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英雄的信仰

作者:暴走团团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丁鹏杰那天跟乐尧聊了很久,出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丁鹏杰刚从乐尧办公室里出来,迎面就看到李心婵龙卷风一样从远处冲过来。

这天李心婵穿着件白色的连衣裙,跑得裙裾飘飘,长发飞扬,颇有几分日剧跑的既视感。让胖丁忍不住想跟着念一句: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

丁鹏杰欣赏了两秒婵姐的跑姿,手刚抬起来想跟她打个招呼,李心婵就“唰”一下从他面前飞奔而过,飞一般得跑远了,看都没看他一眼。

“这……这是急着干嘛去啊?上厕所?”丁鹏杰尴尬收回抬到半空的手,自言自语了一句。

却不想柯桐不知道啥时候也走了过来,正好听到他这句话。

柯桐脸上同样带着几分疑惑的神色,他摸着下巴也自言自语,“奇怪啊……怎么是这个反应?陆江山那小子又坏事了?”

丁鹏杰扭头看向柯桐,“发生什么了?”

柯桐解释了一下来龙去脉,“陆江山不是因为采访的事情把李心婵惹恼了么?刚才他把李心婵叫去天台准备正式道个歉,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李心婵会是这反应。总之……我们还是先去吃晚饭吧。”

丁鹏杰立刻赞同。没有什么比吃饭更重要的了。

丁鹏杰和柯桐到饭厅的时候,洛阳欧阳雨乐和陆江山也正在积极讨论刚才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张默坐在他们旁边,没有加入讨论但是听得十分认真。

洛阳和欧阳雨乐都一致认为一定是陆江山又搞了幺蛾子,才再次惹毛婵姐。

面对一众人的质问,陆江山十分委屈。他义正辞严,掷地有声强调,“这次真的不是我的错啊!你没别冤枉我!我真的没有说任何奇怪的话!我根本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她就突然把我推倒跑了!你们问我怎么回事,我还想问呢!”

丁鹏杰听到这里,一脸不信问,“她,把你,推倒了?蚂蚁绊大象啊?”

欧阳雨乐赶紧抢答,“这是真的!我亲眼所见!只见婵姐击出一道掌风,就将山哥打倒在地!”

陆江山囧了一下,一脸郁闷为自己开脱,“谁能想到她会突然扑上来啊,我是被吓了一跳才没站稳才被自己绊倒的!”

“这都不是重点,她怎么还不来吃饭?”洛阳打断陆江山的话,然后撺掇道,“你群里发个微信问问怎么回事,叫她来吃饭啊。”

此时,晚饭都已经被端上了桌子,三荤三素一汤,摆了一桌子,正香喷喷冒着热气。EM晚饭的开饭时间是晚上七点整,现在都已经七点十分了,队员全员到齐,只剩下李心婵和乐尧还没来。

陆江山被几个人齐刷刷盯着,无奈拿起手机点开战队的微信群。

野区山爹:@Heart婵。喂!!!!!吃饭了!!!!!!!!!

队员们低头看着群消息,一个个露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丁鹏杰循循善诱,“大哥,你就不能温和一点,友好一点吗?!你瞧瞧,你这是要重修旧好破镜重圆的态度吗?!”

陆江山张口结舌。

等等,破镜重圆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而且,他哪里不友好了?!

“行!”陆江山知道今天这几个人就是死死逮住他不放了,他破罐子破摔,把刚才那条微信撤回,重新发了一条。

野区山爹:撤回消息。

野区山爹:@Heart婵。喂~亲~该吃饭了~快来吃饭啊~

在座的众人不由自主脑补了陆江山用这个语气讲话,顿时神色各异。

洛阳搓了搓胳膊,小声嘀咕了一句,“怎么回事,有点恶心……”

旁边的张默,默默点了点头。

乐尧正准备离开办公室来吃饭,看到手机响起来就顺手点开信息。一看陆江山这消息,乐尧顺手打了几个字回复。

LY:@全体。你们谁偷了陆江山的手机?

神出鬼没的凌老板,也突然在乐尧的消息后面发了个表情。

凌爸爸:[呕吐]

陆江山不干了,愤怒摔了手机,“我X!你们到底想怎样!”

……

此时,李心婵已经冲回了自己的宿舍,被子把头一蒙整个人藏进了黑暗里。

她一闭上眼睛,就想到刚才陆江山抱着花站在自己面前的样子。

这还是第一回,有男孩子送她花。

李心婵现在虽然仍旧理智上不愿意承认自己喜欢上了陆江山,但是胸腔里面,她的心脏正“嘭嘭嘭”剧烈的跳着,仿佛是正在嘲笑她这种口是心非的行为。

李心婵突然猛地掀开被子,一咕噜从床上坐起来,神色严肃,决定还是要理智对待自己的感情。

她必须认真分析分析,自己到底喜欢陆江山哪一点!然后让陆江山改还不行吗?!

打职业中怎么能谈恋爱!先不说战队明令禁止谈恋爱,首先陆江山就不喜欢她啊,陆江山还嫌她烦!李心婵想起来自己年少时犯过的错,她是绝绝对对死都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无知表白了!

恋爱?电子竞技没有恋爱,不谈,滚!

可是她到底喜欢陆江山哪一点呢?李心婵开始思考陆江山的优点。

脸?身体??反正总不能是脑子吧!

脸是还行吧,剑眉丹凤眼,笑起来显得有点痞气,平时自带一股老子天下无敌的目中无人气场,看起来十分欠揍。身材也还行吧,身高183,肩宽腿长,平时运动量也足,肌肉比例刚好。

李心婵摸着下巴,思考着是不是要跟做饭的阿姨说说每天多做点油炸食品还有夜宵啥的,给陆江山养成丁鹏杰那个吨位。

李心婵想到这里,头疼地一脑袋撞在墙上。她以为自己不是个肤浅的女人啊!难道她也只是个只看皮相的花痴吗?!

……

饭厅里的众人等了一会,乐尧先到了。

乐尧见一桌子人都低头抱着手机看,好奇问了句,“怎么不吃啊?等我吗?”

欧阳雨乐耿直道,“不是啊,我们在等婵姐。”

乐尧:“……咳,哦。那李心婵呢?”

他话音刚落,就看李心婵在微信群里回了信息。

Heart婵:你们先吃,我肚子疼等会下来吃,不要等我!!!!

乐尧不疑有他,见李心婵这么说,于是就拿起了筷子,“那别等了,等会菜凉了,实在不行等会给她点外卖吧。”

丁鹏杰跟乐尧说话说了一下午,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他飞快塞了块糖醋里脊肉进嘴里,说道,“尧哥,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今天陆江山想跟李心婵道歉,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把人家给惹毛了。”

陆江山杵着筷子磨牙,“我都说了,我没有!”

乐尧好奇,“你怎么道歉的?”

陆江山指了指扔在角落里无人搭理的荷兰进口郁金香,“尧哥,我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柯桐说道歉要有诚意,我还专门买了束花送她。谁知道她根本连话也不让我说完,推开我就跑。”

丁鹏杰眯着眼睛想了两秒,突然灵光一闪,“莫非……”

所有人都眼巴巴看着他,就听丁鹏杰说,“莫非她花粉过敏?”

柯桐也说,“说不定真的是时机不好,正巧赶上她肚子疼。”

乐尧听了,呵呵一笑,“说不定只是害羞了。”

众人齐齐摇头。

怎么可能,不会的。婵姐害羞?怎么会呢!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洛阳突然有些八卦地问,“尧哥,要是允姐生气了,你怎么哄啊?”

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齐刷刷看向乐尧。

乐尧慢吞吞咽了嘴里嚼的菜。

……

那天在拳头的办公室外头,乐尧听到祁允和曾凡志的争执。

曾凡志推门从消防通道出来的时候,乐尧根本没地方能躲,两人刚好迎面撞上。跟在曾凡志后面的祁允一抬头看到乐尧也是一脸愕然,显然是没有想到他们的谈话居然就这么让当事人给听到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祁允刚才虽然当着曾凡志的面把狠话撂得很干脆,说什么“你不问我问”。但是面对乐尧,她却一下子语塞了。她怎么能问的出口“你是不是假赛”这种问题?这种问题单单是拿出来问,就是对乐尧的侮辱,更何况从她嘴里问出来。

乐尧一眼就看出来曾凡志和祁允的神色不对,笑了笑说道,“打扰你们谈话了吗?要不……我先走?”

曾凡志神色冰冷如常,看也不看乐尧一眼,回头对祁允说,“我先走了。”

祁允抿了抿嘴角,最后什么也没说。

乐尧见曾凡志走远了,才低声说,“抱歉啊,不是故意偷听的。跟我有关?”

祁允眼神闪了闪,没有说话。

乐尧看得出祁允现在的纠结,于是说道,“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

祁允抬眼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岔开了话题,“你回来干嘛?忘拿东西了?”

乐尧微笑,“不是。”

“那是为什么?”

乐尧知道祁允现在心情不好,故意逗她,“你猜?”

祁允眼底浮上了一些笑意,“我猜啊……想我了?”

乐尧没想到祁允居然说的这么直白,一时间被祁允看得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干咳了两声别开眼睛,“有时间吗?我请你去楼下喝杯咖啡?”

“好啊。”

乐尧给祁允点了加奶的拿铁。他记得祁允并不喜欢特别苦的味道,以前喝咖啡的时候就喜欢加很多牛奶。

乐尧把咖啡递给祁允,顺势问道,“开会的时候你好像不高兴,怎么了?”

祁允抱着咖啡喝了一口,味道刚刚好,难得乐尧把她的习惯都记得那么清楚。

祁允舔了舔嘴唇,已经全然忘了自己开会的时候因为吃醋狠狠瞪了乐尧几眼的事情,她眨眨眼睛无辜道,“有吗?我没有不高兴啊。”

乐尧迷惑,只觉得大概真的是自己看错了,“可能我多心了。”

祁允笑得更甜,“要是你有空请我吃个晚饭,我会更高兴一点的。”

乐尧:“哦………………”

……

乐尧想到这里,看着那一裙求知若渴的队员,说道,“我没哄过,不知道。”

柯桐一眼看穿乐尧故作淡然的表情,故意说道,“那是,我们乐教练只靠人格魅力就够了,哪需要哄啊?”

陆江山却信以为真,“啧”了一声,“还是允姐好,成熟!李心婵这小丫头太难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