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

作者:绿枫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梅少,你怎么现在才来?”

皇家酒店二十一层的包房内,看见梅崇生一脸阴郁地从门口进来,一名短发青年偏头道。

这名青年,面容俊逸,身形修长,衣着不凡,举态优雅,浑身上下透露着一种贵族公子哥的气息。左手搂住一个面色姣好的女子,五指不停地在那高耸的傲峰上揉抓,右手端了一杯红酒,刚想和对面一个略显肥胖的青年碰杯。

“罗少,这次你一定要帮我!”看见这名青年,梅少就好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红着眼求声道。

“梅少,发生了什么事?”略显肥胖的青年上下打量着梅崇生,却见他衣服沾了一丝泥迹,裤腿上更是有着一个模糊的鞋印,就好像是被人打了一般。

“我被人打了!”梅崇生很是愤然地道。

“嗯?”短发眉头一挑,看向梅崇生道,“梅少,什么人这么大胆,竟敢在贵市打你?”

“一个农民工!”只是说出‘农民工’三字,梅崇生心中就燃起了熊熊地怒火,眸子里也是恨光闪烁。

“梅少,你没在开玩笑吧,一个农民工敢打你?莫不是你拖欠了人家工资?”略显肥胖的青年笑然道。

“毕少,是这样的!”不等梅崇生说什么,他后边的中年人就将梅崇生被打之事说出。当然,他不会说是梅崇生先动手打对方,而是说对方挑事,打了梅崇生,之后又仗着谢文才之威,安然进皇家酒店。

经过中年人的话语加工,罗少两人那是听得愤然不已。

“梅少,他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我来帮你出气!”罗少将手中的酒杯重重地往台面一方,“嘭”地一声,几点红酒从杯中飞溢,溅落在他的手上。见此,旁边的姣好女子就低下头,有如狗啃食一般将他手中的红酒舔干净。

“他有谢文才撑腰!”听到罗少说要帮他出去,梅崇生心中巨喜,可脸上还是装出一副可怜而无奈的样子。

“谢文才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市委副书记罢了,他还敢恶意包庇这等刁民?”罗少不屑道。

若是别人这么说,梅崇生肯定觉得他那是狂妄自大,可如果这话出自罗少之口,他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因为,罗少有他狂妄的资本!

……

谢文才只是坐了一会,很快地就接到一个电话。

“小逸,我有件急事要去处理,你们先聊吧!”接完电话,谢文才走回来对刘思逸道。

“好的,谢叔叔,我送你!”刘思逸站起来道。

“不用了,你们玩你们的,晚上有空,你们再到我家去坐坐!”谢文才摆了摆手道。

“嗯,好的,谢叔叔慢走!”郜林和马骝都是起身相送。

目送着谢文才离开,三人又是在沙发上坐下,郜林给刘思逸半空的酒杯里倒上酒,就问道:“豆娃,你家老爷子的身体还好吧?”

“不好!”刘思逸摇摇头,脸色略微黯然,“可能熬不过冬天了!”

听言,郜林就沉默了,不自觉地,他心中想起了儿童的时光,想起了那个整天给他们说往昔故事的慈祥老人。

眨眼之间,一晃就是十几年,如今他们各个都长大成人了,那个慈祥老人,却是逐渐地离他们远去。

沉湎着,三人都没有说话,突然,房门打开,几人从外边进来。

走到最前面的,是一个陌生的短发青年,二十四、五岁的年纪,面貌俊朗,器宇不凡,他手中端了一杯红酒,嘴角翘起着一丝自信的笑容,就好像是王子降临一般,一副居高临下的表情巡视着房内。

短发青年右边,站着的是一个略显肥胖的青年,与短发青年一般,他身上也是有着一种傲气。

在短发青年左边,则跟着梅崇生。只是看着房内的郜林,梅崇生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一双拳头拽得紧紧地,大有一种恨不得立马冲扑上去,一拳将郜林的脑袋捶爆一般。

“你们是?”看见房内突然进来几个陌生人,刘思逸不由皱了皱眉头。

“怎么,谢文才谢书记不在么?”端着酒杯两步走了过来,短发青年就像是看一群蚂蚁一般看着郜林三人。

望见短发青年那种眼神,刘思逸和徐胜的表情都变得很不好。

在京都混了这么多年,何人敢对他们露出这种藐视的眼神?

“谢书记已经走了,没空搭理你们,自己滚!”刘思逸很是不客气的道。

一听刘思逸的话,短发青年两道眉毛顿时一挑,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上下地打量着他。

“这位兄台,怎么称呼,以前怎么不在南省见过?”从对方的着装上来看,短发青年知道其也不是一般人。

一般人,哪能穿得上一套价值上万元的阿玛尼!

不过,穿着贵,也不代表他身份超然,像那种暴发户,别说上万,几十万,上百万的衣服也能穿得出,可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蝼蚁般的存在,只要他想,动动手指,就可以轻易弄死他。

这年头,光有钱还不行,手中没有权利,屁都不是。不若,当下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削破脑尖地往体制上挤。

“呵,探我底细来了?”刘思逸呵笑一声,转了转手中的酒杯,看向短发青年,冷声道,“你还不够格!”

这‘格’字一说完,短发青年右手一甩,手中那半杯红酒遽然泼洒出,“啪”地一声全落在刘思逸那张帅气的脸庞上。

一见对方泼刘思逸,郜林和马骝立即腾地从坐位上站起来。

“林子哥,等下!”刘思逸伸手拉住郜林,自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抬起左手,用指尖在脸颊上划了一下,放入口中舔了舔,朝短发青年笑着点头道:“好酒,如果我们没猜错的话,应该是83年的美杜莎拉吧!”

说罢,他也不管脸上如鲜血般流淌的红酒,弯腰拿起台面的酒杯,慢步走下短发青年。

看着刘思逸慢慢走近,不知怎的,短发青年突然有种想退走的冲动。

然而,心中的傲气却告诉他,不管如何,他都不能退,不若,他罗少的脸面,就要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