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

作者:绿枫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李教授,我女儿的情况如何。”

看见李正兴几人从病房里走了出來,张添福就走过去问道。

“情况有些复杂,她上半身的皮肤,已经呈癌xìng溃疡,这是典型的病情恶化期,按照常理來说,她可能熬不过几天,不过,我发现,她的意识非常强烈,而且心跳平稳,又不像是一般的后期重症,倒是有些奇怪。”李正兴说道。

说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问道:“我听说,她昨晚停止过心跳。”

“是的。”张添福点头道。

“是谁发现她恢复心跳的。”李正兴问道。

“是我发现的。”郜林出声道。

“当时的具体情况如何。”李正兴询问道。

“是这样的……”郜林原原本本地将昨晚发现张若然恢复心跳之事说了出來,当然,其中稍微省略的一些不必要的话。

“还有这种奇事。”听了郜林的话,李正兴睁大着眼睛看向郜林。

“李教授,她是否还有什么医治之法。”郜林最为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題。

听见郜林的问话,张添福、陈靖以及下午赶來的孙伟都是齐齐看向李正兴。

“她的情况,是我从未见过的,这我不敢打任何的包票,不过,我可以试一试,看能不能成功。”李正兴说道,“这样吧,把她转移到京都医科大,我专门为她治疗。”

一听李正兴的话,他后方的几名院方领导都是吃了一惊。

李正兴是何人,那是国家级的老教授,如今却是为一个普通百姓专门治疗,这未免太令人不可思议了吧。

“李教授,你每天工作那么忙……”

“沒事的,这个病人的情况,是我生平罕见的,我想看看,能不能攻克这一难关。”见几名院方领导想劝止,李正兴摆了摆手打断他们的话道。

见此,院方领导也不好说什么,不过,他们心中却仍有个担心,虽然,李正兴老教授愿意治疗张若然,可医疗费怎么算,要知道,李正兴的出诊费,在国内那是6位数以上的,张添福一个普通阶层,能支付得起这笔费用。

在院方领导担忧的同时,张添福自己心中也是有些不安,李正兴不是一般的医生,要他专人治疗,费用岂会低,而且,这还需要转去京都,要知道,京都的医疗消费水平,完全不是贵市能比的,他一个卖菜的小贩,每月工资不足3000块,怎么可能支付得起这种医疗费,现在,能让他拿出的,连带将房子抵掉,凑足了也不够20万。

不过,要是不治疗,若然岂不是……见张添福的脸sè忽晴忽暗的,郜林也知道他心中想什么,低声安慰道:“伯父,不用担心,若然的费用,我來出。”

“你一个刚毕业的人,怎么出。”虽然不知道郜林是什么家底,可从他的衣着打扮以及他往昔的表现來看,张添福认为他不会有多少钱,至多,也是万把两万快,这几乎就是九牛一毛。

“伯父,还有我们呢。”孙伟和陈靖也是道。

“你们不用担心费用问題,我个人免费为她治疗,你们只要支付她的住院费、生活费以及医药费就可以了。”李正兴说道。

“李教授,这怎么可以,你……”

不等张添福把话说完,李正兴就摆了摆手:“沒事的,这女娃的情况特殊,我觉得很适合我的研究。”

“那谢谢李教授,谢谢李教授,我给你跪下了。”边说着,张添福当真要给李正兴下跪。

“小老弟,不可,不可。”李正兴赶紧拉住要跪下的张添福。

在商量具体的张若然转移方案后,郜林也想跟去京都,顺便回家看看,反正他也沒有去参加总决赛。

帮张添福办理好所有的转院程序,郜林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5点半。

按俱乐部联赛总决赛的赛程安排,现在比赛准备开始了。

然而,由于太匆忙,郜林也沒有时间去看比赛直播。

与孙伟三人吃过下午饭,郜林四人就去病房探望张若然。

张若然还是沒能苏醒过來,不过,心电仪显示她的心跳一直很平稳,并沒有任何异象。

郜林以前很喜欢看张若然的睡姿,因为,她睡起來的样子,就好像是一只小猫,整个身子都卷伏着,一张清秀的脸庞,总是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让人看了都不觉轻松愉快,不过,现在的她,却是沒有了往昔那般睡姿,一张苍白无血sè的俏脸,满是憔悴之sè,两只眼窝深陷着,看起來就好像是凹下的深坑,脖子之下,皮肤呈橘皮sè,红肿溃疡,看起來非常的恐怖。

只是在病房呆了片刻,郜林裤袋的手机就响了起來。

郜林拿出手机看了看,是慕洛柔的号码,当下就走出病房接起电话。

“喂,表姐。”由于整夜沒觉,又加上之前伤心过度,郜林声音略显沙哑低沉。

“小林,你在哪。”手机里边响起慕洛柔那温婉的声音。

“我在人民医院,我有个朋友出事了,现在正在医院陪护她。”郜林说道。

“你沒……”声音稍微停顿了一下,又道,“你沒工作吗。”

“我请假了。”郜林说道。

想到什么,他又道:“对了,表姐,你先打30万块钱给我。”

“要來做什么。”对方问道。

“我那个朋友要转去京都治疗,治疗费可能有些高,她的家庭支付不起,我想先帮她垫付一些。”郜林说道。

“嗯,等我回去以后就打给你,现在我和小小在外边。”

“好的。”郜林点点头,接着又道,“表姐,我可能与那个朋友一起去京都,你们回去吗,昨天爷爷跟我通话说,好久沒见你和小小回去了。”

“嗯,你回去了,我们在这里也沒有什么意思。”

温婉轻柔的声音落下,一个清脆好听的声音就响了起來:“妈妈、妈妈,小小要听电话,小小要听电话。”

“等一下,妈妈先跟表舅说几句。”温婉的声音道。

“哦,妈妈快一些。”清脆好听的声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