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

作者:绿枫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餐宴很丰盛,许多郜林沒吃过的东西,都端了上來,

相对于众人那斯文儒雅的吃相,郜林吃得就沒有什么形象了,望着他那狼吞虎咽的样子,慕洛柔连踩了他几脚,示意他注意一点,不想,郜林却是沒有任何收敛,看见什么就吃什么,就像是几天沒有吃饭一般,

见他实在难以阻止,慕洛柔娇瞪了他一眼,也懒得理会他了,反正,这里也沒有什么外人,

“林子哥,你这几年,不会天天沒饭吃吧。”看着郜林那着实不雅的吃相,聂海东旋即抬头笑道,

“你以为我像你们,天天大鱼大肉。”郜林翻了聂海东一眼,又是将注意力集中在饭桌上,

“林子哥,我说,你不如辞……”聂海东话都沒说完,顿时被旁边的刘思逸踢了一眼,

望见刘思逸与徐胜那示止的眼神,聂海东赶紧打住话,转而问道:“林子哥,你这次回來多久。”

“几天吧,我现在是请假,呆不长。”夹过一个闷炖金钱龟,郜林说道,

“柔姐你呢。”聂海东很快就转移目标,看向慕洛柔道,

“我过几天要出趟国外。”慕洛柔抿了抿嘴唇上的油脂道,

“谈业务还是去游玩,如果是游玩的话,嘿嘿,怎么也要带上小弟我。”刘思逸嘿笑道,

“谈业务。”慕洛柔婉笑道,

“柔姐,我今年就毕业了,你可要给我准备好职位。”聂海东微笑道,

“厕所扫不扫,给你3块钱一个月。”徐胜说道,

“就他这黑不溜秋的样子,别去沾污了人家厕所。”刘思逸斜视向聂海东说道,

“咯咯咯。”坐在旁边的三个女人都是轻笑了起來,

“你很白,有本事去做小白脸啊。”聂海东瞪目向刘思逸道,

“怎么,在你眼中,小白脸也成了一个高尚而又难能可贵的职业了。”刘思逸反驳道,

“必须的,黑鬼黑了一辈子,心中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成为小白脸,正大光明的白一回。”徐胜说道,

“咯咯咯。”旁边的三个女人又是被徐胜的话给逗笑了,同时,慕洛柔也是抿笑不已,

看了看郜林,却见他好像是沒有听见一般,自顾吃菜,不由好气又好笑,身上就是在他腰间拧了一下,

“啊。”郜林正吃得入神,突然感到腰间一阵拧痛,不由叫出声來,

“怎么了。”刘思逸几人都是看向他,

“沒事,被一只母蚊子叮了一下。”郜林又是夹向一片黑松露道,

听他这么说,刘思逸几人都知道了什么,纷纷看向慕洛柔,

慕洛柔俏脸上飞闪出一抹红晕,也不避讳众人的目光,抬手就敲了郜林的脑袋一下:“少吃一点,能死得了你吗。”

“表姐,反正又不要我们出钱,多吃一点,就赚一点。”郜林偏头对慕洛柔道,

“林子哥,你这是什么话,敢情我们的钱,不是钱了。”刘思逸沒好气道,

“你的钱,是你的钱,关我什么事,你又不养我。”郜林拿过台面的拉菲给自己倒上,

“那你别吃我的东西了。”刘思逸说着,伸手就要抢过郜林手中的拉菲,

“吃都吃了,难道你还要我吐出來给你不成。”郜林拿开拉菲,不给刘思逸抢,

“几年不见,林子哥你怎么变得了那么无赖,就好像是街头的瘪三似的。”聂海东笑然道,几人以前开玩笑惯了,他也不担心郜林会生气或者什么,

“叫你爸放你去农村住几年,你要是能挺住,我名字倒着写。”暼了聂海东一眼,郜林就给自己倒上一杯酒,看了看慕洛柔面前的杯子,现酒已经见底,又给她倒上一些,

“郜伯伯又沒……”聂海东想说什么,顿时看见刘思逸以及慕洛柔几人齐齐盯向他,当下立即打住,

见聂海东打住话,郜林也当沒听见,继续吃菜,

嚼了嚼一块河豚肉,郜林想到什么,吞下肚子就问道:“对了,你们知道这请闲庄的老板是谁吗。”

“听说是个老政协。”一直沒怎么说话的叶盛乾说道,

“现在已经换了。”刘思逸微笑道,“当下是一个女人在管理。”

“女人。”郜林有些好奇的问道,“豆娃你见过。”

“沒见过。”刘思逸耸了耸肩道,“这个女人,很神秘,从不在京都露面,很多人都想知道她是谁,可谁也不知道。”

“据说这女人长得很丑。”叶盛坤说道,

“那也是道听途说而已,许多人见不到她真人,就只能想象成她其貌不扬,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刘思逸夹过一块松茸道,

且在他话音落下,之前领着郜林几人进來的眼镜中年就走了进來,

当下,郜林几人立即停止谈论,

“几位尊贵的客人,是否还要添饭菜。”眼镜中年看了一眼被吃得差不多的餐桌问道,

“添吧,我们这里有个大吃货。”刘思逸看向郜林道,

眼镜中年点了点头,旋即扭身走了下去,

看到眼镜中年离开,聂海东又问道:“柔姐,你怎么不带我的宝贝侄女來呢,我都好久沒见她了。”

“那丫头皮死了,带她來,还不闹翻天。”慕洛柔婉笑道,

“她上学了吗。”刘思逸问道,

“哪里肯去,每次去幼儿园,都弄得人家鸡飞狗跳的,不是被人家送回來,就是自己跑回來。”慕洛柔气笑道,看了一眼旁边的郜林,又见他在夹菜,抬手又是敲了他一下:“简直跟这个臭小子小时候一模一样。”

“表姐,我小时候是个乖宝宝好不。”郜林揉了揉被敲痛的脑袋道,

“乖宝宝,整天逃课打架,这叫乖宝宝吗,每次起床叫你去学校,就好像是拉你去刑场一般。”慕洛柔沒好气的横了他一眼,

“哈哈哈。”听到慕洛柔的话,徐胜几人都是笑了起來,其中,聂海东说道,“林子哥小时候,那可真是牛啊,三天两头的就勾引我们逃课。”

“我最记得,有次他逃课被老师打,放学后就让我们去半路蹲袭人家。”刘思逸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