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

作者:5秒真男人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科加斯事件以科加斯身死而暂时告一段落,而就在此时,诺克萨斯悄然发生着一起巨变……

此刻的诺克萨斯,夜幕已经降临,雨水逐渐打湿了这片民风彪悍的土地,并稍稍缓解着笼罩全城的肃杀氛围。

以往守护诺克萨斯边境安全的军队,此刻全副武装突袭入城。

街道上的房屋无不门窗紧闭,仿若变成了一座座空房。

往日熙熙攘攘来往的人群,此刻被替换成了行动步伐严谨一致,充满着杀意与血腥味的铁血军队!

这种种现象让得知这一事情发生的人脑海中瞬间蹦出一个词——叛乱!

这在诺克萨斯的历史上并不罕见——相反,诺克萨斯的历史若以绝对公平的角都来看的对话,这简直就是由阴谋与背叛所书写的完美厚黑学!

在诺克萨斯,推崇着丛林生存法则——弱肉强食!

强者永远凌驾于弱者之上!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只要你的实力强过掌权者,即便你是发动叛乱上位,迎接你的也只会是诺克萨斯人民们敬畏的目光!与绝对的臣服!

也因此,诺克萨斯与德玛西亚形成了近乎两个极端的民风习俗——争强好胜不择手段、单兵素质强大无比的诺克萨斯,与民风淳朴,单兵作战力远远逊于诺克萨斯但团队作战时默契无比互相弥补掩护的德玛西亚。

奇怪的是,庞大的军队洪流却有意识地避开了一处地点行军,哪怕从那走能以更快的速度抵达正中心的内城,军队也选择了绕路而行。

而这个地点上,只有着一个令斯维因忌惮,甚至恐惧的地方……

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男人……

诺克萨斯的传奇男人,以一人之力将诺克萨斯带上巅峰,甚至隐隐压制死对头德玛西亚一头的杜·克卡奥将军!

而他的宅邸,正好就在这处地点的正中心……

斯维因宁肯绕点远路,也不肯直接穿插过去,惊扰到了这位大人物的隐居……虽说这位大人物因突然宣布退位而隐居幕后,多年未见其出现,并且自己有着整个诺克萨斯接近三分之二的军队支持,但斯维因有种预感……

如果自己敢不知死活去找这男人的麻烦……那么,自己必将在今天死无葬身之地!

……

将军府邸内……

“好的,我了解了,我会着手安排的。”将一只手枕在脑下,穿着黑色紧身皮衣浑身散发着一股慵懒诱人气息的卡特琳娜侧躺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这里没你们的事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一边阅读着部下送进来的情报,一边挥手命令房间里的人全部退出去。

过了良久,卡特琳娜才合上文件放在一旁,修长的玉手按在额头上轻轻揉动着:“情况比想象中还要糟糕……父亲,你到底想做什么……莫名其妙玩失踪,给我留下这么一堆烂摊子……”

“除了父亲这一派系与乐芙兰那家伙自己的派系成员外,剩下的大部分都加入到斯维因的阵营中去,剩余的墙头草也保存着实力做壁上观……雪中送炭的事情这些家伙做不出,但落井下石想必他们会很乐意做……”

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卡特琳娜走向阳台:“怪不得……这些年来一直安分守己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当上策士统领后便不再有半点晋升的野心……恐怕是为了利用职权尽可能多的拉拢新人为你所用吧……”

看着笼罩着府邸的宁静夜幕,卡特琳娜冷笑着:“准确看出本是一介普通小兵的德莱厄斯兄弟的潜力,并通过他们成功积蓄起如此强大的力量……仅凭这一手,你的确配得上帝国新起之秀第一人的名号,这场战争的先手权与主动权已经落入你的手里……但是……”

“你太过于相信自己的情报,错误地认为老头子是真的隐居了,而我也会为了自保而不参与进来……”

“现在的诺克萨斯可是老头子倾注了毕生心血的结果……怎么可能会让你这种宵小来破坏……”卡特琳娜从腰间摸出一把雕纹精美的匕首把玩着,“既然老家伙选择了乐芙兰作为继承人,那就一定有他的用意……胆敢忤逆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敌人……”

“准备好应付麻烦了吗?”将匕首收入鞘中,如自言自语般说着。

伴随着卡特琳娜的话语,身下空地的阴暗角落中,一名名全身包裹在漆黑色斗篷中的人逐渐现身并将宽大的庭院全部站满,面对着卡特琳娜的俯视齐声道:“随时准备出击……吾主的敌人,将由吾等尽皆斩杀!”声音整齐划一,让人听了忍不住怀疑刚刚那句话是不是由一个人说出来的。

“很好……听着。”卡特琳娜的身体微微一晃,瞬步便已发动,骤然出现在领头人的身前,“现在,我们的目标不再是战友,站在我们对立面的,便是我们的敌人!”

“只有蠢货,才会犹豫不决……那将葬送掉你们自己的生命!”卡特琳娜从人群分开的通道中向前走着,“抛却你们多余的情感,不要心存怜悯,开始大杀特杀吧!”

走到府邸门口,看着前方集结起来的部队,将作为自己主武器的两把弯刀抽出,右手高举:“以敌人之血,祭我大诺克萨斯!”

“以敌人之血,祭我大诺克萨斯!”

“以敌人之血,祭我大诺克萨斯!”

“以敌人之血,祭我大诺克萨斯!”

……

内城城墙外,已被斯维因手下的军队包围了个水泄不通,人数上因斯维因是蓄谋已久突然发难的缘故,乐芙兰麾下的大部分人员还未来得及赶来!

也就是说,目前斯维因在军队人数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而有着如此之大优势的他,既可以选择集中兵力强攻一处,也可以玩一把奢侈,将内城的四个方向全部作为主攻方向!

无论哪一种,看起来对于乐芙兰等人都是极为不妙的!

但乐芙兰等人,似乎并未因此而感到困惑……相反,有两个人已经按捺不住跃跃欲试,准备跳入敌群中开始杀戮了……

“我可没想过,我有朝一日,还能穿上这套盔甲……”全身覆盖着轻式铠甲的泰隆把玩着手中利刃,透过光洁的剑身反射,看见了自己的相貌,“放心吧老伙计……一会就让你畅饮鲜血……”

“这次,你可以不用像上次和他战斗一样压制自己的实力装作失败了……放开手脚痛快地打一场吧。”同样换上了血色精锐制服的锐雯把玩着手中断刃,轻挑眉头,“老规矩,看谁击杀的目标多。”

“输了的,请胜利者畅饮朗姆酒。”将头盔戴上遮蔽住自己的容颜,泰隆轻笑着,“没问题……说起来之前互有胜负,加起来正好平手……就用这次来决定胜负吧。”

“正合我意,输了你可别赖账!”

娑娜跟在乐芙兰身边,看着锐雯与泰隆互相开玩笑的样子,轻笑着:“乐芙兰姐姐,你说那个叫斯维因的人,如果知道锐雯姐姐也在这,还将血色精锐的装备给拿来了……会不会后悔发动叛乱?”

“那是自然,泰隆本就是诺克萨斯中仅次于杜·克卡奥的最强刺客,再加上血色精锐的装备……哼哼,只要是他瞄上的目标,就没人跑得掉。”乐芙兰效率极高地将一项项任务、指令发布下去,将内城逐渐布置为一只随时准备发动进攻的猛兽,闻言回头笑着,“再加上前些日子,你哥哥让泰隆故意在决斗中以狼狈的姿态输掉,难免会让他们产生——泰隆也就是靠杜·克卡奥名义登上第二刺客宝座的、有名无实的废柴罢了。”

“他们知道隐藏实力,难不成我们不会?”锐雯撇撇嘴,“真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没人注意到他那从不离身的鸟么……况且对方的主要战力便是依靠那新任诺克萨斯之手吧?嘁,在我看来,那家伙的实力,可算不上真正的诺克萨斯之手。”

“德莱厄斯毕竟是从一名士兵提升为诺克萨斯之手的……习惯了在战场上单打独斗的他,单独作战能力比上一任诺克萨斯之手有过之无不及……但可惜的是,对于这种大规模作战的话,他还是远不如那位战神强大。”

“等他苏醒恢复过来,或许会愤怒疯子部的那些家伙封印了他的力量与记忆吧。”乐芙兰看了看天色,“差不多,他们也该传送回来了……等诺克萨斯真正的战神苏醒之时,便是这群土鸡瓦狗分崩离析的时候。”

“在此之前……就由我们陪他好好玩玩吧,他们似乎也开始不耐烦了……”乐芙兰嘴角上扬,“敢于挑衅黑色玫瑰的家伙,这家伙不是第一个……但试图推翻黑玫瑰的人,他还是第一个……有意思……”

恰如乐芙兰所言,不知是哪边按捺不住寂寞,首先打破了僵局。

伴随着内城城墙方向传来的一声巨响,宣告着这场诺克萨斯的叛乱之战,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