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

作者:5秒真男人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提起长枪将身前忍者投掷过来的手里剑给击落在地,嘉文略微打量着包围着自己的影流忍者:“呵,看样子科加斯的出现并不是偶然而是有预谋的啊,瓦罗兰要热闹起来了。”一边说着,嘉文一个铁板桥腰往后倒躲过忍者砍过来的武器,反手将长枪穿透来不及撤回的忍者身体,如同丢垃圾一般随意甩到一旁——而那,已经堆积了五六具影流忍者的尸体。

“看起来是这样没错,不过他们的目标绝对不是祖安……致命打击!”怒目直视忍者劈砍过来的细刃,盖伦将力量注入到手中的巨剑中跳起来狠狠一剑劈下,连人带武器劈成两半!“第八个了,我比你多杀了至少两个,哈哈!”

“靠!这也算啊!”嘉文笑骂道,格挡住身前的攻击,眼角余光却发现一名忍者从自己的影子中突然出现,手中的利刃眼看就要刺中嘉文!

本准备上前支援的盖伦,却停下脚步反手一剑劈向身后以同样方法偷袭的忍者,嘴角却是上扬:“呵……这群白痴,你们惹怒了一头母暴龙啊……”

“伤嘉文殿下者……死!”忍者眼见偷袭即将成功,心中不由得暗喜,却不料自己的武器居然被人以手死死握住无法寸进!抬头却看见了一只放大的拳头和一张充满煞气的俏脸。

“龙牙突刺!”希瓦娜面露怒色,下手毫不留情,右拳极速砸在了无法闪避的忍者头上,瞬间忍者的脑袋如同西瓜一般爆裂开来,*与血液溅在希瓦娜的身上,加剧了这位女杀神身上的杀气。

“咕嘟……”嘉文和他身前的忍者同时吞了吞口水,厮杀的动作停止呆愣在原地。

尤其是嘉文——要知道,这家伙的童年记忆中,希瓦娜是个躲在角落里的害羞怕生的小丫头,哪曾想自己外出历练回来之后,希瓦娜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不对……何止变了个人啊!压根连种族都变了好吧!那个可爱小萝莉希瓦娜哪去了啊有木有!有木有!

与之相反的,是一脸平静的赵信,手中长枪舞动化作片片残影,冲入忍者堆之中如入无人之境大杀特杀!长枪下的樱穗饱饮鲜血变为了猩红,让人不寒而栗。

干净利落地将眼前的尸体抖落,赵信眼底不带一丝感情扫视了一眼将自己包围的忍者们,长枪斜指地面:“还有谁?”摄于赵信的勇猛,一时之间竟无人敢上前与之一战!

“哼,无胆之辈……”提起长枪,双手握紧前指瞄准身前的一名忍者,轻喝,“无畏冲锋!”

赵信化作残影冲入敌阵,在影流忍者们尚未反应过来之时长枪横扫:“横扫千军!”附近的忍者被直接击退,更有甚者直接被这一击腰斩倒地,明显活不了了。

赵信在战场上掀起新一轮的腥风血雨,也向世人证明这位一直安安分分站在嘉文三世身后的总管,并不只是个摆设而已,而是一个人形绞肉机!

相比较盖伦这边的大开大合,战场上的某个小身影吸引了周浩等人的注意力。

“一、二、三、四……快来追我啊,就差一点就打中了,加油加油!”提莫脸上保持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在周浩眼里怎么看怎么欠揍)对着身后追杀他的忍者们说道,不时蹦跶几步表示他压根没用全力逃跑,完全是在戏耍这些人。

事实证明,提莫的嘲讽能力是联盟里最强的——不一会,提莫身后至少有二三十个忍者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追杀着提莫,场面看起来好不壮观,也证明了一句话。

团战可以输,提莫必须死!

不过提莫明显没有感到心慌,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在经过一片灌木丛的时候,脚步不着痕迹地以某种特殊节奏一蹦一跳跳过去,而他身后的忍者们还以为提莫是在戏耍他们,嘲讽他们的速度不够。

怒发冲冠之下,忍者们一个个踏入了这片灌木丛,不过迎接他们的,是提莫送给他们的厚礼……

“砰!”“该死的!什么东西!”“咳咳!是毒!”“中埋伏了!撤!”……

不过提莫以自身为诱饵勾引了半天,怎么可能会让这些人安然无恙地回去?

从身后背囊中取出一支如同笛子一般的短竹,熟练地将涂抹好毒液泛着绿色光芒的吹箭装进去:“崔斯塔娜!开工了!”说着,将吹箭瞄准领头的倒霉蛋射出去。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见了!”提莫事先埋下的蘑菇爆炸产生的毒雾,使得这群忍者行动能力大幅度下降,根本无法躲避快速袭来的吹箭,更倒霉的是这一支是让人陷入短暂失明的毒箭,瞬间使得这名忍者变为一名睁眼瞎。

“哇吼!”一声清脆的萝莉音传来,随后崔斯塔娜的身影由高至低逐渐出现在众人眼前,身体直接降落在了忍者人堆的正中心并产生了剧烈的爆炸,将忍者们的伤势再度加剧。

这还不算,被崔丝塔娜攻击致死的忍者,死时尸体会爆裂开来对身边的同伴造成更大的伤害!这无异于忍者们都得提防身边的同伴——因为很有可能下一秒,他们就会爆裂开来给自己致命的一击!

战场另一边,劫与慎的身影在急速碰撞好几次后终于狠狠撞击在一起,两人的武器上不断摩擦出火花与刺耳的声音。

即便眼前之人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但作为暮光之眼,慎强迫自己的心情逐渐恢复至平静状态,略微看了一眼远处不断被收割掉性命的影流忍者,开口道:“劫,这就是你背叛均衡所培养出来的人么?呵……真是一群废物,不是么?”

“哼,收起你的那些小孩子把戏吧,慎。”话语中带着不屑,劫手上的臂刃再度加力缓缓将慎手上的双刀往下压制,带着面具的脸也愈加贴近慎的面庞,“想激怒我,让我失去理智?哼,可笑的想法……有这想法,倒不如想想,怎么打败我,给你那没用的父亲报仇,哈哈!”

“就和你说的一样,这种小孩子的把戏的确得收起来。”看着眼前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猩红双眸的面具,以及从面具里传出的话语,慎反而没有刚看见劫时那么愤怒冲动,“我是暮光之眼,为了均衡的目的可以摒弃一切情感……叛逃者劫,我将遵循均衡之道将你带回均衡教派,交由长老们处置!”

“可笑的均衡教条,慎,你和你那愚蠢的父亲一样,被那虚伪的教条束缚了你的眼睛……”语调骤然上升,本被慎逐渐压制回去的臂刃用更大的力量再度压下去,“均衡存乎万物之间?可笑!可笑至极的教条!尤其是你……慎。”

如同有默契一般,两人同时爆发力量,被相对的力量震退好几步同时站定,劫缓缓站直身体,手中的刃指向慎:“暮光之眼,啧啧,多么荣耀的称号……可惜,不过是被均衡束缚了的打手而已!你真的知道暮光之眼的意义么?慎。”

本略微弓着身体缓冲冲击力的慎,此时直视着劫,虽不解但依旧开口:“捍卫均衡之道,为达成均衡之世摒弃一切情感,化身均衡最强守护之盾,监察世间万物的均衡,便是暮光之眼!”

“哈哈哈!好一个最强之盾,好一个监察世间万物的均衡……我且问你!既然是最强之盾!当年那场战争,你们均衡忍者在哪?哼,不过是一群借助均衡的名义行一己之欲的家伙而已!”

“那是国与国的战争,均衡教派不能参与其中。”

“好一个国与国的战争!被奉为艾欧尼亚国教的你们,在艾欧尼亚遭遇危机之时居然一个个关闭大门躲入密境,以这可笑的借口来保护自己的实力与利益!”劫冷笑着,“慎,你知不知道暮光之眼真正代表的意义么?”

“真正的意义?”将手中的两把剑收入背后的剑鞘中反握着剑柄,警惕看着眼前的男人,用言语分散他的注意力并找寻着破绽。

“暮光之眼的眼里,看不见受害者的悲苦……”劫手上的双刃互相摩擦一下发出令人难受的刺耳声音,瞬间化作残影冲向慎,“只看得见,均衡教义下那虚伪的典雅与安逸!”

“就是现在!奥义!影缚!”慎面具之下的双眼微微眯起,在劫向背后伸手准备取出手里剑的时候,慎的体表充斥着一股幽暗的能量,化作暗影以更快的速度穿过劫的身体并借助这股速度在劫的腹部划开了一道口子!“忍法,诛邪斩!”

一击得手后,慎转过身来双剑交叉在身前格挡住劫的反击——不过这一次劫的攻击毫无章法,似乎只是纯粹想杀死慎而已,被慎轻松防御住攻势并抓住机会再次向劫横斩。

但就在此时,劫似乎突然恢复一般抬起脚一脚踏在慎攻来的细剑(太刀?)剑背上并借力向后拉开距离,伸手抚摸着腰间的伤口,略微注视了一会手上泛着丝丝黑气的血液,随后仰天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将双剑再次收入剑鞘,蓄力准备下一次的诛邪斩,抬头却看见劫如同疯了一般的笑容,不由得感到一阵不安。

“呵呵,我是在笑……你那可怜的父亲,恐怕做梦也没想到……”面具下,劫的嘴角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身前警惕的忍者浑然不觉腰间传来的疼痛感。

“什么意思?”

“呵呵……那个男人,如果还活着的话,肯定会被他自己的亲儿子给活活气死……因为,使用了那禁忌忍术的人,不仅仅是我,还有他最相信、最宝贝的亲儿子!”

慎的身体骤然变得僵直,双眼里的瞳孔猛地收缩,握着剑柄的手也逐渐开始冒冷汗……

“影缚,能够扰乱人心智让人强行攻击施法者,并且能作为突进手段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的确是最适合暮光之眼的技能,既能保护同伴又能对敌人造成伤害……不过,这个技能,真的是暮光之眼本来就存在的吗?慎?”

“我是应该称呼你暮光之眼呢?还是——影流·鬼武者?”

【作者:吾槽果然越来越懒了差点月更都没做到OTL】

【大概祖安篇会长一点,开始尝试写详细一点,不像诺克萨斯那样简单一笔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