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

作者:绿枫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子风,你们去推中吧,我一个人在上路就行了。”

看见对方奥拉夫回城,小鱼人和龙龟相续从蓝区草丛走下,郜林就在耳麦说道。

“嗯。”萧子风应了一声,就带着婕拉从对方蓝区河道入口走上,往中路方向跑去。

郜林在原地站了几秒,看见一波兵线赶了过來,就跟了过去。

对方男枪和琴女一路清线过來,完全不惧郜林一个人。

看了一眼技能栏,郜林发现自己的闪现和大招都好了,再看了看时间,上次团战相隔了1分半钟左右,也就是说,对方琴女的大招还沒有好,毕竟琴女1级大招要2分多钟,就算她点了减CD天赋,也要差不多2分钟。

瞧见男枪两人走到了兵线前面,琴女自顾往他的方向跑來,郜林就知道她可能是想來消耗他,快步往下侧方向跑了过去。

真如心中所想,琴女两步走出,一个能量和弦断奏就甩在了他的身上,也沒有理会琴女的攻击,看见男枪靠近了一个己方近战小兵,郜林一个金钟罩踢冲在了那个小兵身上,反手甩出一个天音波。

男枪似乎沒想到郜林会发动攻击,一个快速拔枪往下侧方向跃走,可是,由于靠得郜林太近,他脚下沒有冲出去时,就被郜林扔出的光波所击中。

一见男枪被光波击中,郜林立即跟上回音击,一脚踹在了男枪身上,同时接上平A。

望见郜林突袭男枪,琴女快速反身过來,一个能量和弦渐弱甩向郜林,渐弱他的伤害输出,男枪也是快速反身过來,对着他喷甩了一个大号铅弹,扭头就想往蓝区入口跑进去,不过,收到郜林大冰锤的减速效果,他的移动显得非常缓慢。

郜林又A了他一下,一个天雷破摧筋断骨朝他屁股后边拍出,在将他再加速后,两步跑到他旁边,扭头一拳朝他捶出,虽然中了琴女的能量和弦渐弱,可郜林的伤害非常高,脆皮的男枪挨了几下攻击,顿时变成了残血,回头一个烟雾弹甩在了郜林脚下。

琴女也是快步冲了过來,一个虚弱挂在了郜林头上。

中了男枪的烟雾弹,郜林的视野逐渐减弱,也不想留大招了,一个猛龙摆尾猛的踹向了男枪。

残血的男枪根本扛不住他大招的伤害,直接被踹死在地。

杀了男枪,郜林立即扭头冲向对方琴女。

看见男枪被杀,琴女也不敢攻击郜林了,转身就往三岔口草丛的方向奔走。

郜林闪现跃了上去。

琴女也是闪现跃走。

郜林一个天音波甩出。

琴女闪现落定,脚下刚迈出一步,就被郜林的光波所击中。

郜林一脚飞踹了上去,一个平A将琴女减速住。

琴女硬着头皮跑向三岔口草丛入口。

郜林追A了一下,继续将她粘住。

琴女两步走到草丛前面,又被郜林拍了一个天雷破摧筋断骨,一个被动双连A带走。

“帅。”似乎看见了郜林双杀了对方男枪和琴女,杨天水立即在耳麦赞喝道。

“撸爷,你为何这么叼。”一向很少主动调侃人的苏建通也是笑道。

“那么厉害,來下路吧,这里需要你的帮助。”郭浩然接着道。

……

“喔喔,双杀,一挑二双杀。”国内解说台上,望见盲僧杀了琴女,曾文峰仰头对着大屏幕吼声道,“超神了,酱油男超神了,。”

“喔,。”旁边,从比赛开始到现在都保持着淑女形象的张晓婷也是忍不住激动地叫了起來。

坐在两人中间,宋乔雨依旧保持着女神雕塑般的姿态,不过,从她那双光彩闪烁的美眸却是可以看出,她的内心并不如她外表这么平静。

“F……”丹麦解说台上,史蒂文森刚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他又想到了什么,立即收住话,狠狠地擂了台面一拳,嘭地一声,原本摆放在台面的饮料瓶顿时跳震起來,一股金色的饮料如喷泉般冲射出,啪地溅落在瓶子口和桌面上,连带着,史蒂文森脸上也溅了几点。

原本心中就气急,又被饮料溅上,史蒂文森更是怒火中烧,抓起饮料瓶啪地一声就扔向了地上,里边的饮料溅洒一地,金橙橙的液体成股向四周蔓延。

站在附近,看见史蒂文森的动作,赛方工作人员眉头一皱,表情也变得十分不悦。

“史蒂文森,你这是怎么回事。”看见史蒂文森三番两次的触犯赛场规定,一直站在前面的导播也是受不住了,要不是考虑到对方在丹麦国内电竞圈的名气,他绝对要怒斥其一番。

这白痴,想要装大爷也要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真以为现在在丹麦。

“老子不解说了。”被导播这么一斥,史蒂文森腾地从座位上站了起來,像是盯仇人一般盯视了满脸不悦的赛方工作人员,甩手往后侧方向走去。

“史蒂文森,史蒂文森。”托雷斯起身想追向史蒂文森。

“托雷斯,够了,让他走。”望着史蒂文森的样子,导播心中都快气疯了,现在可是国际舞台,怎么能随便耍自己的小脾气,这不是抹黑国家的形象么,要知道,现在可不止一个国家的媒体在看比赛。

听见导播的话,托雷斯只好放弃追上去,偏头看了导播一眼,满脸无奈地坐了下去。

“对不起,对不起。”狠狠地瞪了史蒂文森的背影一眼,导播很快回头过來,点头哈腰地对赛方工作人员说道,“请原谅我们的无礼。”

赛方工作人员原本是想到高层那里参他们一本的,可看见导播态度良好,认错也真诚,眉头皱了皱道:“马尔萨斯,我最后原谅你们一次,如果你们再出现这种情况,我一定报到上面去。”

“谢谢您的大量,我们一定会遵守的,谢谢。”导播忙不迭的说道。

似乎注意到了这里的状况,观众席上不少的人都是望了过來。

“丹麦解说台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国内解说台上,曾文峰望了一眼对面的丹麦解说台道,刚才他们一直在专注于解说分析,沒有看清那里的情况。

“不知道,好像是有个解说走了。”张晓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