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

作者:绿枫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一连嗑完身上的两瓶红药郜林的血量才恢复了近半走去f4区域刷了一波四怪他又往石怪方向走去

一波石怪刷下身上剩下不到两百血当下他就原地回城

回到基地有着700多块钱的他买了一个475块钱的红水晶剩下的200多块钱又买了两个假眼两瓶红药

这局比赛他也不求自己能有多大的输出只要将己方线上英雄养起來就行了他就做一名主坦专门叠防叠血去吸收伤害

“子风你们去中路推一波我去上路帮忧郁推一下”走下复活点郜林在耳麦说道

“上路不用來了我马上就能推掉一塔了”郭浩然说道

郜林点看起上路视觉发现对方慎被贾克斯打回了城而贾克斯也快将对方一塔推了

“小龙不是快刷新了吗”苏建通在耳麦问道

“嗯推了中路一塔我们再去拿”郜林回道

“不怕人家偷么”

“我们中推他们不敢去打的”

这话说着上路的贾克斯就推毁了对方一塔

郜林走到一塔附近却见狐狸三人已然将对方中路一塔消耗成了残血

对方梦魇与酒桶还想在那里坚守可看见郜林从后方赶來只好放弃一塔

几下点毁了对方一塔郜林四人就往河道下方走去

对方似乎也发现了他们的举动纷纷集合了过來

不过看见对方慎在上路带线郜林四人也不惧

“慎的大招还差些时间我们直接强拿”与对方四人在河道对峙了几秒看见贾克斯从三岔口草丛的方向赶來了郜林就在耳麦说道

“勾引他们打一波如何”杨天水问道

“嗯如果他们过來就反打一波”郜林说道

“我等下去找酒桶郜林你看后排”郭浩然说道

“不用了让小邓一个人保护男枪就行了我们三个一起上”郜林说道

“等下阵型分开一些不要给婕拉大中”萧子风说道

“要不要我先冲一波”杨天水问道

“你无敌了呢”郜林气笑道

“切酒桶沒大他们能奈哥如何”杨天水拽拽的道

“人家跑了看你们还怎么说”苏建通笑道

郜林看向对方四人发现他们似乎打算放弃了小龙往蓝区河道入口上方退走了

“pb圣宇.超能放弃了小龙”现场解说台上张晓婷望着大屏幕解说道

“这是个明智的决定”曾文峰接口道“酒桶和梦魇都沒了大招慎的大招又沒有好如果他们强行抢小龙肯定要被华义star五人反打历时损失的就不止一条大龙了”

“如果这样的话我觉得他们不如直接在中路推线那样的话也许还能换掉华义star的一座外塔”张晓婷说道

“开始他们也许以为贾克斯不來可以防守一波可现在贾克斯來了团战肯定是打不过的只能放弃了”曾文峰说道

张晓婷看向大屏幕上方的数据说道:“要是再被华义star拿掉小龙那双方的经济就要拉开到7000块了”

“14分钟领先了6500块华义star可以说是占据了绝对优势”曾文峰说道

“男老师你说这局华义star会不会又是以碾压之势结束战斗”张晓婷微笑着看向曾文峰道

“这个难说比赛是瞬息万变的事情谁也难以猜出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曾文峰摇了摇头说道“尤其是打到了后期一波大龙团就可以挽回生死”

“我觉得如果双方拖到后期pb圣宇.超能将会更加不利”张晓婷说道“虽然他们有慎和梦魇这两个大招传送流可是一个贾克斯几乎就能将慎这个带线英雄拖死而且纵是梦魇利用大招去突袭贾克斯也不一定能抓得死他”

“确实”曾文峰点了点头“贾克斯真的是太克制慎这种带线流的英雄了双方装备差不多的情况下单挑沒一个人够他打抓他不上两三个人都搞不死他英雄本身又带小控非常烦人而且如果沒人限制他让他独自带线一下子就能将塔给推沒了”

“按理说中期是pb圣宇.超能阵容的强势期的可现在他们却沒能发挥出來反而好像显得更加劣势了”张晓婷说道

“主要是前提太劣势了慎与梦魇这两个关键点都沒能带动起來”曾文峰看向大屏幕道“反观华义star酱油男的盲僧就好像是个多面手一般去哪哪能拿人头上中下三路全部开花”

张晓婷点了点头微笑着看向大屏幕道:“华义star五人拿了第二条小龙往中路方向走了上去”

“慎快要推掉上路一塔了”看见大屏幕的视觉转到了上路曾文峰就说道

“慎的推塔速度稍微慢了一些”张晓婷说道

“他的装备太差了一些现在才出了一个红水晶一双水银鞋一件布甲”曾文峰说道“与他对线的贾克斯都快能裸出三项了”

“他买了太多眼了每次回城上线至少都要买上两个眼相对的贾克斯在蓝色方要布的眼不多而且盲僧又经常來帮他放眼几乎不用愁视野不够”张晓婷说道

“14分钟11个眼这家伙真心是一点也不心疼啊”望见现场导播特地将视觉给到盲僧身上曾文峰就配合着说道

“呵呵心疼就不会有现在这种局面了”张晓婷笑道

……

“看來这几个家伙还真的能干掉超能啊”

一间训练房内一名中长发青年微微摇头道

“呵呵那也好省得我们遇上”坐在中长发青年旁边一名高瘦青年说道

“说真的我宁愿对pb圣宇.超能也不想对他们”两人后边一名戴眼镜的青年说道“对pb圣宇.超能大家都比较知根知底打起來也相对容易一些可要是对他们完全寻不到任何章法”

说着他又看向屏幕上那个盲僧的小头像:“而且撸爷那家伙真心太难捉摸了”

“呵呵还好他不打上单了”中长发青年笑道

这话一说他就感觉到旁边扫來了两道冷漠的目光旋即尴尬地低头摸向鼻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