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

作者:绿枫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由于华义star与pb圣宇.飞狐是晚上第一场比赛所以在daga.bent与南剑战队的比赛结束后郜林众人就立马去吃晚饭

吃了饭化妆师又來个他们包装打扮了一下然后几人就在房间里听陆海分析pb圣宇.飞狐的情况

虽然pb圣宇.飞狐这个战队他们也不陌生了可有陆海这个教练进行深度分析也能让他们更加了解对方战术以及打法

在房间听陆海分析了半个多小时向慧蝶就提醒他们快到比赛时间了

当下众人收拾好东西就往赛场方向赶去

或许是小组赛的缘故來场上观赛的人比前两天分组赛时少了许多不过几乎都是华义star与pb圣宇.飞狐的粉丝

众人走进赛场一名工作人员就带着他们进入后台却见pb圣宇.飞狐一行人也是等候在那里了

萧子风与pb圣宇.飞狐的队长pbsytoke抽过签后两队人就往各自选手区走去提前调试机子

“不用紧张就当是一场常规的路人局”看见郭浩然的表情显得非常紧张郜林不由拍按向他的肩膀道

“这能当吗”郭浩然苦笑着道“下边可是几百双眼睛盯着的”

“你顾好自己的屏幕就行了管下边做什么”郜林笑着道

“哥教你两招”坐在旁边的张维勇偏头微笑道“你站起來对着下边狂捶两下胸什么紧张的通通都沒了”

……

“咦酱油男不上场吗”站在解说台上面张晓婷望向华义star选手区的郜林几人道

由于赛方还沒有给他们双方选手的上场名单所以她也不知道双方的选手阵容情况

“不是吧”望着站在郭浩然后方说着什么的郜林曾文峰也是惊疑“这么重要的比赛陆教沒放他上场”

听到他们的话现场许多观众也是纷纷望向华义star选手区

“陆教你搞毛啊”观众席上一名高举着‘让哥也來打酱油男”字牌的青年大声道

“为什么不放酱油男上场”一名女观众也是丝毫不顾形象的站起來大声道

随着他们的声音落下现场观众席上顿时响起了一阵阵叫骂声

“我草陆教你这是闹哪般呢”

“何故不让我们打酱油”

“陆教你还想不想赢”

“陆教你别逼哥骂人”

……

“好了大家稍停一下”看见现场许多华义star的粉丝都在骂陆海曾文峰不由说道“陆教这么做自然有他的想法”

“是的”张晓婷点头道“陆教是个什么样的教练我相信大家都很清楚我们做为观众粉丝要相信教练而不是去质疑他”

“好了”望见现场的镜头转來曾文峰收起表情对着话筒客套式的说道“欢迎來到联合会杯选拔赛线下八强分组赛现场我是这场比赛的解说曾文峰”

“我是张晓婷”张晓婷接着说道

“今晚的第一场比赛是许多人倍受期待的华义star对阵pb圣宇.飞狐”曾文峰说道

“是的华义star虽然是一支初建不久的战队可他们在今年的俱乐部联赛里却是一举拿下了亚军的出色战绩”张晓婷点了点头道“是国内一支超级强悍的黑马战队”

“这场比赛华义star的新队员蓝色忧郁首次登场不知道呆会他会交出怎样的一份成绩单”曾文峰说道

“在选拔赛初期蓝色忧郁也是在线上赛出场过的表现得比较出色”张晓婷看了一眼曾文峰说道

接着话锋一转又道:“不过线下赛与线上赛不同线下赛更加考验一名选手的综合水平”

“沒错”曾文峰点头说道“打线下赛必须要有很好的心理承受能力以及现场适应能力”

“看现在他似乎显得有些紧张”张晓婷望向华义star选手区的郭浩然道

“酱油男现在应该是在宽慰他”曾文峰也是看向选手区的郜林微笑道

“呵呵他与酱油男也算是一对好基友了”张晓婷笑说道

“不得不说这家伙长得还真是帅气”曾文峰说道“他一坐在选手区里感觉整个华义star都显得帅气逼人”

“确实”张晓婷微笑着道“在是国内所有的战队中我觉得他们队是最帅的一支了”

……

劝慰了郭浩然几句听到赛方裁判说比赛准备要开始了郜林与陆海两人就走出选手区

在赛方特别准备的战队随同人员观赛区坐下郜林拿出手机发现里边显示有两条未接信息

一条是林小猫发來的问他为什么不能上场一条是话费公司的提示信息说他的手机话费已不多

正想打字回林小猫的信息却见韩唯唯的电话打了进來

“我接个电话”郜林偏头对陆教说道

陆海点了点头也不说什么倒是向慧蝶瞪视向他

有些心虚郜林不敢与她对视从座位上站了起來走过一边接起电话

“喂唯唯是我”

“笨蛋表舅人家不是唯唯舅妈”

一个清脆好听的声音从话筒传出

“臭丫头怎么又是你打电话欠扁了呢”

发现不是心中那个清灵甜美的声音郜林不由气恼道

“臭表舅才欠扁呢咧”

手机里响起一个扮鬼脸的声音

“哎呀好得意是吧等表舅就拿铁钳拔了你的舌头看你还怎么吐”

听着那娇气可爱的声音郜林心中疼爱不已微笑着微笑道

“小小捶扁你”

这话说出郜林就听见对方旁边传來两个轻笑声不自觉地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表舅才捶扁你这个丫头”

“唯唯舅妈臭表舅说要捶扁小小”

清脆好听的声音带着一丝撒娇和可怜兮兮的味道

“他才不敢捶小小呢”清灵甜美的声音充满了溺爱

郜林心中一笑假装气怒的道:“死丫头行啊都懂得找帮手了”

“哼哼”清脆好听的娇哼声显得非常得意“小小让唯唯舅妈捶扁你”

“呀表舅很怕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