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

作者:5秒真男人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总之,先回去再说吧。”希维尔扶额,随后拖着石化残念中的我的衣领,看着眼前的召唤师,“一起过来吧——这家伙伤势不轻,召唤师必学的治疗术你应该会——既然是你的契约者,那么,就来帮他治疗一下吧。”

冰点点头:“那是自然,那家伙辅助我战斗的话,应该能提升不少实力。”

希维尔听见后一愣,转过头去:“你找你的契约者,难道不是为了摆脱战斗型召唤师的尴尬身份么?——没记错的话,召唤师本身附带攻击性的技能也只有点燃和惩戒吧?后者对于强者的伤害还低到可以忽视的程度——没有一个召唤师会想当实战型的,对于他们来说,最好还是躲在英雄身后辅助战斗比较好。”

冰耸肩:“那只是怕死鬼的想法——虽然我也的确很想这么做,但......我绝对要亲手杀了那个男人,绝对!”希维尔看着眼前俊俏面庞逐渐扭曲的少年,轻叹一口气扶额:“嘛......麻烦......总之,先回去好了——别掉队啊,召唤师。”说着,希维尔略微弯下身子,随后如同子弹一般拖着我弹射出去。

冰看着远去的希维尔,嘴角挂起一丝微笑:“试探么?在试探我有没有资格成为那家伙的契约者?——比其他的可能会很麻烦,但......”身子低伏、做出起跑的姿势,“比速度,那我可不会怕!——幽灵疾步,四级——开!”

瞬间,冰的身体化作残影,快速追向希维尔:“就只有这点速度的话,可别想甩掉我。”希维尔听见后一愣,随后回头看着快速接近的召唤师,想着:“我堂堂战争女神,岂能输给体质孱弱的召唤师?”想着,嘴角挂起一丝腹黑的笑容:“哦?那么——希望你接下来还能这么想。”说着,希维尔轻喝道:“狩猎——开启!”瞬间速度暴增,并在房顶上快速跳跃,拉开了和冰的距离——但希维尔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拖着一个人?尼玛我现在是伤员啊有木有!你们斗气别扯上我啊!颠簸要人命啊!

冰嘴角抽搐看着眼前快速前进并回头轻挑眉头做出挑衅表情的希维尔:“......发......发孩子气了么......”扶额,“搞什么啊......这么孩子气......幽灵疾步可无法持续太长时间啊!算了,快点追上去吧。”保持着原本的速度,冰朝希维尔追过去——好在希维尔虽然闹孩子气,但还是知道要等一会冰,所以也不至于跟丢。

但我却享受了一次异世真人版过山车啊有木有!你们能不能先考虑一下我这个伤员啊!

就在希维尔和冰两人斗气般快速朝别墅前进的时候,祖安城外发生了一点小状况......

官道上,满载货物的车队正沿着官道往前行进着,行进在最前面的车夫一边驾着车,一边微笑着对身边骑马护卫着的佣兵:“嘿,老雷,这次又得麻烦你们了。”

被称为老雷的、浑身包裹在斗篷里看不清容貌的壮硕男子一边骑马一边说道:“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正好要去皮尔特沃夫。”说着,从斗篷里拿出一个皮囊,拧开盖子往嘴里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之后:“哈!爽!嘿,你不来一口么?”说着,将手里的皮囊抛给车夫。

“呵,得了吧,我可没你那么好酒量——真不知道你从哪搞来的货,这玩意可比朗姆酒还要烈。”虽然是这么说,不过车夫还是往嘴里灌了一口——看样子,也是个酒鬼。“哈哈!你这家伙,嘴上说着算了,但不还是喝了么?”壮汉哈哈笑着。

车夫擦了擦嘴角的酒液、将酒囊抛回去:“哈哈,男人嘛,不喝酒那还是男人么?话说酒就是要够烈喝着才够味道啊!”壮汉接住抛回来的酒囊,刚想调侃几句——突然勒住马停下来。

车夫看见后,也熟练地朝后面的车队发出停止前进的信号并缓缓停下来:“怎么了老雷?”

“有情况,附近有人埋伏”男子说着,并且身上开始发抖,“而且,还是我的老熟人。”

车夫示意车上的人拿起武器下车护住车队——他知道眼前这男人发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对即将开始的战斗感到兴奋!——而兴奋到发抖的话......车夫抽出座位底下放置着的长剑并握紧。

如果眼前这家伙兴奋到发抖的话,那么——就说明,敌人很强!

“呃啊!”车队的中部、从树丛里窜出一道黑影,抓住一名还没反应过来的家伙再次跃入草丛,随机传来被抓的倒霉蛋的惨叫声和令人毛骨悚然的野兽撕咬声。“镇定!都给我镇定一点!”车夫大喝一声——看来他是领头人,喊完后车队逐渐恢复秩序。

“老雷,交给你了。”“啊,当然,就算你不这么说我也会干掉那个家伙的。”壮汉看着草丛,轻蔑地笑起来:“和当年一样的——让人恶心!”扯下斗篷、露出戴着眼罩遮住左眼的狮子头:“我看见你了,可怜的怪物!”拿出一把利爪戴在左手后右手握住一把特殊的弯刀——瓦罗兰的终极猎食者——傲之追猎者雷恩加尔!

“今晚,猎个痛快!”冲向树林,“无形掠食者!”雷恩加尔的视线穿越过树丛,看见了阴暗中不断啃噬着尸体的紫色生物——正是不久前从崔斯特赌场远遁的卡兹克!

此时,卡兹克狼吞虎咽吞噬着尸体,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雷恩加尔一个跳跃过去,却仅仅是打中卡兹克后退的残影:“我一直都在寻找(作者吐槽:油腻的世界在哪里),寻找你这个怪物!”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套索狠狠丢过去,“套索打击!”

卡兹克毕竟身上有伤,虽然恢复了不少——但还是对速度有着影响来不及闪避,被套索套住双脚绊倒在地。

“嘶!不知好歹的家伙!别以为我卡兹克真的怕你!”卡兹克爬起来,看着飞扑过来的雷恩加尔咆哮道——本来就仇敌相见分外眼红,如果不是自己打算先抓几个食物(是的,在虚空生物眼里,其他生物就是食物)恢复一下伤势和消耗的体力——但你既然如此不知好歹,那么——你要战!我便战!

“残忍无情!”“品尝恐惧!”雷恩加尔右手上的弯刀和卡兹克的利刃狠狠碰撞在一起、产生的强大冲击波将附近的树木折断并出现一小片空地并互相看着对方,眼底全是对战斗的渴望和兴奋!

一年多之前.....

当卡兹克初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还非常虚弱,急需食物来果腹。最初遇到的野兽对他来说都过于弱小,完全不能满足他进化所需的力量。卡兹克把注意力都放在这个世界最危险的生物上,他用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来换取他内心所渴望的那种满足感。每一次狩猎都会让他饱餐一顿,并让他逐渐进化为更加强大的掠食者。卡兹克用他永不消退的侵略欲望来追杀他的猎物。卡‘兹克开始无止境的侵略他的猎物,他坚信自己无人能挡。

某一天,正当他享用美味的时候,掠食者却成为了猎物。一个有着利齿,手持武器的野兽突然向卡兹克袭来,并将他按倒在地——那就是雷恩加尔。

雷恩加尔从来不知道他的亲生父母是谁,一个被尊为传奇猎人的人类将他抚养长大。

他是一个完美的学生,专心地汲取着他养父的课程,并用他怪异的野性本能来改进它们。在他的鬃毛长全之前,雷恩加尔就独自动身,为自己打下了一块广袤的领地。在领地的边界上,他堆放着那些被他所杀的猎物的头骨——以此警告那些潜在的侵入者们。

他原以为对一块地区无可争议的统治会使他满足,但他却更加心绪不宁了。在他的领土里,没有任何野兽证明过它们是有挑战性的,并且没有可怕的敌手来提高他的极限,雷恩加尔的精神萎靡了。他害怕没有值得去拼的猎物,他将再也无法感受到狩猎的律动。

当事情看上去无望到极点时,他遇到了一头怪兽。它是一个讨厌的外星生物,与他的世界格格不入。它长有巨大的镰刀状利爪,并且吞食着在它的路上闲逛的任何动物。雷恩加尔因为预见到挑战而陷入了狂热,心急火燎地去埋伏这个怪兽。

卡兹克比雷恩加尔之前所猎杀的任何生物都要高级。他们的战斗非常惨烈,各自都受了非常严重的伤——并且雷恩加尔还失去了一个眼睛!但是受到最重打击的,是他的高傲。他在之前从来没有放弃过猎杀!可现在,他严峻的伤势迫使他不得不撤退。在随后的几天里,他都在生与死之间徘徊。

他被痛苦所击垮,但在痛苦之下,他又感觉到了一丝愉悦——狩猎开始了。如果如此强大的生物都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话,那么他会找到他们,并将他们的头颅堆积成山!卡兹克,无论如何,都是他想要品尝的猎物。在他兽穴的最大的一面墙上,他为卡兹克的头颅预留了一块地方。他发誓,有朝一日,这个战利品将成为他的藏品之首!

而当卡兹克伤口愈合后,他被雷恩加尔所带来的力量所吸引,居然有生物可以对抗虚空之力!他的思绪被战斗的欲望完全点燃。如今,他再次回到大陆,寻找那唯一对手。这是雷恩加尔与卡兹克之间的宿敌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