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

作者:5秒真男人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在科加斯被暂时封锁住之时……

“冷静下来!雷克顿!你得控制住你的怒火,并控制、利用它,而不是被怒火蒙蔽了你的心灵,占据了你的身体!”感受到雷克顿体内不断攀升的怒火,内瑟斯虽知希望渺茫,但仍试图说服雷克顿让他冷静下来。

“呃……啊……”也不知雷克顿是否有听进去,此时的他正双手抱着脑袋背对着内瑟斯,时不时仰天发出一声痛苦的悲鸣。

“加油,我的兄弟,你一定可以做到的……你会没事的!”内瑟斯说着走上前去,伸手过去想按在雷克顿肩膀上,却本能地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感!

科加斯去对付三人中最弱小的希瓦娜,并没有在这里,那么,让内瑟斯产生强烈危机感的,也只有……

内瑟斯前伸的手由拍改为指,快速无比地吟唱完咒语,给雷克顿施加了枯萎法术的同时身形暴退。

在内瑟斯刚刚后退的瞬间,雷克顿一直背对着颤抖不已的身体猛然回旋过来,手中的弯刀如同绞肉机的刀片一般迅捷无比地刮向内瑟斯,却因为枯萎法术的减速效果而堪堪从内瑟斯的眼前划过去。

“雷克顿,你这……该死!”内瑟斯以为雷克顿方才的举止仅仅是控制不住怒火的下意识反应,连续后退几步拉开距离站定后抬起头来刚想询问,却看见了他最不希望看见的一幕!——雷克顿已经被怒火蒙蔽了身心,双眼已被杀戮所充斥,散发着骇人的红芒!(具体参考鳄鱼的头像)

“吵死了……吵死了!都给老子闭嘴啊!”雷克顿咆哮着,弯刀在身前无意义地胡乱挥舞着,似是试图将什么东西击散一般。

“吵死了?……难道说?”内瑟斯握住权杖的手用力收紧,“该死的!我早就该想到的!”

“屠杀!屠杀!”雷克顿咆哮着,弯刀放在身侧以身为轴心,以弯刀为叶片,宛如高速转动的钻头一般冲向内瑟斯。

“我只考虑到死去的灵魂能够增强汲魂痛击的力量,却忘记了人战死的瞬间会爆发出浓烈不甘与怨恨!”内瑟斯将权杖双手横握在手中,双脚发力陷入地面中并站定,直接与雷克顿的攻击碰撞在一起!

雷克顿在空中旋转的身体逐渐慢下来,但内瑟斯的身体也因为冲击力而不断向后退去,陷进地面固定身体的双脚此刻因为后退犁出了深深的两道沟壑!(沟壑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的,毕竟这俩还处于大招的变身状态。)“有那些负面能量的话,已经足够将雷克顿的实力暂时提升好几级,根本不需要解除贤者之石的压制……喝!”内瑟斯脚下发力,硬生生止住了后退的势头,而雷克顿的身体此刻也停止了旋转,“不,或者说我根本就不应该解除贤者之石的压制!一直处于压抑状态的怒气爆发,再加上战场上各种负面情绪的干扰……不要说是失控暴走,就此成为杀戮机器也是有可能的!汲魂痛击!”

权杖顶端因为力量注入的缘故,闪耀着异样的光芒,趁着雷克顿强攻失败身体处于僵直状态的机会,内瑟斯狠狠击打向雷克顿腰腹间没有护甲鳞片覆盖的部分,直立身体看着因吃痛而半跪在地上的雷克顿:“力量的侵蚀才刚刚开始,若能速战速决的话……应该还能唤醒雷克顿的意志……这应该是目前唯一的好消息了吧。”

说着,内瑟斯双手将权杖高举起来,目光死死锁定着半跪在地上没有动弹的雷克顿:“结束吧……汲魂痛击!”话音刚落,权杖再一次闪耀着光芒带着破空声挥舞而下,直指雷克顿低垂的脑袋!

“桀桀……愚蠢……”原本一直低头不语的雷克顿,在内瑟斯发动攻击的一瞬间却怪笑了起来,“横冲后续技——直撞!”

随即,雷克顿身体再度旋转起来,从内瑟斯的身旁穿过,直接脱离了内瑟斯的攻击范围消失在了内瑟斯的视线范围!原本即将砸中雷克顿脑袋的权杖竟打击在了空气之中!

“什么!”内瑟斯吃了一惊,刚想顺着雷克顿之前移动的轨迹找寻他的身影时,背后却传来了剧烈的疼痛感令内瑟斯眼前一黑,暂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雷克顿站直身体,看着内瑟斯背上那自己造成的巨大创伤,冷笑一声抬脚狠狠踹在内瑟斯的背上将陷入眩晕状态的内瑟斯踹倒在地,不断用脚碾压着内瑟斯背上的伤口:“恸哭吧!哀嚎吧!跪在本大爷身前求饶!然后……”右手握持的弯刀上所刻画的符文(那玩意放大了怎么看怎么像LZSB是我的错觉么……)骤然散发出猩红色光芒,被雷克顿缓缓举过头顶,“死吧!”夹杂着强烈的杀戮气息,弯刀一往无前向下劈去!

“砰!”雷克顿的弯刀高速斩击而下,激起大片烟雾将两人身影笼罩进去,但没过多久,雷克顿的身影便从烟雾中倒退而出,捂着胸口看向烟雾大笑着:“是的,是的!就是这样才有意思!猎物太弱的话,本大爷就不能玩尽兴了!”

烟雾之中,内瑟斯保持着出拳的姿势正对雷克顿,双眼带着些许复杂的神色看着雷克顿:“你刚才……”

“桀桀,感受到死亡降临的刺激了吗?有没有魂飞魄散的感觉?”雷克顿擦了擦嘴角渗出的丝丝鲜血,阴笑着,“猎物面临死亡时所发出的惨叫声,对本大爷而言是最美妙的音乐……桀桀,我得好好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天籁,自然不能让你死的太痛快!”

“……有意思……我想,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虽然很危险,但值得一搏!”内瑟斯原本紧皱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那么……痛快地打一场吧!雷克顿!”

“该死的!这有什么好笑的!”察觉到内瑟斯的笑意,雷克顿变得更加暴躁起来,弯刀下劈与内瑟斯的权杖碰撞在一起,因为互相产生的冲击力而被震开,但很快又砰撞在一起——没有技能,没有技巧,更没有灌注力量,内瑟斯与雷克顿两人纯粹使用自己的肉体力量互相对拼着!

“是的……我看见他们了……”卡萨丁左手捂着耳朵,如同自言自语般说着,而眼前则是不断硬碰硬战斗着的内瑟斯与雷克顿,“如您担心的一样,雷克顿受战场的影响失控暴走了……需要我现在把他解决掉么?”

“内瑟斯的样子?……看起来……在笑?是的没错,内瑟斯在笑。”卡萨丁微微愣了一会,抬头仔细看了看后接着说道,“……不用管他们?……如您所愿,我将继续观察战场,以防不测……请放心,若这些人自己能够解决的话,我绝不会插手。”

说完,卡萨丁的左手放了下来摇头叹了一口气,语气里满是难以置信:“天呐……我……我一直以为,没有比试着沉默我妈更糟糕的事了……没想到,竟然真有更糟糕的事!哦……我的天……”右手手腕上的奇特武器划向身前空气,凭空划出一道裂缝,径直走入裂缝之中。

而裂缝在卡萨丁进入之后,眨眼睛便消失不见,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困死了……还得早起,先码这么点,我得去睡一会了……】

【如果有时间且脑洞没断的话,这几天应该会接着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