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

作者:绿枫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子风,帅哥怎会在决赛出现那么多的失误。”

皱了皱眉头,郜林问向旁边正在看电影的萧子风。

“我也不知道,后边的几场比赛,他的情绪似乎不怎么稳定。”摘下耳麦,萧子风无奈的道。

“出了什么问題了吗。”郜林又问道。

“沒有。”萧子风摇摇头,“前两场比赛,他的发挥还是很稳定的,可后两场比赛,打得非常糟糕。”

“你们比赛以后,沒有去说他吧。”郜林疑问道,如果林阳发挥失常,又遭队员奚落,这很有可能触发他转队的念头。

“沒有,失误也是人之常情的,输了以后,看见他的情绪非常低落,我们也不去说什么。”萧子风说道。

“帅哥那家伙,不会是以为自己弄输掉了决赛,觉得很沒脸呆在这里吧。”听见郜林两人的谈话,杨天水说道。

“我看,多半是了。”苏建通说道,“后两场比赛,确实是因为他的关系,所以才导致失败的。”

“好了,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再追究也沒有什么意思,明天我们去劝说,尽量不要提这个话題。”萧子风摆了摆手道。

听见萧子风这么说,郜林也不再说什么,回头看向电脑屏幕,却见三千烦恼丝已经打完了匹配赛。

沒等他发信息过去问她打不打,三千烦恼丝倒是先发了信息过來:“速度帮我上分。”

“我又不是提分器,哪能说帮你上就能上的。”郜林微笑着回复道。

“提分器都沒你好使。”这话说着,三千烦恼丝就发了游戏邀请过來。

郜林点了同意。

很快地,两人就进入列队模式。

“你每天都这么闲的吗。”进入组队聊天室,郜林发了信息道。

“也不是,偶尔忙一下,有空就玩游戏,放松放松。”三千烦恼丝回复道。

“大律师玩游戏,我怎么都觉得有点不对劲。”郜林淡笑道。

“有什么不对劲的,游戏又不分人种xìng别职业。”三千烦恼丝快速回道。

“可要是被同行的人看见,你不怕被笑话吗。”郜林笑然道。

“有什么好笑的,一个与我合租的空姐,还玩劲舞呢。”

“空姐,漂亮不,给我介绍一下呗。”郜林开玩笑着道。

“你会少女人吗。”

“我现在被队友嘲笑为千年老光棍,你说少不少。”

“不是吧,像你们这种电竞选手,不是女朋友一大堆的么,就好像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吗。”

“那是小说写的,不是现实。”

这话说完,队伍就找到了。

“3楼求个上单,谢谢。”进入房间,郜林就看见一个叫黄瓜上的血丝的人道。

这个人,郜林沒有什么印象,应该也是最近冒出來的高分业余玩家。

“戳,撸爷,你这厮,怎么玩个小号都遇到你。”像是看见了郜林的ID般,一个名叫黑sè曼陀罗的人打字道。

“你是。”听对方说玩小号,郜林就疑惑道。

“KesTly,还认识吧。”黑sè曼陀罗打字道。

“哦,是你啊。”郜林很是意外,“你怎么玩起小号了。”

“嘎嘎,虐菜來了。”黑sè曼陀罗快速回道。

且在他信息刚发出,一个名叫万恶的病毒的人也是打字道:“尼玛,那个‘让我也來撸一撸’,真是撸爷本尊。”

“这么丑陋到令人反胃的名字,你觉得除了撸爷,谁还敢用吗。”黑sè曼陀罗打字道。

“草,撸爷、K神,我们这局是要逆天啊。”黄瓜上的血丝也是打字道。

“K神,你错了,我曾经见过一个神ID,名字叫撸爷的左手。”万恶的病毒打字道。

“不用怀疑,那就是撸爷的小号。”黑sè曼陀罗打字道。

说着,他又继续调侃道:“以后你要是见到像什么,撸爷的**,撸爷的菊花,撸爷的小刚刚、左手撸起一片天什么的,不要有任何质疑之心,那全是撸爷的马甲。”

“撸爷马甲,听说不是那个曾经的S1赛季不败神人,一叶飘零吗。”黄瓜上的血丝打字道。

“那根黄瓜,我很庄重的告诉你,撸爷练的小号,比你玩过的黄瓜还多。”黑sè曼陀罗打字道。

“,,。”三千烦恼丝打了三个句号出來。

“戳,小丝丝,你怎么也在,不会是专门埋伏哥哥我吧,跟你说实话吧,你要是喜欢哥哥,就直接说好了,哥哥一般都不会拒绝美女的求爱的。”黑sè曼陀罗立即打字道。

“K神,建议你去粪坑里照照自己,看看是你好看,还是里边的大便好看。”万恶的病毒打字道。

“少扯了,都说位置吧。”见到瞎扯的几人,在1楼的郜林好笑道。

“哥哥打ADC拯救你们。”万恶的病毒首先打字道。

“你个菜B,能不坑我就烧香拜佛了。”黑sè曼陀罗打字道。

“既然有撸爷,我打野吧。”黄瓜上的血丝打字道。

“小丝丝不打野吗。”黑sè曼陀罗打字问道。

“让他打吧,我最近手感很不好,去辅助算了。”三千烦恼丝回复道。

“这么说,沒人跟我抢中单了。”黑sè曼陀罗打字道,“我就知道,中单非我这种绝顶高手才能胜任不可。”

“K神,你在我们面前吹吹,也就罢了,我们最多当你是一个脑残,可你在人家撸爷面前吹,不觉得菊花阵阵瘙痒吗。”万恶的病毒打字道。

“瘙痒又如何,你帮挠吗。”黑sè曼陀罗快速打字道。

“黄瓜,这种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万恶的病毒打字道。

“草,别扯哥身上,哥纯着呢,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黄瓜上的血丝打字回道。

“黄瓜都沾血丝了,你还说自己纯,你这是高估自己的智商呢,还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呢。”万恶的病毒打字道。

“那谁,给我注意一些措词,这里可是有美女的。”黑sè曼陀罗打字道。

望着一直刷动的聊天栏,郜林不由摇头一笑,看见对方首先搬了一个阿木木,也随之搬了一个梦魇。

接着,对方又是搬了一个卡牌,他则搬了一个狐狸。

最后,对方搬了一个卡萨丁,他则搬了一个琴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