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

作者:绿枫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Nice,团灭,华义Star五人成功团灭了对方一波,Nice,。”

国内解说台上,看见大屏幕的战斗结束,曾文峰忍不住从座位上站了起來,狂乱地挥捶着拳头,坐在他旁边,望着他那近似癫狂的举态,宋乔雨赶紧往张晓婷一边侧过身子。

“这酱油男,太厉害了,躲了这么多技能不说,对方后排的输出,也被他突崩了。”对于曾文峰的举态,张晓婷也是适应了,完全视无所见,微笑着说道。

“他切入的时机很好,对方卡牌和飞机都顾于输出,沒能对他的突袭做出及时的反应。”看了一眼仍旧在嘶吼着的曾文峰,宋乔雨眼露笑意的说道。

“是的。”张晓婷点了点头,微笑道,“他的一个中娅,恐怕开得对方心都碎了。”

……

“法克。”丹麦解说台上,解说员史蒂文森狠狠地捶了台面一拳,像是不解恨般,他脚下又踹了台后一脚,顿时发出砰地一声巨响。

坐在他旁边,解说完战斗的托雷斯也是愣愣地看着大屏幕,似乎被什么东西勾去了魂魄,久久都回神不过來,眼睛里,透露出一种不敢置信和难以接受的色彩。

21:8,他们国内的骄傲,FL战队,竟然被一支无名的中国小战队打得这么惨。

这是真的吗。

这怎么可能。

先前的他们,还信誓旦旦地说,这支中国战队,最多熬不过20分钟,可是,现在20分钟过去了,局势不仅不如他们所想,反而完全颠倒了过來,这……

团灭了对方一波,贾克斯三人很快回头过去,将对方血量过半的二塔点掉。

两波兵线带入对方高地塔下,看见对方五人相续复活了,郜林旋即在耳麦让他们撤退。

复活起來,有着1000多块钱的郜林只是买了一个假眼,就往对方上路走去。

上路的兵线已经过到河道口了,等郜林从破百了的一塔前面走出,一大波兵线刚好过來。

一波兵线刷下,郜林升上了14级,毫无疑问,这是全场最高级了,之前与他对线的卡牌,由于被杀了太多次,又沒有什么地方发展,仅是10级而已。

在对方三岔口草丛里放了一个防守眼,郜林继续带着兵线过去,以他现在的装备,对方不分两个人來抓他,他都敢于反打,要是对方分三个人來抓他,中路的薇恩三人,以及下路的贾克斯,就能趁机推塔,想來,对方也不会做这种因小失大的事。

两波兵线带下,看见对方盲僧从三岔口草丛的方向绕了过來,对方盖伦也是快步从小兵前方走來,郜林就往后边退走。

盲僧与盖伦都太肉了,虽然郜林的装备很好,面对盲僧两人,换掉他们一个都不成问題,可他拿了那么多人头,死亡的话,价值是要比对方两人的人头高很多的,贸然跟对方换,有些划不來,而且,对方卡牌在中路,随时可能用大招飞上來,要是面对对方三人,他可吃不消。

再说了,对方就算是换掉他,也能在这种落后的境地里提高一些士气,缓解当下低沉的局势。

话说,士气这东西,是非常难以琢磨的,虽然并不一定说有了士气就能扭转局势,但一支充满士气的战队,肯定要比沒有士气打得要好。

对方盲僧从三岔口草丛里冲了出來,一个天音波甩在了郜林前面。

由于对方盖伦相距还比较远,郜林也不躲盲僧扔出的光波,挨了一下,继续往前方奔走。

毫不犹豫地,对方盲僧一个回音击踢踹了上來,平A了郜林一下,同时点出一个天雷破摧筋断骨,在将他减速后,快步往他前面跑去。

知道对方盲僧想跑到他前面利用大招踢他回去,郜林一个淘气打击朝盲僧前面冲突走。

盲僧反应倒也快,一个假眼朝郜林前面插出,立即跟上金钟罩。

不过,沒等盲僧反身对郜林踹出大招,郜林就是一个古灵精怪朝他前面跃震出,反身对他的脚下甩出一个大招巨鲨强袭。

被郜林两下打去了三分之二的血,盲僧也怕了,一个大招猛龙摆尾猛地将郜林踹向上方。

可是,他的动作太迟了,虽然踢走了郜林,可郜林的大招已经放在了他的脚下。

知道盲僧必然会被大招带走,郜林看也不看他,自顾往己方破败了的一塔方向跑去。

对方盖伦开着致残打击冲了上來,可落后了郜林许多,完全追不上。

盲僧中了郜林的大招,两步走出,就被破土而出的鲨鱼一口咬飞,直接带走。

“漂亮。”国内解说台上,看见盲僧被郜林的大招带走,曾文峰不由大声道,“盲僧想突袭凤姐,却是被凤姐一套技能反杀了。”

“帅气的操作。”张晓婷也是忍不住挥了一下小拳头。

“WOWO!”

“Nice!”

“GoodJob。”

“Fe,isinvincible(无敌)。”

“Whata****fe(多么叼的菲兹)!”

……

丰田体育中心里,一阵阵尖哨呼喊声狂响起,一些洋观众则是起哄似得从座位上站起來鼓掌高呼。

“叼炸天的酱油男。”国内某间网吧内,一个小青年突然喝声道。

“哈哈,酱油男要逆天了。”坐在小青年旁边,一名染着黄毛的青年同时笑道。

“这盲僧,秀逗了,就他这种装备也敢來袭击酱油男。”小青年对面排,一个光头男接口道。

“你个2B,之前还说人家酱油男被虐呢。”光头男旁边,一个瘦小的青年偏头斜眼向他道。

光头男长得高高壮壮地,满脸的横肉,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不过,听到瘦小青年讽刺的话,他却沒有什么过激的动作,反而是红起脸庞道:“我只是说可能,又沒有说一定。”

“可能,你觉得现在有这个可能吗。”瘦小青年不依不饶的讽声道。

“咳,看比赛,看比赛。”光头男低头干咳了一声,表情不无尴尬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