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

作者:5秒真男人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贾克斯他们回客栈不久,两个穿着蒙面披风的人停在了研究所前面。

“是这么?”其中一个人以不含感情的声音问。“是的,根据情报,那几个畜生之一就在这里面!”另一个声音里满含怒火。“很好,今天他们人多了点,我们先找地方休息,明天晚上看看情况,然后动手!一定要让他死!”这人的语气里不再不含一丝感情,反而是充满了愤怒与仇恨。

他们看了看研究所,然后快速地走入人群中,消失不见......

“哗!”一桶水从我头上淋了下来,我顿时打了个冷颤,苏醒过来。“咳咳!”我咳嗽几声,睁开眼帘,入眼的是个木乃伊——辛吉德!

动了动身子,发现手脚都被不知名材料的绳索捆住,很结实。“啧啧,小子,没想到你居然能从那改造中活下来,还获得如此强大的能力!嗯,我想是时候好好研究研究你了!”辛吉德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仿佛在看一个已经死掉的人体标本!

我用力挣扎,企图能从捆绑中脱离出来。“别白费力气了小子!上次让你跑了,这次我可是做足了准备!”说着,他拿出一把小刀,在手腕上割出一道口子。

血滴答滴答往下流淌,不一会就流了小半碗,而我的伤口也慢慢自愈了。“嗯!不错!改造后的身体居然还有自愈功能!早知道我当初还不如自己用!”辛吉德一边摇摇头,一边兴奋地将鲜血放在实验仪器上捣鼓起来。

我看着辛吉德在那捣鼓,心中郁闷:“尼玛的,忘记了魔龙降世如果没有在变身时间发动攻击,维持时间是15秒!难怪摔下来!呜呜~~原本还打算来个空中360°自由转体的......”

辛吉德两眼放光地进行着实验,其中又从我身上放了几次血。

失血过多的我渐渐感到没有了力气,但还是强打精神,注视着辛吉德,想看看他到底想用我的血做什么。

“成功了!哈哈!我果然是个天才!”辛吉德将瓶子中闪烁着紫色光芒的药剂灌入口中。

顿时辛吉德的身体发出一阵鞭炮般的响声,然后辛吉德舒服地伸展了一下身子:“嗯!不错!身体被强化了不少啊!”说着,将放在桌子上的一把钢刀狠狠砍向自己。

当的一声过后,辛吉德身体没什么损伤,而钢刀则崩了一个口子出来!

随后,辛吉德又尝试着喝下药剂后身体的变化——除了身体强度增加外,魔法抗性也增加了不少,速度也提升了!

可惜,过了没多久,实验室里传来了一声惨叫。

“啊!”辛吉德看着手臂上的伤口,他刚才又想尝试一下自己的身体强度,所以用钢刀砍了自己手臂一下,却不料居然砍出了一道口子!幸亏他没使多大劲,否则这手可就不保了!

辛吉德额头上冒着冷汗,想:“原来这并不是永久改造,而是有时间限制!类似敏捷药水之类的!”虽然如此,但辛吉德也很满意了,这个药剂又没有副作用,服用时也没有痛苦。虽然是暂时的,但他可以继续服用啊!“嗯,就叫你疯狂药剂好了!纪念是我疯狂药剂师辛吉德的心血好了!”我呸!什么你的心血!那是我的心血!呜呜~~

等等!疯狂药剂?喝下后增加护甲、魔抗、速度?

尼玛!那不是辛吉德的终极技能吗?感情是用我的血制作的?坑爹呢这不是?呜呜~~~

突然,我感到一股刺激心扉的寒冷,抬头一看,辛吉德正两眼冒金光地看着我:“嘿嘿!血都有如此大的效果,那身体的其他部位效果如何?肉、内脏之类的又可以做成什么物品呢?真是期待啊!”尼玛!疯子!离我远点!呜呜~~~谁来救救我!救命啊!再这么下去我会被折磨死的!

这时候,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大叫:“不好了!辛吉德大人!不好了!”“怎么回事!我不是告诉你们我实验期间不能打扰我吗?”辛吉德手中的刀子正准备从我身上下刀,突然被打扰,心情极度不爽。(我:尼玛!来的太及时了!兄弟啊!)

那人低着头,喘着粗气:“外面......外面有人打进来了!”“什么!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又让人打进来了!”辛吉德一听就火了!上次就是嘉文打了进来,这次又有人打进来?尼玛!这研究所的防御力太低了!“该死的!我倒要看看,这次又是谁!”上一次辛吉德因为做实验,武器并没有带在身边,这次不但带上了兵器(盾牌加化学毒物),还有了最新研制的疯狂药剂!辛吉德骂骂咧咧,带上盾牌和化学药剂,走出了密室。

而那低下头的人却并未跟着出去,反而在辛吉德出去后,小心翼翼地将门关上。

确定没人后,那人抬起头来:“哈哈!真是个傻瓜啊!希维尔说的没错!”“贾克斯!”我高兴地喊道。“嘘!小声点!”贾克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冷笑:“哈哈!还炼金术士!居然如此蠢笨!这么轻松让我进来了!”说着,贾克斯掏出一把匕首,准备割下绑住我的绳索。“咦?怎么割不断?”贾克斯使出吃奶的力气,还是割不断,当场怒了:“我就不信了!我弄不断它!”说着,就准备再次行动。

“这是一种特殊的绳索,如果那么容易断,我早跑了。”我无语地看着贾克斯。“那怎么办?”

我四处看了看,然后看到一瓶药剂。

如果我记得没错,辛吉德配置的这瓶药剂有很强的腐蚀性,也许......

“贾克斯,那边那瓶绿色药剂你看见了没有?对!就是那个,倒一点点到绳索上。”

贾克斯小心翼翼地将药剂缓缓倾倒在绳索上。

只听嗤嗤声响起,顿时觉得束缚手脚的压力一松,恢复了自由!

我四处看了看,我的武器冰霜之锤并未在这,想来是被哪位给拿走了吧?

贾克斯催促着,带着我走出密室,然后从一个角落里翻出了一套衣服:“给!快换上!我们时间不多!木木他们可不一定能坚持那么久!”“你怎么对研究所知道的这么清楚?”我疑惑地问,贾克斯郁闷地道:“为了能救你,希维尔画了一张研究所的地图,我可是背了整整一天啊!能不清楚么?”我无语,然后快速套上这套衣服。

贾克斯看我手无寸铁,又找了找,从身上掏出另一把匕首:“将就着用吧,总比没有强。”

我接过匕首,用惯冰霜之锤那种重型武器的我握住匕首,还真是有点不习惯!不过,此时可不是抱怨的时候啊!应快点找到木木他们撤退才行!否则等到卡特琳娜他们那些人带兵来救援的话,那可就是一网打尽了!

强忍着失血的无力感,跟着贾克斯往前走,七绕八绕之下,来到了一个阳台之上。

从高处往下看去,木木与希维尔正被一群人包围着,形势岌岌可危。

这时,我举起手中的匕首,瞄准向木木偷袭而去的一名士兵使出全身力气:“弹射之刃!”那人刚刚跃起,颈部已被一把匕首割开,并在人群中弹射开来。木木听见我的声音,高兴地喊:“哥哥!你出来了啊!”希维尔看着木木背后死去的人,直冒冷汗——如果刚才不是我反应及时,木木就会受到重创甚至死亡(虽然我不知道作为不死生物的木木会不会死=-=)!

正当木木放松警惕的时候,一支弓箭飞向了木木!“小心!”我怒目圆睁,大吼。

箭却并未射中木木,反而射中了那名并未死透、还想攻击的士兵。

我这才反应过来,然后顺着箭射来的方向,看见了两名带着斗篷的人,其中一人手里握着弓,想必刚才那一箭就是他射的吧。

我喊道:“对面是何人?多谢出手相助!”对面两人听了,摘下斗篷,说:“不用谢!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诺克萨斯!帮你也是应该的!”

我傻眼地看着摘下斗篷的两人——无极剑圣易!惩戒之箭韦鲁斯!

神啊!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两个会到这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