惊奇的,是已经镶嵌进他下巴暴露在外的那半只皇冠——那是属于早已死去的嘉文二世的王冠!

“你不是需要一场堂堂正正的战斗吗?德莱厄斯。”乐芙兰不紧不慢地开口道,眼底充满着戏谑与玩味,“那么,没人比他更适合做你的对手了。”

“在这个时代,能评论你算不算得上真正的诺克萨斯之手的人,那就只有他了……”

“真正的诺克萨斯之手,诺邦战神赛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