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

作者:5秒真男人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躺在房间内,我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站起身来:“呼......反正睡不着,出去走走好了。”轻手轻脚将门打开,走向门口,却看见了靠在门口的希维尔。

“嘿,我们的女神大人,你在做什么呢?”这是我们经常用来调侃希维尔的话——谁让她外号是战争女神呢?

希维尔显然已经习以为常,说道:“睡不着出来吹吹风而已。”

我伸了个懒腰,随后学着绅士的样子微微鞠躬:“不知我有幸邀请女神您一起出去走走么?”希维尔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玉手在我头上轻轻敲了一下:“行了你!装成这个样子不难受么?”

我挠了挠头——说实话,我真是搞不懂做绅士有啥好——处处要以面子为重,还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舒坦啊!

希维尔走进房内,不多时拿着十字交叉刃出来:“走吧,晚上的祖安可是很热闹的。”

我微笑着:“看来祖安的夜猫子不少啊?”“夜猫子?”希维尔已经从我嘴里听到了太多稀奇古怪的称呼,不过还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是我家乡对晚上出门做事的人的称呼。”我解释道。

“唔......你总说你家乡你家乡......你家乡在哪?”希维尔好奇的看向我——虽然她早就知道结果。

我还是拿出原本就想好的台词:“我说过了啊,我的家乡在一个非常远非常远的地方。”做了个手势——双手使劲张开:“比从恕瑞玛沙漠到艾欧尼亚还要远!”真说起来的话......我也没说谎不是?穿越空间可比在空间内移动困难多了,不是么?

希维尔明显不满这个回答,不过也没有追问——谁身上没有几个秘密呢?

而我刚再说些什么,从远处传来一声细微的爆炸声——虽然声音很微弱,但我还是听见了!

看样子,那该死的药剂改造身体后,还额外将听力也提升了不少呢......

希维尔用手捅了捅我:“喂,你干嘛呢?怎么突然发起呆来了?”

我反应过来,笑了笑:“没什么。”顿了顿,继续说:“想不想去看一场好戏?”敢在祖安制造爆破——除了实验失败——当然这个可能性很小,毕竟这是炼金圣地祖安,能在这居住的有几个会容许自己实验失败?

那肯定是有地方开打了!这场好戏怎容我错过?兴许还能捞上几个技能不是?

“好戏?在哪?我们快走!”希维尔双眼明显一亮——她可是战争女神!人如其名,虽然她没有贾克斯这个武痴对战斗达到痴迷的程度,但还是有很大程度的喜好!(通俗点、用现代语言说,那就是——暴力女......)

我额头滴落冷汗,追上去:“喂喂!作为女孩子(←自从上次伊泽瑞尔那个倒霉蛋说“女人”俩字被她暴K一顿后,我们都学乖了),你矜持点好不好?喂喂!你知道在哪么!”......

在爆炸发生前一段时间。

一名穿着燕尾服的胖子满脸惊恐的跪倒在地上看着眼前穿着奇特斗篷坐在沙发上、拿着巨大双管来福枪瞄准他头部的彪悍男子:“你......你不可能逃出来的啊!”枪口动了动,胖子立马吓得发抖:“不!不要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不要杀我!”那瑟瑟发抖、头冒冷汗的样子,谁会相信这是祖安那不可一世的阿雷戈·普瑞格斯大人呢?

男子淡漠的声音传来:“你让老子在那里面呆了那么久,这笔账是该清算的时候了,不过首先......”声音变得充满仇恨,“那个玩牌的,他在哪!”......

祖安中心处,男子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将阿雷戈·普瑞格斯保管所有财物的保险箱在他眼前以一枚爆破弹击得粉碎!——对于阿雷戈·普瑞格斯这种视金钱为生命的守财奴来说,这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阿雷戈·普瑞格斯甚至当场昏了过去!

随后男子按照阿雷戈·普瑞格斯所说来到了这里,冷笑着:“崔斯特......你个狗杂种果然在这!”

男子就是从祖安最残酷的监狱内逃脱、来找崔斯特复仇的格雷福斯!

快速的打开枪膛、卸去空弹壳、装弹一气呵成!瞄准眼前的一处房子——金满堂赌坊扣动扳机!

“轰!”一声爆破声伴随着门的破碎声,格雷福斯快速的装载上一枚白色子弹冲入赌坊。

“烟雾弹!”格雷福斯脚刚刚踏入赌坊,就扣动扳机将烟雾弹释放出去,浓厚的烟雾开始弥漫在赌坊内并隐匿了他的身形。

赌坊正中心的皮躺椅上,一名戴着帽子、将帽檐拉低的男子发出低沉的声音:“你果然来了......”

“那是!老子当年发过誓——老子若有机会出去,必先打爆你的头!”格雷福斯惊讶地看着没有任何人埋伏的赌坊,但随即冷下声来,声音里充满了怨毒、仇恨,“而现在,是时候算算旧账了!卡、牌、大、师、崔、斯、特!”格雷福斯眼里充斥着怒火,恨不得将坐在皮躺椅上的崔斯特生吞活剥!

两人对峙了两三秒,然后格雷福斯瞬间将手中的大号来福枪瞄准崔斯特:“去死吧!大号铅弹!”

扣动扳机,来福枪*出三颗子弹,成锥形急速冲向崔斯特!

崔斯特嘴角挂着微笑,猛地从皮躺椅上一个后翻站起来,拿起从怀里掏出的三张扑克牌:“万能牌!”三张扑克牌掷出去,看似一击就碎的扑克牌在灌输了魔法后居然硬如钢铁!与三颗子弹碰撞后双双抵消、落在地面。

格雷福斯自然知道崔斯特没那么容易被他杀死,向前一个冲刺拉近自己与崔斯特的距离(快速拔枪E)后拿着来福枪开始不停扫射崔斯特。

而崔斯特则看着子弹的轨迹,挥出手中的扑克牌将其攻击化解!

崔斯特将手伸进腰间那特殊的小包:“这次选的牌是......”拿出一张黄色、背面画着骷髅的卡片,“黄牌!”将手中卡牌丢向格雷福斯,而格雷福斯的普通铅弹却无法将其击毁!只能抵消其蕴含的力量!但最终还是击打在了格雷福斯的身上。

格雷福斯被黄牌碰触到后,黄牌内蕴藏的魔法能量瞬间爆发开来!使得格雷福斯陷入晕眩状态!

“卡牌骗术!”崔斯特看似掷出了一张牌,实际上牌内还隐藏着好几张牌!狠狠击打在格雷福斯的身上将其击退。

而格雷福斯也从晕眩效果中恢复过来,在被崔斯特连续攻击了两次后居然并无大碍!

格雷福斯抹去嘴角的鲜血:“你的攻击,也太弱了!这就是你背叛老子所换来的力量?”格雷福斯他没有受伤,是因为他自身的天赋——纯爷们(LOL改版后是叫真实的勇气,不过还是这个比较霸气)!能让他拥有强于常人的抗击(护甲)打能力和魔法抵抗(魔抗)能力!

崔斯特微笑着:“哦,我的兄弟,不要得意的太早了,现在才刚刚热身而已。”格雷福斯冷着脸:“谁和你是兄弟!”

崔斯特伸出手指晃了晃:“啧啧啧......我的兄弟,你难道没听过祖安的一句话么——兄弟......”将暗藏在袖子的三张扑克牌投掷出去,“就是拿来出卖的!”

格雷福斯快速朝旁边冲刺躲开万能牌的攻击,冷笑:“的确......所以,老子也觉悟了——世上能相信的,只有自己!”在闪避的过程中,格雷福斯快速的更换了弹夹并装载了一颗烟雾弹,冷笑着说道:“关灯了!”说着,从枪口弹射出去的烟雾弹滚到了崔斯特脚边,很快将崔斯特包裹其中!

“大号铅弹!”格雷福斯对准烟雾,狠狠扣动扳机,三颗巨大的铅弹呼啸着冲向烟雾内,传来崔斯特的闷哼声——想必是被击中了吧?

突然,从烟雾的右边,崔斯特猛地冲出了烟雾的范围,只是帽子被击落、露出了他那英俊、邪魅的脸庞。

格雷福斯瞄准崔斯特:“承让......”扣动扳机,“我就喜欢打移动的靶子!”

崔斯特根本来不及闪避,便将头低下、双手置于胸口。

子弹呼啸而过,擦着崔斯特的肩部挂出一道血槽,血开始不断渗透着、很快将崔斯特的肩膀染成血红色!

崔斯特眉头皱了皱——这当然不是因为疼痛——经过了那场实验后,他相信没有什么疼痛能让他皱一皱眉头——皱眉只是因为他感到棘手了,击伤的肩部虽然伤害不是很大,但无疑会影响到他的身体敏捷!

格雷福斯瞄准崔斯特的头部:“躲过去了?不错......不过,这次......”扣动扳机,“将会打爆你的头!”

崔斯特的瞳孔大开,很快在格雷福斯的眼中头部被打得粉碎!

不过格雷福斯却丝毫没有高兴的神色,反而是看着“崔斯特”的尸体:“替身?还是傀儡?”

“当然是傀儡——能完美模仿使用者的能力与气息的傀儡,这可花了我不少钱呢。”崔斯特的声音再度响起,而这声音明显来自格雷福斯的背后!

很快,格雷福斯便感受到背部传来一股巨力与剧痛,身子不受控制向前走几步,终究是被他勉强站稳脚步、不至于摔个狗啃泥。

“果然是卡牌大师......手段就是好,骗人的技术也愈加娴熟了......”格雷福斯喘了几口气,将气息调匀。

崔斯特仿佛没有听出格雷福斯话里的嘲讽:“来吧,我知道那攻击不会对你造成多少伤害。”从腰间的小包里掏出一张红色的牌,“所以,现在该动真格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