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

作者:5秒真男人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变回人形,我缓步走回德玛西亚的军营内。

希瓦娜想说什么,我却阻止了她,然后快步走向自己的帐篷。

“噗!”刚一进帐篷,我就跪倒在地上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

泰隆虽然看起来攻击对我没造成多大的伤害,但那刺客诡道蕴含的后续伤害直接作用在我体内!内脏可比肉身脆弱的多,难以承受这伤害,虽然被皮肉阻挡了大部分伤害,但还是令人不好受。也因此激怒了我变身为龙,但初次变龙的我无法顺畅地掌控如此强大的身体,如果当时泰隆多撑一会的话,我就会压抑不住体内的伤势而崩溃。

所幸泰隆在发现对手从人变龙呆愣了一瞬间,让我有了可趁之机,用几乎说是无赖的方法获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

为了不打击士气,胜利之后的我只能压抑伤势强装无事平静地走回德玛西亚军营。可是......这滋味虽然比不上药水改造但也很让人郁闷啊!

希瓦娜他们看我不对劲,走进帐篷后正好看到我跪倒在地上。

“喂喂!小子!你怎么了!”希瓦娜吓了一跳,我回过头,勉强笑了笑,然后用力站了起来。但很快,就有点站不稳的感觉,摇摇欲坠。

嘉文见了,连忙将我扶到床上,然后问:“到底怎么了?”我苦笑着:“你以为泰隆这刀锋之影的称号是假的吗?如果我不轻敌的话,也许不会受这么大伤害。”

是的,在战斗中如果我不轻敌,瞬步和刀锋的割喉之战交替使用,那么泰隆将会被我完虐!可惜,有了作弊器后我却不将刀锋放在眼里,现在可好!吃了一个亏!真是吃饱了撑的!

然而就在不久的将来,我为自己当初这幼稚的想法感到无脸见人……

“泰隆我看他没对你造成多大伤害啊?怎么如此严重?”拉克丝不解地问,并派人去找来医疗兵。

我向他们解释了泰隆的技能作用后,他们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任谁肉体多么强大,内脏始终是最柔软最脆弱的地方,如果有人在你体内对你造成伤害......嘉文他们总算知道为什么泰隆那么有名了。

很快,接到命令的医疗兵赶到帐篷内,对我进行治疗。

不过令我哭笑不得的是,医疗兵居然将我裹得像个木乃伊!只露出了眼睛鼻子嘴巴……并且这绷带还被恶趣味的涂成了绿色!

“喂喂,我说,不用这么夸张吧!再说了,我脸可没受伤啊!”我不满地对医疗兵说,结果这医疗兵怯生生地说了一句:“嘉文殿下他们要求好好照顾你,所以我想用的药越多你应该好的越快吧!”

好嘛!我遇上了蒙古大夫了!我哭笑不得,挥手让小兵出去,然后就看见嘉文他们进来了。

进来的一瞬间,他们看见了木乃伊一样的我,愣了,然后异口同声:“木乃伊!”

我一脸的悲愤:“这哪找来的蒙古大夫啊!居然将我裹成木乃伊!”嘉文想了会,然后一脸奇怪的表情:“好像......这只是医疗新兵,没多少治疗经验啊!”然后看看我,实在忍不住了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我没好气地用脚踢了过去,结果嘉文闪到一边笑的更欢了。

这时候,希瓦娜发话了:“小子,你怎么能够使用我的技能?难道也是半龙人?”然后一脸好奇的上下打量我。

拉克丝也问:“不仅是希瓦娜姐姐的,还有我哥哥的,连对面那个狐狸精(卡特琳娜)和大胖子(赛恩)的,你都能用哎!怎么做到的?”

拉克丝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嘉文也纳闷的看着我。

“哈哈!算是我因祸得福吧,这是我从诺克萨斯那场化学改造中获得的力量!”

“改造?”嘉文不解地问:“我记得当初你除了力气大一点,皮厚一点外,什么也不会啊?怎么突然就会这么多技能了?”

我得意地笑了笑:“我也是最近才发现,改造不仅仅有这些效果!无论是谁,只要释放技能时让我看一眼,我就可以使用一模一样的技能!哈哈哈!”说到这我不禁得意的大笑起来。而嘉文他们则陷入了石化之中。

尼玛的,看一眼就能将对方辛辛苦苦修炼的技能给偷学了……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嘉文眼里满是嫉妒羡慕恨,恨不得自己也被改造一回!不过......

想想那传言中非人的痛苦和超低的成功率,嘉文一阵恶寒,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个时候,嘉文的副官的人进入帐篷内,先是惊讶地看着我,然后立马行了一个军礼:“皇子殿下!好消息!”

嘉文随口问道:“什么好消息?诺克萨斯将青龙城的人放回来了?”

副官兴奋地回答:“不只是这样!传奇联盟的援军马上就要抵达德玛西亚了!”

嘉文闻言眼睛一亮,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啊!真是太好了!如此一来!我们就能彻底消灭这支诺克萨斯军队了!”

我好奇的问道:“领军人是谁?”副官想了想:“是一个有着和狗一模一样脑袋的男子,叫什么......内......内什么来着……”

我惊讶地问:“内瑟斯?”

“对对对!就是他!”副官点点头说道。

“内瑟斯是谁?”嘉文疑惑看着我,“你以前认识他?”

我满脸笑意地说:“嘛差不多,不过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就是了。”

“内瑟斯也是被召唤师召唤到瓦罗兰大陆来的……不同的是,他来自以前的瓦罗兰大陆!”我将记忆中游戏背景内容整理了一下,缓缓向众人讲述起了内瑟斯的来历。

“在当初的瓦罗兰大陆中,兽人统治人类,而内瑟斯与他的兄弟奉当时统治大陆的皇帝之命,成为了沙之图书馆的管理者——那既是智慧精华的所在,也是隐藏着生死轮回秘密的宝库。”

“他的兄弟雷克顿成为了大门守护者,获得了看透人心的能力,任何人都无法在雷克顿的眼睛下隐藏自己的本性。”

“可悲的是,来来往往见过无数人的雷克顿,一点一点慢慢的被人性丑陋的黑暗面所腐蚀,变得暴怒嗜血。”

“起初这并不算什么大事,毕竟大陆已统一于恕瑞玛皇帝的麾下,只要不战斗的话雷克顿尚且能压抑住这股负面情绪,为了不让兄长担忧便隐忍着一直没让内瑟斯知晓……直到王国那位权高位重的国师叛乱时发现了雷克顿的秘密并控制了他为自己所用。”

“说服也好,武力也罢,都无法阻止雷克顿的心灵被负面情绪吞噬。”

“内瑟斯见无法挽救弟弟的心灵,只能忍痛决定将其杀死!”

“不过当他要杀死雷克顿的时候,很狗血的,被英雄联盟的召唤师召唤过来了……至于他的弟弟,应该也在同一时刻被召唤到如今的瓦罗兰大陆了吧。”说着,我摊了摊手,“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全部了……喂喂,嘉文,你那是什么表情?”

嘉文表情复杂地打量着我:“我的个乖乖……这些近乎于秘辛的事情你都知晓……难道这也是改造带来的好处?不行不行,如此强大的情报能力,拼了命也要尝试改造一次!”

“得了吧,不说成功率和那痛苦感,我知道这些事可和改造没半点关系。”我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打破了嘉文的幻想。

“嘁,原来不是改造的原因啊……那你小子怎么知道的?该不会是编的吧?”

“我如果说这世界在我那里只是一场游戏,而你们都是游戏中的英雄单位并且有着完整的背景故事,你信吗?”我眨巴眨巴眼看着嘉文说道。

“你可拉倒吧,不想说就别说呗,还编这种瞎话来糊弄人。”

“哦天哪!这是什么世道啊!说真话都没人信啊!”我表情夸张地做出一副哭天抢地的模样,惹得在场人纷纷笑出声来。

只是我不曾注意到,站在人群中靠后位置的盖伦,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的光彩……

聊了会天,嘉文拿过斥候送来的标注了诺克萨斯援军驰援方向的地图摊开在桌上:“看来诺克萨斯也不甘寂寞,这么快就有人赶过来支援了……不过……”嘉文的脸上充满了担。

瓦洛兰大陆已经支持不了如此大规模的战争了,所以战争学院才出面制止的,如今又爆发如此大规模战斗……瓦洛兰大陆吃的消吗?

诺克萨斯往德玛西亚的大路上,一名身着铠甲身形酷似盖伦的男子正在领军前进,他回头大喝催促着:“快点!前线正等着我们的支援呢!”说完他回过头来,“该死!原本还指望着与德玛西亚之力一较高下呢!谁知道这货居然被卡特琳娜这娘们给打趴下了!哼,果然只是徒有虚名而已吗?太没用了!”

......

英雄联盟的军队中,内瑟斯正端坐在马车中回想着出发前战争学院高层下达的指令。

“内瑟斯,这一次我们需要阻止战争,如果战争继续发展下去,那么那些家伙将会更快地进攻瓦洛兰大陆!”一名裹在召唤师法袍中看不出容貌的人在内瑟斯出发前对他说道,“该死的!为什么诺克萨斯发动战争?就这么几天的时间足够加快好几年的准备时间!”

“瓦罗兰大陆已经变得如此危机四伏了吗?还真是怀念当初陛下君临天下时的瓦罗兰啊……”内瑟斯叹了口气,想到自己原先到达这个世界时的迷茫与不适应,不由得感到有些好笑,“居然会被千年之后的人类召唤而来……至今想来,仍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啊……”

“不过,我应该感谢那位将我召唤而来的召唤师,”内瑟斯轻轻抚摸着手中权杖,眼神带着些许庆幸,“毕竟我那时要杀死的,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啊……”

除了双方的援军外,还有一些意外来客正在慢慢接近着青龙城……

......

德玛西亚的某处。

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原地扭动脑袋四处看着,紧咬嘴唇一脸要哭的样子:“呜呜!这……这是哪?木木这是到哪了?早……早知道就不离开苏瑞玛沙漠了!又迷路了......”

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般,小家伙认准了一个方向,很快消失在草丛中……

就在这小家伙消失后不久,一头巨大的鳄鱼从草丛中钻了出来,浑身散发着令人敬而远之的强烈杀意,仿佛是为了确定方向人立而起看了看,随后带着骇人的低沉咆哮化作黑影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