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

作者:5秒真男人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看着楼对面的两人,我嘴角抽搐了。

无极剑圣和韦鲁斯?这两人怎么会在一起?又怎么出现在诺克萨斯?不是应该在战争学院吗?等等!战争学院?

我想了想,貌似他们去战争学院就是为了复仇,而他们到诺克萨斯一定是因为这里有他们的目标......而这个目标一定是......

我顺着他们两人仇恨的目光看过去,果然在人群之中看到了骂骂咧咧的辛吉德!“果然是他!”韦鲁斯快速将一支箭从箭筒中抽出来,然后拉满弓,嗖的一声冲辛吉德飞射过去。

辛吉德正在那骂骂咧咧呢,突然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感觉,抬起头正好看到韦鲁斯射出箭,目标直指他!“我了个去!怎么射我啊!”辛吉德郁闷地想,随即快速将自己的盾牌——生命的堡垒树立在了身前。

巨大的盾牌将辛吉德的身体护在了后面,箭在插上生命的堡垒后,就失去了前冲的动力。“该死!”韦鲁斯恨恨地想道,然后又从箭筒中抽出几支箭来,快速地连射出去。

“我擦!还来!”辛吉德悲愤地看着飞来的箭矢,不得已继续缩在盾牌后。

韦鲁斯这一次射击很有技术,每一箭都射在同一个位置,终于将盾牌穿透了一个小口子——仅此而已。

辛吉德后怕地看着穿透到眼前不到一寸的箭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看来师傅给的盾牌也并不是无坚不摧啊!”然后他从盾牌上将箭拔下来,怒视着韦鲁斯:“你们究竟是谁?为什么来诺克萨斯捣乱?此时离去我可以既往不咎!”易哈哈大笑起来,笑完语气阴狠地说:“化学新秀辛吉德?还记得你在艾欧尼亚做过的事情吗!你这个混蛋!”

辛吉德愣了,然后看了看易,哈哈大笑:“我当是谁,原来是无极贱圣啊!你居然没有被我的化学炸弹给毒死?哈哈哈!”易听着辛吉德毫无收敛的讽刺,左手成拳头嘎吱作响,然后怒吼:“给我闭嘴!你知不知道!你一个所谓的化学炸弹毁了多少人的家?你特么的难道没有亲人吗!居然如此冷血变态!”

辛吉德收敛了笑容,不屑地说到:“切,不过是一群贱民罢了!为伟大的辛吉德大人实验最新的化学炸弹效果,他们要感到荣幸!”

“可恶!”易心中积压的怒火爆发了,大喝:“阿尔法突袭!”

易的身影瞬间在我们眼前消失,快速地从士兵身边滑过并收割掉这些肮脏的灵魂,接近辛吉德。“这......这是什么速度!该死!!”辛吉德看着易的必经之路,取出一瓶药剂:“超级粘合剂!”一团黏糊糊冒着气泡的药液在地面上蔓延开来,无极剑圣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

我看着贾克斯:“我们也下去吧!”贾克斯点点头,然后转身。

我拉住他:“你干什么去?”“下去啊!”贾克斯翻了翻白眼。

我扶额,然后说:“等你走楼梯下去,木木他们早就被解决了!

此时木木与希维尔脸上已经出现疲色,攻击频率也慢了下来。“那这怎么办?总不能飞下去吧!”

我看了看四周,然后定定地看着挂在阳台下的帘布,笑了起来:“咱也来COS一把波斯王子好了!哈哈!”“什么?”贾克斯纳闷地问我。“别管那么多,跟我来!”

我翻过扶手,找准位置,然后松手,在落下的瞬间手指穿透帘布,利用手指撕裂帘布时造成的减速安全滑落到了地面(具体场面请参考波斯王子从帘布上滑落)。

贾克斯嘴巴张大成了O型:“这也可以!我擦!你太有才了!”

我冲贾克斯发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抓住帘布的两只手在背后快速来回抖动着......

看着被包围的木木与希维尔,我嘿嘿贼笑着,朝那一堆士兵脚下一指:“鸦之束缚!”士兵们顿时脚下被束缚住,无法移动。

此时贾克斯也用我的办法下来了,不过正在找水灭火(手因为摩擦起火了)......

韦鲁斯站在阳台上,不时支援一下我们,朝着辛吉德所在的方向,将一只箭搭上弓弦,缓缓将体内的力量注入并拉开弓:“穿刺之箭!”

原本包围着剑圣的一群人顿时被一支箭穿透而过,身子软倒在地。

“我擦!又来!”辛吉德悲愤地看着袭来的穿刺之箭,这一次他学乖了,盾牌立起自己立马躺下。

箭穿透盾牌,动力不减,在穿透了七八个人后,终于停顿下来。

我看着这骇人的威力,再看看自己,悲哀地叹息:“人比人气死人啊!”甩甩脑袋,冲木木使出瞬身。

木木感觉有人靠近,警惕地回头,发现是我后,眼睛里泛着水汽扑到我怀里。“好了好了,木木,哥哥不是没事么?”我笑了笑,摸摸木木的头。

此时悲剧的贾克斯也终于搞定了手上的火,不过手乍一看感觉挺像烧猪蹄......还飘来一股肉香!

问着这肉香,我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贾克斯一脸警惕:“怎么?你不会想吃我肉吧?”“去!我才不吃人肉!”我笑骂,然后严肃起来:“我们赶紧离开这里,这里毕竟是诺克萨斯的地盘,到时候他们派人来支援我们就别想走了。”

说着,我冲韦鲁斯喊:“韦鲁斯!你和无极剑圣赶紧走!这一会就有人来支援了!凭借你们两个别说报仇,到时候自身都难保了!”

韦鲁斯看了看我,然后看了看被士兵牢牢保护住的辛吉德,咬咬牙:“易!回来!现在报仇不是时候!我们先撤退!”

无极剑圣易看着眼前被包围着的辛吉德,心中不甘心啊!杀害自己至亲的人就在眼前,而自己却无法报仇?这心情谁能理解啊!“我不甘心啊!”无极剑圣仰天怒吼一身,“高原血统!开启!”突然,无极剑圣化作残影,急速靠近辛吉德。“我了个去!怎么速度又变快了?快快!拦住他!一定要坚持到援军抵达!”辛吉德看着无极剑圣不再被他的超级粘合剂所黏住,暗道不好,忙让士兵将自己护的更加严实,刚出来时的豪言壮语已经抛之脑后!

无极剑圣看着离自己原来越近的辛吉德,冷笑着:“该死的辛吉德!尝尝吾无极剑圣的愤怒吧!无极剑道!”剑(还是认为是刀)上的黄色光芒顿时变成蓝色,无极剑圣的气势暴涨!狠狠地砍杀掉最后一个干扰自己接近辛吉德的士兵,手中剑冲辛吉德头部狠狠斩去。

辛吉德见了,赶紧用盾牌挡住,开启剧毒踪迹并快速吞下一瓶疯狂药剂:“尼玛!别给你点颜色就开染坊了!我也不会怕你!”辛吉德感受着身体上的强化,信心十足地怒吼着。

说着,辛吉德一拳冲易打去。

拳头如愿地打中了易,但辛吉德却脸色大变:“这......残影!”背后传来易阴冷的声音:“双重打击!”快速地在辛吉德背后砍出两道血槽。

辛吉德快速地后退几步,看着眼前的无极剑圣,心里暗暗叫糟:“我的妈啊!如果不是喝了疯狂药剂的话,自己应该会被拦腰斩成两半吧?残影......这家伙的速度到底有多快啊!”辛吉德此时才了解自己惹了多大的一个敌人,但此时容不得他后悔,只能祈祷援兵快点来了。

易闻着空气中弥漫的毒烟,感觉到了脑袋一阵晕沉后,用无极之道将吸入体内的毒烟排出去,暗暗惊讶道:“好强的毒烟,居然能够伤害到我!”要知道无极剑圣所修炼的无极之道虽无法做到百毒不侵,但大多数毒还是可以免疫的!可辛吉德配置的毒药居然可以伤害到他!

我看着易与辛吉德的对峙,知道这没那么容易结束——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要想易放弃仇恨离开......难!

韦鲁斯一边射击着,一边说:“你们先走吧!我等易!”

我看了看,然后对贾克斯说:“你们先走吧!”“你怎么!”希维尔怒喝,“又让我们先走?难道我们这么喜欢抛弃伙伴吗?”“木木不走!”木木在我怀里抬起头来,倔强地回答。

我看了看他们,咧嘴笑了:“那好!既然你们不走!我们就将诺克萨斯搞个底朝天!”做孙子隐忍的够久了!这次我就来个爆发吧!

希望对手不会太弱!

楼顶上,一个黑色的身影看着下面,温和的声音传出来:“一切都像以前一样发生了......呵呵,现在知道原来帮我的是谁了......”

说着,黑色的身影一闪即逝,让人怀疑他是否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