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英雄的信仰

作者:暴走团团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单从阵容上来说,EM拿的这套阵容并不怎么好打天行,可以说是处于一种天然劣势。

先看最重要的下路组合,前期塔姆和霞的线上能力无论如何也比不上这版本强势的EZ和巴德,那么就很容易造成EM下路组合被推线被压线的状况。

那么在下路被压线的状况下,EM这边的中单和打野压力就会激增。

打野位上,打野螳螂好打蝎子吗?当然不好打了!螳螂是一个刺客型的打野,高爆发高伤害,负责出其不意的秒人。但这种英雄最怕的就是偏肉的控制型对手,螳螂没有什么持续输出能力,他并不能秒的掉蝎子,如果在野区螳螂被蝎子拖住,那么螳螂就凶多吉少。如此一来,螳螂很难主动入侵。而如果螳螂花费很多时间放在保下路上面,势必就会造成自己发育受到影响,可偏偏螳螂还是个吃发育的英雄……

再往后看,当全线发育到6级,明显天行这边的支援能力明显要更强。船长六级有一个远距离大招,瑞兹六级有一个曲径折跃。真的平稳发育到6级等天行主动包围下路,那EM必然会陷入被动。

如果被天行包夹成功,EM下路崩盘,四保一的那个“一”如果发育不起来,那EM岂不是坐等GG?

而且从后期来看,船长和瑞兹都可以做单带,如果EM在正面战场上无法建立优势,很容易被分推线推向慢性死亡。

但是,这些只是单看阵容而言。

一场对局就像是打牌一样,也许一开始你拿到的牌面不够漂亮,但关键还是要看怎么打。策略优秀,便可出其不意制胜;若无策略,一手好牌也能打得稀烂。

更何况,EM现在这手牌只是表面上看起来“不漂亮”而已。

王诗音背着手在所有人背后溜达了一圈,最后停在李夜瞳旁边,冷冰冰说了一句,“你为什么不带小兵去质器?”

李夜瞳这人天生听不懂别人的语气,似乎完全没察觉王诗音的不悦,理直气壮回答道,“没必要啊,对面只是个卡尔玛。”

吴世杰在旁边恨铁不成钢地翻了个白眼。这李夜瞳真的啥都好,技术不错,英雄池深,不光能玩法师,AD刺客和战士类英雄也拿手。可问题就是这孩子头铁啊,头太铁了,根本不听话,光按照自己思路玩!被王诗音手把手教了半个赛季了,居然还是没开窍!

吴世杰干咳了两声说道,“对面出号令军旗你咋办?你用啥打炮车兵?用头吗?”

李夜瞳不以为意,“到时候吴哥你过来吃兵呗!”

吴世杰无语,腹诽了一句:我惩戒都给你惩兵可还行?!而且我哪儿那么多时间围着你转啊!

王诗音也十分失望摇了摇头。

这李夜瞳也是个奇葩,来试训之前从来没看过职业比赛,甚至都不知道还有英雄联盟职业联赛这东西。平时他就是一门心思打游戏,啥也不懂。连寰宇、天行、吴越、周天宇这些名字听都没听说过的。所以他就是纯粹一RANK脑,经常无法理解王诗音他们所说的话。

王诗音拿他也很没辙。你说这人是个人才吧?他的确是个人才。可是照他现在这状态,完全上不了场啊!而且最郁闷的是,这小孩脑子不开窍,怎么都教不会!嘴巴说没用,平时硬逼着他看比赛也没什么效果,所以这次干脆把他提溜出来打一场训练赛试试,特别是让他对上EM这样策略性协作性高的队伍,希望能够让他明白职业局和非职业高端局的差别到底在哪里。

游戏还没开始,乐尧就说道,“要先帮陆江山抢红。”

李心婵想都没想直接反驳,“这怎么抢?螳螂和奥恩哪里打得过船长和蝎子啊?就算是再加上个辅助好了,三打三也整不过啊。”

乐尧微微一笑,“谁说要奥恩去打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有点迷惑。不是奥恩还有谁?中单卡尔玛?那中路线怎么办?如果不是卡尔玛,那就只剩下路的霞?可是如果连霞都去抢红BUFF,下路线要怎么办?空门大开吗?

李心婵想到这里,突然灵光一闪,下意识拍了一下眼前陆江山光秃秃的后脑勺“啊!我知道了!换线!可以换线,让奥恩去下路收线!”

丁鹏杰也反应了过来,“哦哦哦!原来如此,我和默哥去上路,先帮陆秃子抢个红BUFF!然后直接在上路吃线!这样谁都不亏!”

陆江山听完之后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郁闷回头看了一眼李心婵,“我说……你怎么不拍你自己,要拍我脑袋啊?!”

李心婵往后缩了缩,吐了下舌头,“呃……你脑袋亮啊,长得像个抢答器似得,我一激动就一巴掌上去了……”

陆江山:“……”

……

游戏之中,天行那边也是已经料到了EM这边会来抢红,所以特地把巴德从下路线调上来帮蝎子保BUFF。

红BUFF刷新之后,EM那边三个人杀进了红色方的红BUFF坑里,先从草里出来了一只螳螂,又出来了一只塔姆。

天行这边的蝎子往后拉扯,巴德和船长立刻从野区走过来助阵。

此时螳螂仍旧拉着红BUFF的仇恨,在草丛里头专心对付BUFF,让丁鹏杰的塔姆在前面卖。

天行本以为在草丛里和蝎子一起打BUFF的人是奥恩,但是突然之间,天行下路的ADC金恒宇吼了一声,“阿西吧!奥恩在我这里!”

吴世杰倒抽一口冷气,“奥恩?!”

草里不是奥恩?!

上单凌星辰也反应了过来,恶狠狠地骂了句,“我靠,草里有霞!”

天行顿觉上当,霞和螳螂打BUFF的速度可比奥恩快多了!天行三人赶紧扔下那个搅屎棍塔姆往草丛里追,各种技能往草里飞,但是在天行得到草丛视野的千钧一发之际,陆江山的螳螂先行将这个BUFF惩戒下来,升上二级!

野区3V3的局面瞬间发生扭转!

天行不敢正面和一个二级螳螂和一个霞对抗,只能匆忙选择撤退。

丁鹏杰和陆江山几乎异口同声吼道,“船长!杀船长!!”

塔姆瞬间给船长套上虚弱,船长几乎一下子就被三个人围殴成残血,隔墙交闪。EM这边闪现也跟的毫不犹豫,塔姆和螳螂同时交闪,螳螂一镰刀下去,拿下一血!

这厢,丁鹏杰还操作着塔姆原地跳起了舞。

凌星辰看着自己灰色的屏幕,怒极反笑,“可以啊EM,这套路够深的。”

EM选择换线,将霞和塔姆换到上路,帮助螳螂拿下红BUFF和一个一血,初步建立螳螂的优势。

王诗音盯着屏幕,细细思考刚才发生的所有一切。

乐尧是什么时候开始构思这一切的呢?是BP完的时候,还是BP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这里了?或者说,整个BP就是一个陷阱?

王诗音觉得,应该是后者。

EM的前几手BAN人已经让王诗音有些察觉到他们想拿四保一体系的意图,为的就是让天行把目光重点放在EM的下路,而让天行以为上路会是一个相对安全的线路,又故意没有BAN掉船长,引诱拿一个需要发育的船长。这一局凌星辰在选英雄的时候,就是以为自己的发育不会受到什么影响,所以才拿出的是带偷钱天赋的发育流船长,想在30分钟左右的时候接管比赛。

奥恩可以在下路抗压,跟EZ和巴德对线,大不了就是被推线,最惨不过就是被塔下强杀。但是奥恩是个功能型的上单,并不非常吃发育,所以这些亏他可以吃。反之,船长则绝对不行,船长可以小抗压,但是绝对不能这样究极抗压,否则就是纯粹废了的一步棋。所以天行只能被动地跟着EM的线走,EM的霞和塔姆去了上路,EZ和巴德就得跟到上路。

王诗音想到这里,果断指挥道,“小凌你去下,恒宇和程新你们到上路来。”

EZ和船长无奈只能交出TP,船长复活T上线,EZ从下路线T到上路。

王诗音面无表情抱着手臂,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玩味。

有点意思,EM一上来用这么一手,直接让蝎子的优势全没了,船长陷入劣势,就连原本优势的EZ和巴德都无法正常发挥作用,还废了他们的TP。

这一手换线,的确非常灵性。

英雄联盟在出现初期,并不是固定有“上单”“中单”“下路组合”“打野”这样的概念。谁规定了ADC和辅助就一定要走下路?S1的时候,就有二人走上,一人走中,二人走下的“212”阵型。射手英雄最初也不流行呆在下路,而是更喜欢一个人走中路。现在之所以绝大多数ADC和辅助走下路,是因为兵线的长度比较适合,以及为了更好的争夺第一条小龙资源。那么,EM为了抢第一个红BUFF,让ADC和辅助来走上路也是合情合理。

112+1体系算是英雄联盟的一个特色,但是却不是一个固定模式。

王诗音想到这里居然笑了起来,让她的五位小队友都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金恒宇小声在耳机里哔哔:“完了完了,音姐气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