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游戏人生

作者:苟小迎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随风散,竟然是苟小云,

林诗琪和kn第一反应就是:这不可能,

“怎么会……”

林诗琪临近崩溃,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曾经抛弃的青梅竹马,那个处处为自己着想的邻家哥哥,竟然是随风散……

“kn……”林诗琪张了张嘴巴,欲当说些什么,

kn似乎并没有听进去,他不断的楠楠自语:“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确定吗,”萧然脸色凝重,再次问道,

长发男子打了个哈欠,懒懒散散道:“你还能怀疑我的计算机水准不成,”

“既然没弄错,那就可以通知厂长了,”

说着,萧然没有半点废话,直接掏出手机,拨打出那个她平时都当佛一样来供着的电话号码,

“诺言大大,我是萧然,湘大电竞社那个,嗯对,是我,随风散已经找到了……”

挂断电话后,萧然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语,她和文雯互相对视着,两人眼睛里流露出一丝难以置信,甚至还有些小开心,

开心的原因很简单,第一,终于把随风散给找出来了,

至于另外一层意思……

两人都在暗自欣喜,自己竟然跟他交过手,

那不是寻常的电一王者,他可是随风散大神啊,风头甚至都盖过了一些职业选手,

看着kn神色有些奇怪的呢喃,萧然皱了皱眉,问道:“kn,你怎么了,”

“这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是随风散,他怎么可以是随风散,”kn不断摇头,

“怎么回事,”萧然看向其他人,

电竞社内,知情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对苟小云也颇有印象,便是曾经让kn吃过暗亏的人,

任凭谁都知道,kn和苟小云有所冲突,并且还不小,

林诗琪,貌似就是苟小云心爱的女孩,被kn抢走了,那么这事……

想到这,若干电竞社成员,脸色都流露出了怪异的神情,似乎是在纠结到底该不该说出来,

“问你们话呢,快说,”萧然不愧为社长,尽管只是个女生,可该有的气势,还是有的,

一名成员结结巴巴说道:“kn和随风散,似乎有恩怨……”

“嗯,”

萧然愕然,本是激动的心情,听到此话后,怒意顿时涌上心头,她直指kn愤愤道:“你怎么回事,,”

这也不怪女人情绪变化无常,好不容易有机会能拉拢到随风散,现在却有人告诉她:你手底下的成员,跟随风散有仇,

萧然,怎么可能会不气,

“为什么偏偏会是他,我不信,”kn完全无视萧然的问话,有些癫狂,

看着kn不对劲,林诗琪扯了扯她,“kn……”

“给老子滚开,”

kn将其一把甩开,林诗琪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

林诗琪难以置信的看着kn,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平日里温文尔雅的男人,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这小子在哪,你叫他过来,我要和他打一场,”kn仍不死心,

萧然眉头紧紧皱在一起,kn是她手底下最优秀的成员,甚至比自己这个社长的段位还要高,实力自然毋庸置疑,

可千不该,万不该,为什么他要招惹到了随风散,,

而且,这其中的隐晦似乎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萧然不知道,可她却是明白,这事绝对不小,

萧然现在很头疼,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在其中做出抉择,

要是放弃kn,选择随风散,她自然是一百个愿意,可问题就在于,这可能么,

其实,萧然早就有些担心,以kn这个性子,会不会产生什么隐患,

现在萧然后悔了,果然出事了,而且这事还不小,竟然严重到了让kn这个时刻披着虚伪皮囊的男人,竟然严重到了情绪产生如此大的变化,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都是哑巴吗,”萧然眼神扫视若干心虚的成员们,冷哼问道,

先前开口的那名成员,似乎早就看kn不顺眼了,在这种节骨眼上,他连忙将他所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碍于kn在场,他也不好添油加醋,

不过,仅仅是实话实说,萧然听着越来越气愤,胸口不断起伏,情绪似炙热火山即将喷发的前奏,

待到那名成员彻底将那些事说完,其他并不知情的电竞社成员,更是一片哗然,

这尼玛,把别人从小玩到大的未来老婆都给抢走了,这恩怨有点大啊……

一名与文雯同样是短发的女生,其实和文雯的气质完全不同,她是湘大开学时期,负责电竞社招收新人的那位女生,

她后背全是冷汗,十分庆幸自己当初对待苟小云的事情没有多少还记得,当初的自己所作所为可是在不断嘲讽苟小云,

她突然想起,那个时候的苟小云,被自己讥讽的时候,颇为无奈的说过一句话:“我没有段位,1284胜点,”

自己当初压根就没往那方面想过,并且还笑他是个乡巴佬不知天高地厚,现在想想,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时,萧然也注意到了林诗琪,他本以为林诗琪是单纯的女生,但是注意到林诗琪身上昂贵精致的名牌,显然自己判断错了,

“你是林诗琪,”

林诗琪猛然回过神来,她并不是电竞社的成员,所以萧然不怎么清楚她也是正常的,

“嗯,”林诗琪贝?咬唇,

萧然上下打量着林诗琪,冷哼道:“好一副楚楚可怜的清纯模样,怪不得随风散都为你着迷,真可惜,若是随风散对你还有旧情的话,你会有很大的利用价值,而现在看了你只会让我心里添堵,”

萧然说话毫不留情面,这让林诗琪面色微微一白,一个女孩子怎么经得起被这么说,

“你出去吧,”萧然对着林诗琪一摆手,显然是不愿意在电竞社看到她,

看着身旁用奇怪眼神打量自己的电竞社众人,林诗琪咬着嘴唇,“kn……”

“滚,”kn浑然不管林诗琪何等想法,他自个此刻的情绪已经快炸毛了,

林诗琪强忍着眼眶中的眼泪,转身跑开了,

今天的夜风露水很重,吹在身上冷飕飕的,长沙的夜晚依旧繁华喧闹,意乱情迷的酒吧,灯火阑珊之中,艳女的胭脂之气隔着十丈远都清晰可闻,

看着这喧闹的世界,林诗琪突然笑了,一种近乎解脱的笑容,她想起小时候与苟小云一起在草地上玩的竹蜻蜓,想起下雨天他们一起出去采小野花,踩着滑溜溜的石头过小溪,白生生的小脚浸在清凉的溪水中,若是粘上了点污泥就会有小鱼儿游在脚背上轻轻的咬着,痒痒的感觉,

那个邻家哥哥,很小的时候就会做好吃的饭菜,跑去小镇子后面的山上,抓野鸡,采野菜,摘野果,烹制各种别出花样的美食,自己病了的时候,他会擦着鼻涕,省下买游戏币和搭车的钱,走着几里路为自己买来药,

林诗琪漫无目的的走着,单薄倩瘦的身体裹着奢侈的名牌裙子,在璀璨街灯的照耀下,拖出迷蒙而孤单的影子,她就如同深秋季节里那在寒风中飞不动了的青蝶,

不知何时,林诗琪脸上已经流满了泪水,她后悔,并不是因为苟小云如今成了电竞圈最耀眼的新星,她错过了成为电竞新星妻子的机会,而是后悔她为了奢华和虚荣而丢掉了那最简单,最纯真的幸福,

“都回不去了啊……”

林诗琪惨淡一笑,轻声喃喃,

她的影子,被某种社会因素拖得很长,或许是月光,或许是纸醉金迷的夜店灯光,

每个人选择的路都不一样,可怜人,总有可恨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