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

作者:5秒真男人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技能每一次释放的机会都恰到好处......不同于我所见过的那些辅助型召唤师——这家伙,是战斗型的。”希维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打断了我的YY。

我回过头去,一脸疑惑:“召唤师还分战斗和辅助的?”

希维尔点点头,开口解释起来......

原来,瓦罗兰的召唤师们大致分辅助和战斗两个不同的派系——辅助系以自身的契约者为主要战斗力、自己则是辅助其战斗——比如卡牌大师崔斯特和他的召唤师的关系。

而战斗系召唤师,则是以自身为最大战力!充分融合、发挥召唤师技能和自身力量的存在!不过听说只有契约者死亡或者没有契约者的召唤师才会选择这一条路——毕竟有一个人为你战斗了干嘛还要自己去冒险战斗、做有生命危险的事情?

镜头再度转换回战斗现场。

中了惩戒的卡兹克看样子只是被击退、而并没受到什么伤害——不过这也很恐怖了,对于普通士兵来说——惩戒这一招的力量是他们抵挡不了的。

冰淡漠地看着卡兹克、右手凝聚出冰锥——除了召唤师,他还是一名冰法师!

“选择——臣服,或者——死亡!”

卡兹克眼神冰冷地看着他,略微沉默了一会后身子微微下蹲仿佛要臣服一般。

而冰的戒备也略微放松——但就在其放松警戒的一瞬间——卡兹克,动了!

准确的说——无人能看见卡兹克了!——卡兹克的终极技能虚空来袭第二次开启!

而当卡兹克再度出现之时——闪耀着寒芒的双刃正狠狠往下斩!

冰瞳孔收缩,但此时屏障尚处于冷却状态,而治疗......——人都被斩成两半了,治疗有个毛用啊!

“希望马尔扎哈那家伙的预言真的是百发百中!”冰将手中的冰锥往前掷去、在卡兹克的双刃被抵挡的一瞬间就地驴打滚堪堪躲过这一击。

起身后,一道道冰墙凭空出现(如同冰凤凰的W,只不过那家伙的更大更厚),围成正方体将卡兹克关了进去。

骤然被关了“紧闭”的卡兹克挥舞着利刃疯狂破坏着冰墙、冰墙上不断崩现裂缝——看情况明显是支撑不了多久!

而祖安的那群家伙——士兵们心灵阴影、对卡兹克本能的感到恐惧,根本不敢上——蒙多虽然被救,但身受重伤,尚需要时间恢复——崔斯特和格雷福斯两人体力消耗殆尽——至于瘟疫之源图奇?别指望这个猥琐老鼠会来帮忙!

“以吾之名,召唤吾之契约守护者降临此地......”冰的身周出现一圈圈向外扩散的绿色光圈、自己则急速低吟着咒语——一句使得他不得不当战斗型召唤师的咒语!

屋顶上。

“这家伙战斗能力不错,但居然会相信虚空生物会投降......这召唤师看样子要完蛋了,我们上不上?”希维尔看向我。

“我们现在正在被诺克萨斯通缉——祖安是诺克萨斯的盟友,谁知道我们出去会不会有不好的情况发生,这召唤师我们又不认识——干嘛去帮忙。”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毕竟现在在场的就我和希维尔——谁知道去帮忙会有什么后果?我体力都没恢复的打个毛线啊!

“说的也是......虽然那玩意看起来很虚弱了——但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手啊.......”话还没说完,希维尔瞪大眼,“周浩!你身上的绿色光圈是......召唤师的传送技能!”“恩?什么?什么召唤......”话还没说完,我的身形消失在屋顶上。

希维尔瞪大眼:“周浩?”左右看了看,“人呢?哪去了?等会......那样子看起来不像是传送——需要的时间比传送低多了!更像是契约召唤啊......但那小子之前说过自己没和什么召唤师见过面啊......那么......最有嫌疑的估计就是......”看向战斗地点,“那个刚来的召唤师小子干的?随机召唤?”

而战场上——卡兹克终于突破了冰墙的阻隔,嘶吼一声,利刃下斩,却发现眼前出现一个没见过的人类正茫然地看着自己——可不是莫名其妙消失的我么?

当我看清楚的时候——利刃已经逼近我的头顶了!

“靠!怎么回事!尼玛我怎么到这来了!”看情况,闪避已经来不及了,那么只有......

我的眼眸变得猩红:“秘密凝视!”卡兹克的身体微微一颤,随后下斩的利刃停留在我头顶三寸的位置(周浩:死作者给我滚出来!你要吓死老子啊!)。

“趁你病,要你命!”我握紧拳头,右拳闪耀着金光:“致命打击!”

攻击结结实实砸在卡兹克的身上、将其击退并且暂时将它与体内力量的联系隔断!

我皱了皱眉头:“空手攻击就是不爽......如果净蚀在手就好了(周浩被传送过来时,净蚀没来得及拿到手、放在屋顶上了),至少攻击力能翻三到五成左右啊!”

而冰原本淡漠的表情此时充满难以置信、原本准备好的召唤师魔法也消散了:“成......成功了?马尔扎哈那家伙还真是百分百预言率?”

“恩?”我回过头去,“什么马尔扎哈?虚空先知?”

卡兹克此时从眩晕状态清醒过来,冲我愤怒地咆哮着(废话......眼看人头就要到手了,结果被人救了——谁都不会舒服的吧?):“卡兹克......”背后猛地爆发出三根利刺,“要你们死!虚空突刺!(男人吐槽:这货出了女神之泪了吧?这用了多少技能了还有魔法值?好吧无视作者吐槽......)”

“恩?背后凉飕......”我下意识回过头去——看见的是放大的利刺......

然后,毫无防备的我当了一次空中飞人、被利刺击中并撞穿一面墙壁进入另一间房间并被倒塌的墙壁掩埋(卡牌大师崔斯特:OHNO!我的赌场!希维尔:这场战斗下来,你赌场肯定要重新装修的,无所谓了)。

冰:“......不是吧?这家伙如此不经打?”看着暴怒的卡兹克,“果然,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么......可恶,召唤师的攻击技能在冷却状态......而冰属性的需要吟唱时间啊......”

卡兹克可不会管这么多——它看出来了——眼前这家伙,属于近战能力极差的存在(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好吧,能指望法师近战能力多强呢......金属大师不是法师!)!而这正是它所擅长的!——只要能击杀眼前之人并吞噬掉他的血肉,加上之前吞噬的士兵——卡兹克离第二次进化的道路又近了不少!

而就在卡兹克打算进攻的时候,倒下的瓦砾堆里急速弹射出一条绷带直接缠绕并包裹住卡兹克!

“偷袭你妹啊!没武器照样虐你个残血!”瓦砾堆里传出一声暴喝,随即用力一扯绷带、一道黑色身影撞破瓦砾冲向卡兹克。

卡兹克用力挣脱绷带时,我已经来到了其眼前——不过面对的,确是卡兹克那一对泛着寒芒的双刃——如果我继续前冲,那么,必将被卡兹克双刃砍中!

“品尝恐惧!”卡兹克刀刃快速下滑、直指我的咽喉!

“瞬步!”卡兹克的双刃穿透了我的身体——但却没有一滴鲜血滴落下来。

“残影?”卡兹克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背后传来一股大力瞬间击中他、使得他不得不往前酿跄几步才站稳身形——如果形容卡兹克的感受——那么,被一柄巨大铁锤狠狠地咋了一下实的就是他最贴切的感受。

“还没完呢!”我得势不饶人(?),冲过去狠狠对着卡兹克的背部补了一脚将其脆弱的平衡彻底破坏、踹倒在地。

笑话!卡兹克可是经历了多次战斗、体力被压榨到了极限啊!如果被这种状态的卡兹克打败——那我还玩个毛线!干脆抹脖子算了!

卡兹克倒地后瞬间站起身来,身子低伏着看着我,眼底闪过一丝寒芒:“蝼蚁......你是继那只野兽(傲之追猎者雷恩加尔,不明白为什么这俩认识的可以去看看人物介绍)之后唯一一个能将我打成重伤的(蒙多、崔斯特、图奇、格雷福斯、冰:喂喂!你忘了我们么!靠!那货只是捡人头的!)这笔账我记下了,等我吞噬更多血肉、恢复全盛实力后......,随后猛地跃起来:“就是你的死期!”

“哼!垂死挣扎?想和我拼个鱼死网破么?虽然不知道你那所谓的全盛实力有多强”双拳十指交扣、绿色光芒闪耀——沙漠死神内瑟斯的招牌技能——汲魂痛击!“但老子可不会给你恢复的机会!受死吧!”

哪知,卡兹克根本没有向我攻击!——而是直线上跳撞破屋顶,几个起落快速消失在夜幕中!

我傻眼了,准备好的攻击也瞬间落空、击打在空气中——这感觉就好比你全力一击结果打在了棉花上一样,让人感觉很不爽!

“靠......这货不像怒鬼那家伙啊,还知道跑路?”我那个郁闷啊......眼看就能收了这家伙的人头了啊......

挠挠头转过身,看着冰,开口:“那么......召唤师,你能解释下为什么我会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吗?这感觉没人会喜欢的。(男人奸笑:如果在你洗澡或者上厕所的状态给你来这么一下......周浩:给我闭嘴!)”

作者:啊......看看自己原本写的......再看看现在写的——尼玛,怎么感觉越写越水了?好吧......我会尽力保证质量而不是为了字数,这样自己写着爽你们看着也舒服一些对吧?——群里的那个赵信!尼玛不要再天天催更了啊魂淡!学生党很苦逼的啊!还有泰隆!尼玛!老子在你书里居然被削弱成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