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

作者:5秒真男人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科加斯……被……打败了?”早已跟随众人撤离至安全地带的伊泽瑞尔,此刻目瞪口呆地看着远处轰然倒地的巨大身躯,以及从天而降如神迹降临一般的巨大能量剑!

“我的天……那家伙是披着人皮的人型魔兽吗!?他居然真的杀死了科加斯?他的实力明明连圣级的门槛都摸不着啊!这怎么可能……或者我是在做梦?谁能……嘶疼疼疼!凯特琳!你干什么!”

凯特琳将手收回,重新双手握住狙击枪面无表情:“你不是想说‘谁能告诉你是不是在做梦’么?既然知道疼,就说明这不是做梦。”

虽说如此,但表面冷静的凯特琳并未察觉到,自己握住狙击枪的手此刻在颤抖着——她潜意识中也无法相信,之前还以绝对实力令人绝望恐惧的科加斯,此刻竟躺在地上逐渐变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短暂的沉寂后,爆发出了强烈的欢呼声!

那可是让战争学院都束手无策、如绞肉机一般轻易收割生命的恐怖怪兽啊!而自己居然见证了这头怪兽的灭亡,光凭这个就足以向他人吹嘘了!

“走吧,去接回救我们一命的英雄。”盖伦看了一眼因科加斯倒下而逐渐恢复神采的拉克丝,眼底闪过一丝欣慰,随后笑着对嘉文等人说道。

“唉……亏我们辛辛苦苦从德玛西亚传送过来,结果风头全让那小子出尽了。”嘉文嘴上抱怨着,脸上却满是笑意,将昏迷的希瓦娜轻轻放在一旁倚靠着树干。

“这样一来,总算是结束了……哈哈,我们解决掉了令战争学院都为难的大怪兽,战争学院会不会给点什么奖励?比如一两件高阶装备?况且独自一人解决掉科加斯,战争学院肯定会对那家伙感兴趣,抛出橄榄枝吧?”幸存下来的佣兵们,此刻露出了劫后余生的庆幸与喜悦,相互之间聊起了天。

“高阶装备?哼,那只能说明你眼光太浅,解决掉科加斯,代表的可是名扬天下的名誉啊!”另一名佣兵撇撇嘴,不屑地说着,“没听那几位大人说么?独自解决掉那头怪兽的强者,实际上是连圣级都不算的人!圣级都不到,以一己之力单独击杀科加斯……啧啧,这家伙……不,这位大人的提升潜力简直令人恐惧啊!”

与佣兵们距离较为接近的冰闻言并未有何惊喜之意,反而皱着眉头,苦恼地摇了摇脑袋:“成长潜力的确惊人……但,也就到此为止了……”

“到此为止?什么意思?”希维尔抚摸着因得知周浩战胜而欢欣不已的阿木木的脑袋,看向冰。

“他是我的契约者,无论相隔多远,我都能明确得知他的状况,并施以援手……但……”

听见冰的话语,原本抬脚向前走的盖伦与嘉文停下来,等待着下文。

“战斗中,他的生命力在不断持续下降着——是他自身生命力被消耗掉了,而不是受伤,这种情况,连治疗术都无法帮助他,战斗到达尾声时,他的生命力已经如风中火烛一般……”说到最后,冰隐藏在召唤师斗篷中的双拳猛然握紧,暗骂着,“不但外表,连性格都和他一样……为了保护他人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不折不扣的白痴……”

“哐当。”尽管手中十字交叉刃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但希维尔仿若未闻一般。

即便心中有着不详的预感,但希维尔还是抱着一丝希望问道:“那么……他现在怎么样了?”

“……呼……”冰闭眼深呼吸一口气,睁开双眸,带着复杂的神色说道,“战斗到最后,已是用意志在强迫自己继续战斗……而当科加斯被击杀时,他一直紧绷着的精神也放松开来,战斗的各种后遗症也在这时瞬间爆发开来……”

突然变得压抑的气氛,让察觉到的众人将视线集中到冰身上,脸上的笑意在快速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张逐渐失去血色的脸——不像没长大的安妮、阿木木,就连刚刚恢复过来的拉克丝,也清楚地意识到,这种情况下的周浩会出现什么情况……

“我问的是……他现在怎么样了?”希维尔死死盯着冰,眼底带着对答案的渴望,与对即将到来的答案的恐惧。

“以圣级不到的力量,战胜真正的圣级强者,光凭这一点,他足以载入史册,成为名垂青史的,真正的英雄。”看着希维尔的目光,冰撇过头去,用略带颤音的声音,述说着。

“砰!”冰的衣领被希维尔抓住,瘦弱的身体被狠狠撞在树干上拎起来,“我再问一次……他、现、在、怎、么、样、了!”

战场上,面对万军包围,希维尔不曾彷徨害怕过……面对一个个几乎不可能完成,一不小心便会丧命的佣兵任务,希维尔也不曾绝望过,甚至在刚刚直面科加斯时,她也能快速从恐惧中恢复过来,并与盖伦冷静地带着其他人撤离战场……

而现在,希维尔的心跳在急剧加快着,并强迫着自己往好的方面去想。

“……圣级不到的力量,强行操控真正圣级,甚至有可能是接近圣级巅峰的身体……”冰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会变得颤抖,“他短时间内获得了接近神的力量,这也是他能战胜科加斯的原因……原本我以为他在那形态能坚持半分钟,便是极其了不起的了……”

“有获得,便会有付出,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冰抬头,穿过人群,看向科加斯尸体的方向——或者说,是想透过科加斯的尸体,看见倒下的周浩,“……科加斯的生命气息消失之前……或者说,是那把巨剑落下的瞬间……周浩的生命之火便彻底熄灭了……”

“……”希维尔的双眼变得无神,双手上的力道消失将冰松开抱着自己的脑袋双膝跪下喃喃自语,“不可能……这一定是我在做梦……这不可能……对,我就说他怎么可能击败科加斯……原来是我在做梦……”

“哥哥……死……了?”阿木木眨巴眨巴眼睛,“大哥哥……你是在……开玩笑的吧?对吧?”

“是的……对此,我很抱歉……”冰将兜帽向下拉了拉,遮挡住面庞,“作为协助战斗的召唤师……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哥哥……死了……死了……木木,又是一个人了……又变回以前那个没人要的木木了……”两行清泪从阿木木的双眼中流淌而下,双臂下意识用力收缩想抱着自己、保护自己,却勒疼了怀里的安妮。

阿木木的泪水仿佛带着魔力一般,浓浓的悲恸之意扩散开来,在他附近的人能明显察觉到他的悲伤与无助……

安妮并未因疼痛而皱眉,伸手轻轻抚摸着阿木木的脸庞,擦拭着仿佛源源不断的泪水:“傻木木,你怎么会没人要呢?我会陪着你的……”

“……”阿木木闭着眼睛死死咬着嘴唇,拼命地不让自己在安妮面前哭出声来,小小的身体一下一下抽噎着,“哥……呜……哥哥……呜呜……”

“况且,你不是一直说,你哥哥是最棒的、最强的吗?他一定不会死的。”安妮脸上带着笑容,“说不定,他只是在和大家开玩笑,只是累了想睡一会而已,刚刚和那个大虫子打一架,他肯定很想睡觉,很想休息,不是么?”

尽管内心之中,安妮也不相信自己的说法,但她知道,此刻她必须在阿木木面前将内心的悲鸣硬生生吞入腹中……

“嘁……祖安的环境果然差劲,居然这么多沙尘……”伊泽瑞尔看着阿木木抽噎着的背影,伸手将头上的护目镜放下挡住自己的眼睛,很快护目镜上便布满了雾气。

“……凯特琳,拜托你再掐我一次吧……这次,一定不疼……绝对不疼……”

“……”凯特琳并未去掐伊泽瑞尔,而是拉低了帽檐背过身去,不再看那抽噎着的小家伙。

“嘿,嘿!你们这群家伙,都哭哭啼啼的做什么?”盖伦大声喝道,“我们应该是笑容满面的胜利者,而不是无助哭泣失败者!现在,我们去接我们的英雄回来!”

“盖伦……”看了一眼盖伦,嘉文狠狠甩了甩脑袋,故作轻松地说着,“啊啊,说的没错,哭哭啼啼的像什么?周浩可还等着我们去接他呢?嘿嘿,那小子大闹了一场,现在肯定是全身都动弹不得了。”

“但……”

“召唤师的话就是百分百的正确吗!谁规定的!”盖伦用他那独特的大嗓门吼叫着,“可能只是那家伙太虚弱,虚弱到召唤师无法感知到他而已——但那不代表他死了!既然无法感知到他的生命之火,这说明,他急切地需要我们的帮助!”

“……”一直跪坐着的希维尔,此刻默不作声站立起来,拾起掉在地上的武器,毫不吝啬地将刚刚恢复的些许法力全数用于开启自己的终极技能狩猎,如离铉之箭一般冲了出去。

伴随着希维尔的动作,其他人也一个接一个动了起来,就连之前有说有笑的佣兵们,此刻也自发地跟着希维尔,奔向周浩的所在地……

当希维尔拨开最后一片灌木丛时,如坐标般屹立着的金色能量巨剑也消失无踪,而能量剑下本应倒下的科加斯的尸体,此刻也不知所踪……

但希维尔不关心这些,刚刚恢复的希望与勇气,在看见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的少年时,便被悲伤彻底吞没……

而陆续赶来的其他人,在看见倒地不起的周浩时,没有一人敢上前,默默地注视着。

过了良久,盖伦走上前去,轻轻将倒地的周浩抱起来。

这位征战沙场无数的名将,见惯了生死的无畏军团领袖,此刻用颤抖的音调笑骂着:“你这臭小子……不过当了一次救人的英雄,就开始目中无人了么?”

“你睡得可真香啊,伙计……”尽管在笑,但盖伦依旧能感受到两行滚烫的液体从眼眶中溢出滑落,抱紧了身体变得冰凉,嘴角依旧挂着笑容的周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