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

作者:绿枫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呀酱油男又拿了蓝buff”

站在解说台上望见大屏幕里火男突然一个火柱收走了皇子惩戒成残血的蓝buff张晓婷不由叫出声來

“这家伙这是要闹哪般呢连蓝怪也抢”曾文峰也是惊讶的道

“这能说是失误吗”张晓婷说道

“很明显不是失误他就是等皇子交出了惩戒然后才用技能抢怪的”曾文峰说道

且在他话落下现场的镜头就给到了郜林脸上却见他脸色并沒有任何变化更沒有什么惭愧或者后悔之色不仅是他连邻座的张维勇几人也沒有任何表示就好像他们完全默许了这事一般

“这不对啊要是他故意抢的蓝怪怎么队友一点反应都沒有呢”察觉了华义star选手区内郜林五人的表情张晓婷立即说道

“应该是皇子故意让的吧不然他们不可能这么平静”曾文峰也是看向选手区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酱油男也太享受了吧简直就是国王般的待遇”张晓婷说道

“呵呵他们队的战术完全是围绕着他來打的只要他这个核心点能转起來了其他人自然也能跟着发挥”曾文峰微笑道

“但是我觉得他要这个蓝buff的作用不怎么大不如给皇子升上2级去线上gank”张晓婷说道

“他们应该是想率先保证酱油男这个点的发挥然后再带动其他点的发挥”曾文峰说道“我们都知道的酱油男在战队里的定位就是一个核心开瑞点如果让他前期发育起來中后期就要好打很多毕竟他中路对线的是月女很容易被压制”

“可……”张晓婷张口想说什么突然又发现火男与皇子从上路跑去了旋即说道“皇子与火男去上路”

“呃这么早就抓中路的兵线不要了吗”曾文峰也是愕然

“上路河道是沒有眼的巨人峰的狗头可能要危险了”张晓婷说道

“狗头带的是传送和疾跑可能还真要被抓死”曾文峰说道

“火男与皇子蹲进了草丛里随时要发动攻击了”望见皇子两人跑进了河道草丛张晓婷就说道

“贾克斯开始跟狗头对拼了”曾文峰说道

“喔皇子和火男从草丛里冲了出去”张晓婷叫声道

“狗头跟贾克斯对a了一下看见了火男和皇子开出疾步就想奔走”看见双方要打起來曾文峰立即快速解说了起來“贾克斯点出了反击风暴一个闪现越向了狗头直接将他晕住”

“火男及时跟上技能一个火柱朝狗头脚下甩出”

“站在旁侧皇子也是抬手在狗头前面甩出了一个军旗”

“狗头从晕眩状态恢复过來被贾克斯一个被动双敲了一下两步走出又是被火男甩出的火柱喷了个正着”

“贾克斯与皇子看见狗头被打成了残血也不理会他了扭头就往后方奔走”

“狗头两步冲出就被火男一个火焰球给扔在了身上”

“漂亮”由于是站着也沒有什么台面阻挡曾文峰忍不住猛甩了一下手臂“火男一下收走了狗头一血的人头”

“华义三人这次的击杀太有针对性了拿了蓝线也不要了直接上去杀人”张晓婷微笑道

“是的这……”话都沒说完却听张晓婷叫了起來

“呀贾克斯传送到了中路小兵身上他们这是要换线吗”

“聪明非常聪明的策略”曾文峰一连说了两个聪明以表示他内心的赞赏“贾克斯传送下去几乎可以说是一举多得了一來他现在下去的话几乎可以说是不漏什么小兵的因为他上路就刷了两个小兵了;二來贾克斯这个单挑王去中路打月女完全不虚她;三來火男在上路打一个近战的狗头也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说着他又道:“果然皇子把蓝buff让给火男是有预谋的而且这还是一个惊天的大预谋可以说从一开局甚至是在选英雄阶段时他们就精心设计好了这个战术”

听得曾文峰这么说现场许多观众都是纷纷尖哨呼喊了起來

“华义那几个三流货只是运气好罢了沒有男人你这傻鸟说得那么神”观众席前排一名短发青年观众大声朝曾文峰两人的方向道

“你麻痹的说谁三流呢找练是不是”短发青年旁边一个肥胖青年偏头怒视向他道

“小子说话小心点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吗”一个黄毛小青年也是直直地盯视向短发青年

“奶奶的在我们华义粉丝区说这种话你是不想活了吧”一个瘦脸青年接着骂咧道

在几人旁边周围的人也是纷纷怒视向短发青年

这次比赛赛方考虑到各战队的粉丝混乱就座可能会引发争端所以特地划分了战队粉丝区然而由于华义star的粉丝实在是太多了导致赛方不得不将一些人安排到别的战队区进行混合坐像现在短发青年坐的这个区原本就属于巨人峰的粉丝区可是由于巨人峰坐在这个区的人太少以至于被华义star的粉丝们占据了

短发青年张嘴想反驳些什么可看见众多愤怒的眼神也不敢再说了

……

“臭丫头别看了再看的话眼睛都快要陷进了”一间装修精美的房间内一个靓丽的女子对旁边一名清纯绝美的少女说道

“才不会呢”清纯少女回头俏美的脸上闪出一抹淡淡的红晕

“我就不明白了你那个学长有什么好的又不帅又沒有钱到底有什么地方让你爱得这么花痴的”靓丽女子看向俏美少女的电脑屏幕道

“表姐”似乎受不住靓丽女子的话清纯少女拉着她的手臂撒娇道

“好好好我不说你你爱谁爱谁去我才懒得管呢”靓丽女子白了清纯少女一眼挣开她的纤手就往房间走了出去

也只是走了两步她又回头过來盯着清纯少女道:“我说丫头你们两个沒做过那事吧”

这话一听清纯少女那种略微泛红的俏脸一下子红得都快滴出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