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

作者:5秒真男人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看样子,这不仅仅是科加斯失控那么简单……有人在幕后*作这一切。”横扫手中权杖将袭来的影流忍者击退,内瑟斯略微皱眉看着周围人数明显占优的影子教团。

“哼,人数再多,也是实力底下的杂碎而已,连给我当热身运动的资格都没有。”相对于其兄长的冷静,雷克顿显得要张狂的多——不过他倒也有张狂自傲的资本,手中大弯刀连连挥舞,数十影流忍者同时袭来竟也无法接近雷克顿,皆被他手中武器所*退,反应稍慢者少不了还要在自己身上带些“纪念品”后撤回去。

“不可大意,雷克顿。”内瑟斯微微皱眉,权杖底端碰撞在地面之上,瞬间能够灼烧灵魂的烈焰从权杖之下向四周扩散开来,那些来不及撤退的影流忍者顿时品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心智差一些的甚至已经开始精神涣散起来——看样子,即便是这一战活了下来,此后的实力也将因此而无法寸进。

“蝼蚁聚众,尚且能咬死象,更何况这些忍者的实力比之蝼蚁强了不知多少,更是习有合击之法,尔等前来支援,往日便是有着大大小小的仇怨……论个人战,这些小人不足为虑,但在这混战之中反而对他们有利,毕竟在场的有几个敢把后背交给对方、全心全意相信他人?”清冷的声音在两兄弟身后传来,语气里没有一丝感情既不为己方势弱而胆怯,也未曾因为个体实力强于这些忍者而洋洋得意。

当内瑟斯回头之时,却是瞧见了一名召唤师,宽大的兜帽之下却是看不清容貌,只是从那声音之中辨别出此子年不过十八。

处于此年轻气盛的时期,却能将形势看的如此透彻,倒也吸引了内瑟斯的兴趣。

用权杖击碎了一名忍者的脑袋、汲取了战死的亡魂收入权杖之中化为自己的力量,内瑟斯开口道:“你是这附近的战斗系召唤师?”敢出现在战场上的召唤师,大多便是那召唤兽无用只能自身上战场的战斗系召唤师——虽说战斗系召唤师里也有几位强者在战争学院里排的上号,但至强者除了那个男人外,便是与一圣级七阶炎龙缔结契约的院长了。

如此便可看出,召唤兽才是决定召唤师实力强大的根本——自身实力再强大,仅靠那些效果更趋向于辅助性质的召唤师法术,能强的过那些召唤兽?

所以,内瑟斯的问话里多少带有点上位者的轻视意味,毕竟这些个战斗系召唤师大多便是因为自身天赋原因召唤不了强大召唤兽与自己缔结契约而无奈形成的旁支职业罢了。

内瑟斯只是可惜了这小子聪颖的头脑,若能加以教导,假以时日,必定能成为一方良将,比一介默默无闻的战斗系召唤师要好的多,以免浪费了这份才智。

“我,不属祖安,也不属于任何势力,至于战斗系法师……或许三日前,我是这身份,不过从昨日起,我已找回了我的契约者而摆脱了这个身份。”古井无波的话语,没有因为内瑟斯语气里隐藏的些许轻蔑而影响到心智。

“哦?如此,倒是一件好事……”原本有说有笑的内瑟斯,忽然举起权杖直指眼前的召唤师横扫而去,而召唤师也从袖袍中伸出一只如玉般纤细白洁的食指指着内瑟斯。

“汲魂痛击!”“引燃。”内瑟斯与那召唤师的攻击同时发出,却并未击中对方——内瑟斯击中了潜行而来想要刺杀眼前召唤师的忍者,而召唤师则是用法力化作一缕火焰附着在了想要偷袭的影流忍者的身上,顿时那名忍者化作了火人,并被暴怒的雷克顿给一刀斩成两半(男人:哦?兄控之魂燃烧了?)。

将权杖收回,内瑟斯大笑着:“面对攻击面不改色,冷静应对,倒是我内瑟斯小瞧了你。”内瑟斯倒也爽快,承认了自己之前的确有小看眼前召唤师的想法。

召唤师将手收回袖中:“无妨……我这次前来找你,便是想让你给一个人带一句话。”

“哦?什么话?给谁带?”

“告诉那位居至高位的男人……我已找到我的契约者,杀父母之仇,终有一日我必将让他百倍偿还!”原本冷漠的声音里,此时却夹杂着几缕压抑不住的愤怒与憎恨。

“哼……和那家伙有仇的多了去了,莫非每个和那人有仇之人我都要替其去传话?那我岂不是要累死……等等,你说契约者?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内瑟斯还以为眼前这小子找自己做什么,没想到只是把自己当个传话筒,不由得出言讥讽道,却突然想到此子口口声声说自己找到了“契约者”,而非“召唤兽”……称呼对方为契约者的,便是那守护契约,近几年来使用这契约的寥寥无几,内瑟斯想着眼前这小家伙莫非是……

“……冰。”召唤师略微犹豫,开口吐出一个字。

与之前态度不同,内瑟斯在听见这个字之后略微点头:“你的话,我会如实转达。”

“如此,有劳沙漠死神大人了。”略微躬身以表谢意,冰转身不紧不慢回周浩那边。

雷克顿带着满身血液走过来(当然,并不是他自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渍开口道:“兄长,那娃娃是什么来历?为何你会答应替他跑这一趟腿、当个传话筒?”

内瑟斯略微摇头,没有回答雷克顿的话,而是如同自言自语一般:“那一家子人为瓦罗兰大陆奉献一生,却是落得如此田地……老友,不知你泉下有知,是否还会愿意组建瓦罗兰最后的防线……”

“一家人?哪一家?”“这件事,回学院后我会慢慢告诉你,当下先解决掉这些勾结虚空生物的叛徒。”甩了甩脑袋,握紧手中权杖大喝一声冲杀入敌阵。

那件事,外人插不了也不该插手……静观其变便是,那人应该自有打算……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战场上,两道黑色的身影快速交错着,其间不乏传出刀剑碰撞产生的刺耳声响。

“你说,这样做真的好么?二师兄更擅长防御而不是进攻,单打独斗恐怕不是那叛教之人的对手。”阿卡丽手中镰刀状武器轻巧划过一名影流教忍者的脖颈,带出一朵妖艳的血色莲花,趁着敌人还未涌上来的空当瞥了一眼激烈碰撞的两道身影,担忧地问道。

“放心吧,即便不是敌手,那劫想赢慎师弟也不是一时半刻便能做到的,更别提杀死慎师弟了。”一个闪烁着电芒的雷电球穿梭在忍者之间,停在阿卡丽身边化作一忍者打扮的约德尔人回答道,同时身上出现几束闪电链分别袭向刚才被自己化作雷电球时碰触过的敌人,瞬间便是三名忍者倒在地上——忍者三人组之中的大师兄,凯南。

“但愿吧……”掩饰好眼底的担忧之色,阿卡丽清喝一声化作残影冲向了那些个没被凯南电死却陷入麻痹状态无法动弹的忍者之中,手中镰刀连连挥舞,每次必将带来一朵妖娆的血色花朵。

“忍者不该有感情,应当以贯彻均衡教义为己任,但二师弟心里隐藏着刻骨的仇恨,三师妹似乎……呵呵,自己似乎没资格说自己的师弟师妹呢……”眼睛微眯,凯南从怀里摸出一枚精致小巧的手里剑甩出去击中那装死想要偷袭阿卡丽的忍者,随后微微叹气,“也罢……走一步是一步吧,如今上头那些人还未察觉……否则必定会派人将师弟师妹带至那人间地狱训练成人形兵器……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只是这又能瞒得了多久……也罢,此次任务结束,便去向那上级加入战争学院的正义联盟(英雄联盟),以散播均衡之道的名义逃避好了……”

甩了甩自己的胳膊,看了一眼碰撞的身影,便再度化作雷电球冲杀进去:“别输啊……你可是暮光之眼!”

而引起这场大战的导火索,此时却是……

密林深处,伤痕累累的雷恩加尔此时软倒在地上,不断喘着粗气。

而身前的卡兹克此时也好不了多少——翅膀软软耷拉在背上,闭眼趴在地面之上似乎没有了呼吸,只有那偶尔小幅度颤动的利爪说明它还活着。

雷恩加尔试图站起身来,走过去割下卡兹克的脑袋,而卡兹克也试图将雷恩加尔切碎吞入肚腹,却因重伤和过度消耗的体力,两人同时陷入昏迷!

这倒是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结局——作为这场大混战导火索的两人,居然在鏖战一场之后双双陷入昏迷,也未分出胜负!

诺克萨斯。

“哼!那斯维因真是活腻了!居然敢聚众造反!”乐芙兰一掌狠狠拍在桌子上,而作为办公的行政大楼外,传来了震天的喊杀声。

诺克萨斯里的兵权大多掌握在谋士斯维因、武将新秀德莱厄斯、杜·克卡奥一族和大大小小的高官大臣手中。

原本,若仅仅是斯维因一人叛变的话,那是不足为虑的——孤掌难鸣,况且乐芙兰手下的黑玫瑰也不是吃素的。

奈何斯维因联合了德莱厄斯等人一起蓄谋叛变,德莱厄斯可是连自己顶头上司都敢杀的疯子!迫于德莱厄斯的铁血手段,加之乐芙兰才刚刚执掌诺克萨斯,手下亲近于她的将领大多前去支援祖安了,留在诺克萨斯的便只有那杜·克卡奥家的大小姐卡特琳娜和连吃几场败仗的“无用”刺客泰隆了。

以至于大大小小掌管兵权的达官贵人不是隔岸观火,便是倒向了明显更强势的斯维因一派。

“哼,就凭他们,也妄想当诺克萨斯的掌权者……看样子,都忘了那怒鬼是怎么死的了。”卡特琳娜靠着墙壁把玩着手中的飞刀。

“如今形势对我们不利,我们这一派的大多强者都去祖安截击科加斯了,能拿得上台面的战将便只有你、我、泰隆了。”微微皱眉,乐芙兰并不看好现在的形势,她开始暗恼自己为何那么痛快决定派出自己这边的将领而不是让斯维因一派的人去。

“若是为此担忧的话,我倒是有一人推荐——虽此人叛离了诺克萨斯,但那是因为与辛吉德的个人恩怨,心中所属还是诺克萨斯。”一边说着,卡特琳娜看着门口开口道,“进来吧。”

一人浑身包裹在斗篷之中走入,而乐芙兰看清来人面容之后愣住:“是你?”

来人嘴角略微上扬:“我说过——断剑重铸之日,骑士归来之时!”

「男人:卧槽真成月更了,起章节名超麻烦啊!!(起名废一枚)……在这里为更新速度道个歉,顺便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被臭鸡蛋烂果皮砸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