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

作者:5秒真男人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就在卡西奥佩娅与周浩一行人接触的同时,诺克萨斯这边的战况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乐芙兰发动的是镌刻在冰霜之心上的禁咒,即便灌输启动咒印的并非最佳选择冰属性魔力,但有乐芙兰本身的圣级境界为基础,配合下雨这天时,倒也能将这大型禁咒的威能完美释放出来甚至更强!

当然,属性不对相对的魔力消耗也会增加不少,强如圣级的乐芙兰,在释放了这足以庇护整个内城的禁咒后也已虚弱得与常人无异!

大战一触即发,在这节骨眼上自废己方最强战力施展这禁咒,毫无疑问的这是在为了某种目的而拖延时间。

只要稍微有点眼光的人都能看出乐芙兰的计谋,这并不是什么复杂隐晦的谋略,而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阳谋。

但也因此,从乐芙兰施展这一禁咒开始,摆在斯维因眼前的就只有两条路。

要么付出比预期中多上好几十倍的伤亡,趁乐芙兰虚弱无力时顶着冰晶结界强行进攻。

要么如乐芙兰所想,撤军后退等待禁咒的结束。

无论哪种选择,对斯维因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权衡再三,斯维因选择了后者,退兵与内城遥遥相望,将其围了个水泄不通。

“和预期的一样呢乐芙兰姐姐,他们果然撤退了。”娑娜面带笑容弹奏着叆华,一件金色法衣披在她身上,伴随着琴声缭绕,一阵阵奇异波纹荡漾在房间内的每一寸空间。

乐芙兰面色苍白瘫软倚靠在扶手椅上,把玩着掌心中的精致小酒杯,时不时凑到嘴边轻抿一口杯中液体,听闻娑娜的话语后微笑着回答道:“斯维因那家伙是这时代屈指可数的强大智将,但很可惜,他有个坏毛病。”

“哦?坏毛病?”

“太过于计较得失,因为这个,我都不知道他到底算决策果断还是保守了。”乐芙兰动了动身子躺在扶手椅中让自己能舒服一些,一边饮着酒杯中仿佛喝不完的液体,一边戏谑说着,“某种意义上这也算他的优点,能以最少伤亡打出最漂亮的仗……尤其是艾欧尼亚的那一场战争,我想,锐雯你应该还记得他是如何做到碾压性推进的吧?”

“……”正在擦拭断刃的锐雯身体莫名颤抖了一下,握住剑柄的手不自觉地加大着握力,回过头来冷眼看着乐芙兰,语气森然道,“你若是想死,我不介意现在就送你上路。”

“哦?想试试吗?即便法力没恢复,圣级强者的威严也不是你们这些凡人能挑衅的。”乐芙兰毫不在意锐雯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正好看看,没了那把符文之刃的你,还有多少能耐。”

“呵……断剑可以重铸,就是不知道背叛过的你,还能不能回到当初的日子?”锐雯面带讥讽看着乐芙兰,咬重了背叛二字。

“……你!”乐芙兰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脸上那从容不迫的模样顷刻间消散无踪仿佛被锐雯点中了死穴一般,一声怒喝后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好啦好啦,锐雯姐姐你就别吓唬乐芙兰姐姐了,哥哥这次选择让我们来帮乐芙兰姐姐,不就是代表事情还有转机么?”娑娜无奈脸挡在两人中间隔开视线,“别忘了,原本哥哥是打算扶持斯维因上位的啊。”

“谁知道呢,如果不是看不惯斯维因的话,我才不会选择帮她。”锐雯双手抱臂冷哼一声,“谁知道她会不会再在背后捅刀子!别忘了这家伙一身圣级修为是怎么来的!”

“……”乐芙兰紧咬下唇双手紧握,刚欲争辩什么,听见锐雯后半句近乎于怒骂的话语后,却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分割线………………………………………………

斯维因指挥帐篷内。

距离乐芙兰发动禁咒,已经过去了三天。

即便是强如乐芙兰所发动的禁咒,也已经开始显现出了支撑不下去的模样,寒冷的雾气正在逐渐退缩着,只怕再过个一两日,乐芙兰这一拼尽全力施展出来的屏障就将消失无踪。

“嗨!真他娘的憋屈!”德莱厄斯一拳头砸在眼前的桌子上,抬头看向一旁悠然自得逗弄着肩膀上恶魔鸟的斯维因,“斯维因,为什么要撤退!区区一个禁咒,我就不信能拦我大军!”

“然后呢?”面对德莱厄斯的质问,斯维因的语气依旧不温不火,一下一下抚摸梳理着恶魔鸟的羽毛。

“然后?当然是狠狠教训一顿乐芙兰那嚣张的小娘们,将诺克萨斯完全掌握在我们手里啊!”德莱厄斯面带不爽双手抱臂道,“明明我们距离成功就差一步之遥了,你却选择后退,给对方苟延残喘的时间!”

“哦?那么,德莱厄斯,你还记得我们真正的对手是谁吗?”斯维因侧头看一眼德莱厄斯,“若顶着禁咒强攻,我们的确有更大的胜利机会……但你有没有想过,这会付出多大损伤才办的到?”

“……那又如何!损失再大,等我们掌权之后,再次征兵不就好了!只要给一段时间休整,完全掌握诺克萨斯的我们,攻破德玛西亚都……”德莱厄斯话语激昂说着,脑海中满是胜利之后的大好蓝图,当说到德玛西亚时猛然想起什么般,话语随之戛然而止。

“没错,德玛西亚,我们的老朋友。”斯维因拄着拐杖一瘸一拐走到挂着的世界地图上,注视着地图上与诺克萨斯遥遥相望的德玛西亚,“若是我们在乐芙兰那家伙身上消耗了太多兵力,你觉着我们的老朋友会放过这么好的主动进攻的机会?”

“可拖得时间越久,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数?”想通之后,德莱厄斯话语里不再如之前那般不甘,却难免有些担忧,“战场上瞬息万变,谁知道我们等待禁咒消失这段时间里,乐芙兰她会搞出什么事来。”

“这你大可不必担心。”斯维因胸有成竹回答道,“诺克萨斯城内的军事力量大部分都已掌握在我们手中,剩下的不过是一些怕死的懦夫,是没有那胆子配合乐芙兰反抗我们的,等我们掌权之后再慢慢收拾他们就是了。”

“那群懦夫是不用担心,但克卡奥家族呢?”德莱厄斯皱了皱眉头,“别的不说,那位大小姐可是和她父亲一个德行……她可不会因为威胁而乖乖在家等着结束,说不定现在就已经开始行动了。”

“如果是她父亲还在的话,或许我还会忌惮三分,如今只有她们两姐妹在,掀不起多大风浪。”斯维因毫不在意说着,“本就是忌惮她父亲才放她一马,若是她不知死活要和我们作对……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希望如此吧。”德莱厄斯向后仰,坐在身后的躺椅上望着帐篷顶呢喃,“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忽略了……”

……………………………………分割线………………………………………………………

表面上因叛乱而大门紧闭毫无灯火的科技部,此刻内部却是忙得热火朝天。

“动作都给我麻利点!快快快!你们一个个都没吃饭还是怎么的?!快!”一名老者面色潮红站在讲桌上手舞足蹈指挥着研究人员调配着一些奇怪设备——赫然是当初与辛吉德一同看着周浩饮下改造药剂的那名博士!

“准备得怎么样了?有把握吗?”正当科技部内人人忙得不可开交时,博士身后突然出现一道红发靓丽身影,出现时是那么自然,仿佛一直都在博士背后站立观看一样。

“那当然,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丫头。”博士从讲桌上跳下来,得意地拍拍自己骨瘦如柴的胸脯,“这可是我的拿手好戏,又有那位大人提供的灵魂熔炉,而且这次你提供的尸体居然是……哈哈,我一定能完成我梦寐以求最完美最杰出的作品!”

“但愿如此,否则没让他满意发起火来,我可不一定救得了你。”卡特琳娜双手抱臂倚靠着墙壁,注视着正中心插满了管子的大铁罐,“扭转局势的机会可只有这么一次,你最好别辜负我对你的信任。”

“真是的,越长大越不可爱了,都不知道尊重老人了。”博士一边抱怨着,一边看着铁罐上的指示灯逐渐由红转绿,当它变成纯粹的绿色后示意在铁罐附近操作的人员全部后退,“嘛,看在你这次礼物这么棒的份上,老头子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那么,一起来见证吧!诺邦战神的回归!”博士大笑着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控制器,手指灵活快速按下了一长串的按钮后,与铁罐连接着的长管一一脱离掉落下来,砸落在地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然而比这沉闷声响更能震撼在场所有人心灵的,是撕裂铁罐所露出来的一只强壮有力的手掌,以及随后震碎铁罐双目猩红的巨汉,那仰头长啸的怒吼声让在场人心灵都为止畏惧尊崇!

“看样子,这一次没有出什么差错呢,亡灵勇士赛恩……”卡特琳娜嘴角上扬,“哦不,现在应该叫你……亡灵战神,赛恩。”

“重获力量的感觉真是好极了……现在,我需要一场屠杀……”听闻卡特琳娜的声音,那巨汉总算是停止了怒吼,猩红的双眸中满是战意与对杀戮的渴望。

“他们,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