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之心

作者:孤独世纪末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我靠!你到底埋伏了多久啊?多大仇啊?”冯渊问道。

林峰哈哈一笑,觉得这小伙子挺可爱啊,被人弄死了,居然还有闲心聊天分散注意力,林峰懂这个,自己失误了的时候,故意去称赞对方,跟对方搭讪,一旦双方搭上话了,就能在队友间把自己的这次失误的尴尬给化解掉,同时显得自己很有风度,而且很风趣的样子。一般聪明人都喜欢用这招,百试百灵,如果林峰这时候跟他呵呵一笑很是友好的说上几句,那边他的队友肯定就不会再多嘴说什么了。

不仅林峰发现了这小子的意图,阿p也懂这个,这招他常用,装x必备技能之一嘛,他不屑的说道,“靠!这小子欠骂呢,这时候还拉我们来转移注意力,显摆自己有多高端啊?他这搞得好像我们跟菜鸟好不容易阴了他一把似得,损他!损死他!”

冯渊看似套近乎的一句话,其实真的是隐藏了很多的心机,这样漫不经心的态度一说,诚如阿p所说,冯渊把自己抬得很高,把自己的这次被偷袭说成了林峰埋伏了很久才得手一样,虽然事实是这样的,但是这样的语气和态度展现出来的隐含意义是:我是高手,你们是菜鸟,你们是埋伏了好久,用这种守株待兔的本办法,才阴到我的,是侥幸而已,可别太得意哦。

“损他一顿?你确定?反正不是我的账号,我是无所谓的。”林峰慢条斯理的说道。

“怕毛啊!弄他!这小白脸,一老就看他不爽了!”阿p嘟嘟囔囔的说完后就鼓动林峰开喷,毕竟是林峰弄死他的,别人插嘴效果不明显,还容易被当成没风度,多管闲事,寻衅,而如果是林峰就不一样了,毕竟是你冯渊自己凑上来给人踩的。

林峰点头,刚准备随便嘲讽几句,突然灵光一闪,又删掉了之前打出来的文字,他本来想说,是啊是啊弄死你了我们好分妹子,这句话的杀伤力显然不是很充足,也就顶多算一次调侃,顺便恶心下小鱼罢了。

可是林峰突然想到最近很流行的一个段子,出自《泰囧》里的王宝。

“被阴死了吧?”林峰打字道。

“是啊。”冯渊撇撇嘴回道。

“觉得心情很郁闷吧?”林峰戏谑的笑容挂在脸上。

“……”冯渊隐隐觉得有些不妙,没有接话。

“我是故意阴死你的!!!哈哈哈哈哈哈!!!!!!!!!”

土木系队的人开始疯狂的大笑,不仅在游戏里配合的打出一片的“哈哈哈哈”,即使是在网吧里,也爆发出疯狂的嘲笑,惹得整个网吧里的人纷纷侧目。

而作为被攻击目标的冯渊却是差点没被气得两眼一黑昏死过去,听到土木系队那边疯狂的大笑声传过来,冯渊的脸色一片铁青,如果仔细看去,还会发现冯渊的脑门上居然有几缕青烟冒起!!!

冯渊忍无可忍,这是打脸啊!红果果的打脸!冯渊又委屈又憋屈又愤怒,觉得土木系的人果然都是贱人,太不地道了,劳资不就是随口跟你们说句话么?有你们这么编排人的吗?素质在哪里?!

可是就在冯渊准备骂回去的时候,却突然被身边的小鱼把他的键盘拉了一下,冯渊愤怒的扭过头去,却见小鱼以更愤怒的眼神瞪向了他,恶狠狠的说道,“还嫌不够丢人吗?!有什么好吵的!比赛时候聊个什么天?看不爽对方就屏蔽了对方然后打爆他!!!”

冯渊被训的哑口无言,无法反驳,却又憋着一口气,吐又吐不出来,只能恨恨的扭过头去,放弃了回击的打算,闷着头重新操作复活了的梦魇。

“哈哈哈哈!!!冯渊那小子,我猜他现在脸一定是白的,真可惜啊,没办法看到,这小白脸今天爽了吧?”阿p见那边没有丝毫回应,只是默默的承受着,顿时很没良心的肆意嘲讽,被英语系队的人压制了一个月,今天终于扬眉吐气了,阿p觉得很爽,非常爽!

“你丫太缺德了,一点电竞精神都不讲,缺德!”林峰摇了摇头鄙视道。

“靠!损人的好像是你吧?我就说了,你贱起来连我看着都怕!我觉得我都够猥琐了,跟你一比,果然是小巫见大巫啊!”阿p发出真心的感慨,看那唏嘘不已的模样,似乎是觉得自己猥琐的还不够威力,依然hold不住林峰这贱人的先抑后扬,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

一边的knight很想说一句,果然是会叫的狗不咬人,别看峰哥平时低调文文静静一本正经的好像一个文化人似得,损起人来,简直是气死人不偿命啊!

“比赛比赛,我可先说明了,我对那个叫什么冯渊的同学没有任何的偏见!我的所有行为全部都是你们指使的!我是纯洁无辜而且善良的……喂喂,几位同学,麻烦你们不要用那种暧昧的眼神看着我,虽然我是道士,可是对男人也是没有丝毫兴趣的。”

林峰义正严词的还没说完就受到了土木系队的一致鄙视,knight忍不住大喊道,“你丫还说自己善良,我靠你还赖在人家野区不走干吗啊?你是不是还想再阴他一次?你确定他真的跟你没仇?”

“靠!说什么呢!”林峰顿时不满了,心想自己做这一切,不都是为了你们,你们怎能如此忘恩负义?!“这位同学有勇气追求那头女暴龙,为民除害,对于这件事我是表示由衷的称赞和敬仰,我的行为只是想要对他进行一些更好的磨砺,要知道前路坎坷,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

土木系队众人:“闭嘴!打你野去!你个贱人!”

“靠!一群讲不通道理的禽兽!”林峰嘟嘟囔囔了几句就没有再搭理他们,开始继续执行自己的控场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