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之心

作者:孤独世纪末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现在比赛的四支队伍已经准备就绪了,我们先来看看土木跟机电的比赛。”

现场安排了两名解说,虽然是业余的,但是毕竟是有一定水平,能够引导一下大家观赏,解释一下选手的行为,同时对选手的风格之类的做点介绍。

而能够胜任这一工作的,自然是电竞协会的老人了,先开口说话的是肖宇,性格很好的那种男生,跟谁都玩的来,属于那种人缘广,面子大的,在电竞协会也有一定的威信,是电信学院的,虽然也是主力之一,但是毕竟还没有轮到他们的比赛,临时客串一下讲解。

“嗯,土木学院的队长叫做阿p,呵呵,土木系队在他的带领下,有了不少的起色,在开学的这一个月以来,很是打了几场漂亮的比赛,虽然是私底下的,但是我却是听说了,好像肖宇你们电信的,都差点输给了他们。”另一名解说是月白,血月的好基友,跟血月一个寝室的,自然也是一个班上的,是经济学院的,二连冠队伍的副队长,经济学院的比赛虽然是在第一轮,可是因为对上的是艺术与传媒学院,所以月白根本就没上场,没必要!血月都已经上去了,他再上,那压根就是欺负人了。

“呃,他们的打野,有点飘忽诡异,差点被阴了,不过那次我们最后是从下路突破,拿了两条小龙,双杀了他们下路几次,我们的adc起来后,直接逆转翻盘,算是虚惊一场。”肖宇解释道,现在可是面向全校撸友啊,可不能落了自家的威风,所以他看似夸奖阿p他们,其实还是在说电信才更强。

“呵呵,肖宇啊,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土木跟英语的恩怨局?”月白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趁着游戏还在读取,跟肖宇聊起了八卦。

“怎么可能没听说,商贸的撸友们估计没有不知道的,只是对于真实情况,大家倒是真的不是很清楚,大部分都是道听途说的,土木真的被虐得很惨吗?”肖宇接腔说道。

“这个还是有争论的,毕竟双方谁都没有透露结果,不过土木后来的下场很凄惨这事倒是真的,你如果看一下英语系的课表,然后在他们上午上课和中午下课的时候去英语系的教室等一下,绝对能看到阿p他们几个垂头丧气的来到小鱼面前听候差遣,有一次我就正巧遇见过。”月白笑呵呵的说出了自己见到的一幕,却不知因为隔音效果不好,阿p他们都听到了,差点没一脑门撞死在显示器上,尼玛太缺德了,当着全校面调侃他们,一时之间阿p几人仿佛听到了看台上疯狂的嘲笑声,几人都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还好月白不是那么过分的人,看到阿p他们脸色不对,也意识到这毕竟不是专业的比赛场地,隔音效果不好,他这样说明显就有了影响选手比赛的嫌疑,顿时打了个哈哈,就把这个话题带了过去。

而这时候比赛也开始了,月白和肖宇两人也进入了整体。

“土木这边是以红buff起手,他们是蓝方,从红buff开始刷,一路刷上去,能够在刷完蓝buff的时候达到3级,如果上路没眼的话,肯定会gank一次,不知道机电这边会怎么应对啊。”月白看到阿p几人聚集在中路偏向于蓝buff野区的这块位置,顿时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肖宇看了看机电学院那边,也开口说道:“机电学院这边打野的英雄是阿木木,阿木木打野,一般都是以蓝buff起手,紫方这边的蓝buff也是在下路这边,一路刷上去,刷完红buff后也能够升到3级,那现在就是看两边谁更快咯?我估计第一次战斗的爆发会集中在双方的上路,当然,前提是双方没有进行1级团的话。”

月白接口道,“对,毕竟阿木木这个英雄,团战还是很犀利的,有时候为了抑制他的发展,会刻意的去干扰他的刷野节奏,比如1级偷蓝buff,2级蹲野红buff,一旦弄死阿木木个两次,基本上前期他就废了,中期的威胁也不算太大了。”

“不过机电学院这边的打野,是月白你们上一届校队的主力选手吧?”肖宇问道。

“不是的,你说的是张强吧,他是机电学院的队长,id叫zhqiang的那个,之前是校队的主力上单,我们的打野是bbuff,是管理学院的,是你们电信学院的第一轮对手哦。”月白说道。

“哦哦,不好意思,弄错了,强哥别怪我啊。”肖宇搞怪道。

“呵呵,没事啦,你声音小点他听不到的。不过即使张强不是打野选手,机电学院的其余人也不是白给的,把蓝buff守的严严实实的,哦,他们的辅助还在蓝方四幽灵那插了个眼,呵呵,土木的人暴露了,他们要打红buff的意图暴露了出来,双方的1级团是打不起来了,可能土木的人也没有打1级团的意思。”月白做出了讲解。

1级团没有可能开打,双方也都很是收敛了,机电学院的张强,也选择了回城,准备再买一瓶药,他的德莱厄斯是鞋子三红出门,帮忙守完蓝buff,现在要开赴上路去了,可是土木学院这边的上单knight却没有选择回城,反而是往红buff野区去了,站在三狼那里,看样子居然是想要拿三狼。

“土木学院的打野想要干嘛?拿三狼吗?咦,他们的apc也过去了,两人是想平分了三狼的经验和钱?现在野怪的刷新时间延长了,土木学院这边的打野赵信,拿了四幽灵,然后刷红buff,之后直接往上跑去的话,三狼应该还没刷新吧?”肖宇有些疑惑的问月白。

月白也是皱着眉头想了一会,然后才说道,“应该是还没刷的,毕竟打了红buff直接就往上路去,也不过十来秒,野怪的刷新,好像是三十秒吧,对这方面细节我倒是没怎么注意,不过根据经验的话,如果土木学院的打野在刷了红buff以后先往下走刷石头人,然后再往上走,这时候不仅三狼刷了,之前1分40秒的四幽灵也刷新了,那么刷了四幽灵,再刷三狼,最后刷蓝buff,打野的等级会直接升到四级,相信第二赛季看过打野帝stonewall的打野教程的同学,应该都清楚这套刷野流程,一套刷过去,直接4级,不过现在毕竟是第三赛季了,如果土木学院的打野选择这套打野方案的话,搞不好机电学院的阿木木,会先一步赶到上路完成gank,如果上路被抓了一血,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肖宇没那么专业,不过却也知道上路的solo,第一次互拼很重要,顿时接口说道,“是啊,我虽然不是什么高端玩家,却是也知道,最开始上路的solo,一般会比较谨慎的试探性接触,而一旦一方感觉到自己有优势,那么接下来绝对会打的很奔放,压制着对方打,而另一方的气势就弱了下来,不敢跟对方拼,而上路很多时候,一旦完成了一次单杀,那么几乎可以说直接打爆了,如果不浪的话。”

“是的,大部分情况是这样的,但是也不排除特殊情况,让我们先看看土木学院的打野有什么打算吧。”月白没有把话说的那么死,毕竟他们的眼光和见识都有限,谁能保证职业级的比赛里,就没有上路劣势却能反杀的情况呢?想当年ve战队的路人王草莓,在打上单的时候不总是进行“战术性”怒送一血?

“不对!有情况!”月白突然叫了一声,现在有观战模式,月白刚准备把视角切到土木学院的打野赵信身上的时候,却余光撇到了土木学院上单和apc之间的苟且之事,他连忙把视角又切了过去,这才发现异样。

“怎么了?”肖宇疑惑的问道,现在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啊,月白突然这样一搞,明显是发现了什么,可是自己却什么都没发现,显得自己跟个菜鸟似得,肖宇有股抓狂的冲动。

尤其是月白皱着眉头半天没说话,弄得肖宇很是尴尬,不过月白倒也没让他尴尬太久,终于是开口说道,

“刚才我把视角切开的时候,正巧看到瑞文和卡萨丁打三狼的情况,卡萨丁把两个小狼a了一下就没打了,大狼打成残血后居然直接转身离开,根本就没有分经验和金币的打算,也就是说,瑞文一个人吃了整个三狼的经验。”月白凝重的说道。

“这也没什么吧?三狼能有多少经验?就算上路等级有一点点领先,哪怕土木学院的上单非常犀利的能够利用一点点经验带来的等级差,来占据技能上的优势,可是瑞文面对德莱厄斯,本来就比较弱势,不是一个技能就能弥补的吧?”肖宇还是很不解,他虽然不算什么高手,但是德莱厄斯克制瑞文这件事还是知道的,虽然说这种纸面上的克制说法在游戏里并不一定每把都能够事先,但是单纯以技能效果,英雄属性来说,在不考虑操作差距的因素下,德莱厄斯确实是要比瑞文强力一些,在两人的硬碰硬中,德莱厄斯要更加的占优势,在线上也更加的主动。

“不好说,我总觉得土木学院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惊喜,看来张强要小心点了。”月白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之所以这么敏感,大概是因为知道了血月的事情,对土木队有了下意识的防范,或许是多疑了,总觉得土木学院这边的一举一动都有什么深意和阴谋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