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

作者:5秒真男人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站在德玛西亚军营的周浩,全神贯注观看着内瑟斯和雷克顿他们战斗的全过程,当看到兄弟俩终于冰释前嫌后周浩仿佛松了口气般,面带笑容转身进了帐篷。

过了一段时间,伴随着一阵由远至近的脚步声,雷克顿老老实实跟在内瑟斯身后走了进来,一见坐在椅子上的周浩双眼放光,大大咧咧上前用力拍了拍周浩的肩膀:“嘿嘿!小子,我从老哥那都听说了,这次还真是谢谢你了!”

本就身负重伤,这雷克顿的巴掌又不知轻重,顿时疼的周浩龇牙咧嘴的……不过从他那话语中倒是听不出半点怒意,看样子是真的摆脱负面情绪的控制恢复正常了,这倒是让周浩有些欣慰,至少这伤没白受。

只是……自己为什么会突发奇想深夜见内瑟斯并这么关心他们兄弟间的感情?还恰好是兄弟之战发生的前夕……这简直就像自己已经预料到了今天会发生的一切……

既然百思不得其解,结果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周浩倒也懒得想那么多,随后也将这事抛之脑后……直到祖安那件事发生后,才逐渐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不过那是后话暂且不表。

内瑟斯看着周浩疼的龇牙咧嘴直翻白眼,无奈笑着拉开雷克顿:“好了,雷克顿,你忘记他还有伤吗?”

雷克顿这些年被负面情绪腐蚀了心灵,导致性情大变,而如今与内瑟斯一战后怒火宣泄,身边亦无庞大的负面情绪侵蚀,还将兄弟间多年的心结解开来,自然性格也慢慢恢复了过来。

听见兄长的话语后,雷克顿反应过来,竟是没了之前的高傲易怒,反而略尴尬般挠了挠脑袋,诚心向周浩道了个歉,那模样看上去像极了做错事乞求被原谅的孩子。

前后形象的巨大反差让周浩有些转不过弯来,险些没忍住狠掐自己一把确定是不是在做梦的想法。

“雷克顿之前也是身不由己,你就原谅他吧,周浩。”内瑟斯微笑着,伸手入怀,将一装载着鲜红液体的药剂瓶拿出,递给周浩,“我身上倒是没带什么东西,用这个来补偿你好了。”

“嗯?这个是……生命药水?”周浩看着眼前的小药瓶,形象逐渐与记忆中那前期必备消耗品重叠,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问道,身体却是本能般后退了几步。

这原因说来也羞人,周浩自从上次药水改造的事件后就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身体本能地对药剂有着一定抗拒心理,甚至现在看到药水就感到浑身发麻。

内瑟斯奇怪地看着周浩的反应,点点头:“你猜的没错,这的确是生命药水,是我从书上找到的配方自己配置的,效果勉强过得去,对你的伤势恢复有好处。”

周浩将信将疑,上前几步将药水接过来打开瓶塞,先是凑到鼻前闻了闻,发现身上疼痛感竟减轻了些,便知道是好东西,当下也不客气,仰头直接将这瓶生命药水一饮而尽,过了没几秒周浩便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这还真是神奇……喝下去没多久,居然不疼了!”周浩惊喜把玩着手中空瓶,心里想着,“这玩意真的是那只能回复150点生命的前期消耗品吗……还是说我现在的生命上限换算成数值只有150点左右?”

这倒是周浩小瞧了手中的生命药水,要知道这可出自内瑟斯之手!恢复的效力足足是普通生命药水的四倍有余!

毕竟内瑟斯曾经是蕴藏无数知识的宝库——沙之图书馆的馆长,读遍万卷书的他简直可以说是移动的百科全书!甚至有很大一部分知识是现在的瓦罗兰早已失传了的!

凭借丰富的经验与知识,内瑟斯的炼金水平在全瓦罗兰不说第一,挤进前三是绝对的绰绰有余!经他之手配置出来的药剂不是药效比普通药剂显著得多,就是附带了普通药剂所没有的特殊效果,也因此他的作品在瓦罗兰大陆可是受欢迎的很。

这一瓶小小的生命药水若是放出去拍卖,足以引爆一场拍卖热潮——钱没了可以再赚,但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能短时间内大幅度恢复伤势的药剂对战斗有多大的影响,想想就知道了,足以用来当一张保命的底牌来使用!

而现在却仅仅是为了让周浩快点恢复就消耗掉了宝贵的一瓶,若是让那些追捧者知道,怕是恨不得将周浩解剖掉将未消化完全的药水重新收集起来!

正在周浩与内瑟斯等人有说有笑聊得正开心时时,拉克丝他们也从帐篷外走了进来,看见帐篷内除了周浩与内瑟斯外居然还有只鳄鱼,不由得愣在原地。

嘉文最先反应过来,看这帐篷内相处融洽的氛围,确定眼前这鳄鱼是友非敌,便笑着伸出手去:“你好,我是德邦皇子,嘉文四世……请问阁下是?”

雷克顿看了看嘉文,然后以自认为和善的表情回答道:“本大……我叫雷克顿!我是他的兄弟。”说着指了指内瑟斯……只是鳄鱼咧开大嘴的模样看上去着实不怎么和善……

拉克丝闻言也从惊讶中恢复过来,目光在内瑟斯与雷克顿身上来回移动,手指轻点嘴唇好奇地问了一个很囧的问题:“好奇怪唉……内瑟斯大人是狗头人,而你是鳄鱼人啊?怎么会是兄弟?难道说……不是亲生的?”

闻言众人突然感觉头顶一群乌鸦飞过,身后还跟着一长串的省略号……

内瑟斯伸手死死拽住已经握住兵刃想往拉克丝脑门上招呼的雷克顿,干笑着尴尬回答:“哈……哈哈,拉克丝小姐真会说笑,我和雷克顿当然是亲生兄弟,至于模样为什么不一样,那恐怕你得去问我们的父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