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英雄的信仰

作者:暴走团团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2018年的MSI季中邀请赛是在欧洲举行。

一般来说英雄联盟的国际赛事会在各大赛区轮番举行,以平衡各个赛区观众的需求,而且本土战队会更加有优势,除了主场氛围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优势是不需要像其他赛区的选手一样调整时差和适应气候饮食等客观条件。

MSI的赛程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入围赛,第二阶段小组赛,第三阶段淘汰赛。一共是十四个赛区的十四个队伍参加,总共要打两个星期。

其实很多人已经觉得MSI的赛程排的太过于冗长,首先入围赛八进二就要打好多轮,然后入围赛的两支队伍加上LPL、LCK、LCS(欧洲)、LCS(北美)一共六支队伍再去打一圈积分赛,打完一圈积分赛六进四再打淘汰赛。

一般来说入围赛是没什么人看的,因为热门赛区的冠军队伍已经提前晋级,打入围赛的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外卡战队,既没有实力强劲的选手也没有啥套路,比赛不精彩赛程又冗长,基本上每次入围赛门票都是卖的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因为VCS(越南)和LMS(台湾)赛区要跟外卡队一起争夺出线名额,所以这俩赛区这两年也是一直自嘲自己是外卡王者。

乐尧五月初就跟着联盟的战队管理人员老胡到了柏林,同行的还有张默、天行的王诗音和打野张德帅、DMC的辅助欧阳凌和上单楼嘉。

其实这个所谓的集训计划最初是没人看好的,原本都有人幸灾乐祸以为这东西肯定搞不成要流产。

但是乐尧出其不意先接受了邀请,这个消息一出,不少原本不感兴趣的战队就动了念头。

随后紧接着应承下来的是王诗音。王诗音在天行是个比较超然的存在,基本她做的决定战队不怎么会干涉。她的想法和乐尧差不多,今年S8版本改动太大,完全打破了原本游戏的模式,每个赛区的打法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最好能趁着世界赛之前先探探各个赛区的路数。虽然这次天行春季赛没出线,但一年之中最重要的比赛总归还是世界总决赛,要做长期打算。再加上,王诗音和乐尧当年的作风有点像,也是半教练半选手,两手都要抓。她虽然已经把天行管理的井井有条,但也有点想看看乐尧作为教练到底是如何指导自己队员的。天行的打野张德帅见队长都答应了,所以就顺势同意来当个护花使者。

原本名单上的骑士辅助晨曦婉言拒绝了邀请,据说是骑士输掉比赛之后老板大发雷霆,正在搞队内的整顿,大动干戈把从教练到数据分析师一票人全换了。有风声说骑士搞不好到了转会期想把发挥不好的下路也换掉,有不少人猜测是看上了EM的张默和丁鹏杰。毕竟人家有钱任性,想买谁买谁。故而晨曦这个时候也比较顾忌骑士战队的想法,没敢接这个烫手山芋。

DMC战队一直都和联盟关系比较好,所以在老板放行的情况下,楼嘉和欧阳凌就屁颠的跟来了。他们来就更加百利无一害。DMC战队的赞助商很多,如果不来欧洲集训,他们就每天要忙着各种参加赞助商活动或者拍广告。跟着跑来欧洲,又可以免费玩一圈,又可以逃避工作,两全其美。这俩人美滋滋跑路,气得剩下的队友咬牙切齿。

一行人到达柏林的日期还比较早,赶上入围赛刚刚开始打。

第一天大家都还在休息,乐尧就问领队老胡要了门票,跑去看无人问津的入围赛了。

王诗音这次打定了主意想看看乐尧要做什么,于是每天跟着乐尧同进同出。

乐尧的行程非常简单,睡醒先去看入围赛连续四场,接近五六个小时,直到深夜。回酒店之后继续看各个赛区的春季赛再看四五个小时看到凌晨。紧接着开始做数据整理和分析,也是四五个小时,做到早上,然后去睡觉。

王诗音本来到了欧洲之后就有点倒不过来时差,跟着乐尧这样黑白颠倒坚持了两天之后整个人就头晕眼花摇摇欲坠。

张德帅这天陪王诗音一起在餐厅吃早饭,看到自家队长面如纸白,忍不住有点担心,“音姐,你又熬夜还没睡?这样下去身体受不了的,别跟着乐尧瞎折腾了。”

王诗音给自己倒了杯咖啡蔫蔫的喝,心情很郁闷。为什么两个人一样的作息,乐尧每天还精神抖擞的!这家伙难道是个怪物吗?!

张德帅了解王诗音个性,知道她又开始较劲不服输了。他心说王队毕竟是个女孩子,精力赶不上男人也正常。但是这话肯定不敢说出口,不然王诗音一定会更加较劲。

张德帅只能无奈道,“队长,乐尧是教练啊,你回头还得打比赛呢,还是跟我们一起在酒店里训练吧。而且那个入围赛有什么好看的?一群菜鸡互啄。”

王诗音皱了皱眉头,她原本也是这种想法,没看之前觉得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小破队有什么好看的。但是跟着乐尧看了两天之后,两人边看边讨论倒是有点启发。

“倒也不是,最近这两个版本改动挺大的,有些小赛区的套路还挺特别。”

两个人正在说话,正好看到乐尧和领队的老胡一起走进餐厅。四个人正好坐了一桌。

早餐是自助,乐尧和老胡坐下来吃饭,四个人大眼瞪小眼总要找点话题聊聊,老胡就问起了今年的比赛形式。

老胡说道,“今年每个赛区的变数都挺大的,也不知道LPL有没有戏,乐尧你看呢?”

乐尧却只是淡淡一笑,“和往年差不多吧,不打起来看看,谁能知道结果呢?”

老胡有点尴尬,看向了王诗音,“王队你说呢?”

王诗音喝了口咖啡,说道,“一直以来LPL最大的敌人还是LCK,但是今年LCK形势很乱。去年总决赛UMA没拿到冠军之后,整个队伍就有点士气低落。今年春季赛发挥的更是很一般了,似乎没太适应快节奏和对抗性强的当前版本……不过今年LCK出线的神迹战队也不能小觑,如果有机会能跟他们打一场训练赛就好了……”

王诗音说完之后才惊觉不太对劲。他们只是来“集训”的,哪有资格约LCK的队伍打。

王诗音脸色暗了暗,飞快继续往后说,“欧洲赛区有点青黄不接,去年有几个比较强的选手退役了,今年没觉得他们特别亮眼,大概还不如去年吧。至于北美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一年比一年差。”

王诗音说到这里,淡淡总结了一下,“今年LPL的希望很大。”

老胡听到这里喜笑颜开,但是生怕吃一口毒奶,赶紧说了句,“可别再说希望大了,年年说希望大,年年都功亏一篑。哦对了,昨天寰宇也已经都到柏林了,我今天和寰宇的经理去碰一碰,约一下训练的计划。乐尧你这里有什么好建议没有?”

乐尧掏出来他那个不离手的黑皮笔记本,打开翻了翻,“我们这支临时凑的队伍还没在一起打过,总之先约一场训练赛打打看吧。”

老胡的动作也很快,乐尧吃完早饭之后就回去睡了个囫囵觉,一觉起来就看到老胡发来的信息,说是和寰宇约战的事情已经搞好了,今天晚上就可以先打一场。

约战的地点是在寰宇下榻的酒店。每次承办这种国际赛事,拳头都会为各国选手统一提供酒店住宿服务和训练场地。为了照顾选手休息,酒店的规格都选择的很高。

晚上十点,老胡领着他们到了训练场。

训练场地是临时的由一整排会议室改建的,每个会议室里有五台电脑,相互之间隔音,并且电脑已经通过局域网连接,登录特定服务器就可以直接开游戏。

在几个人开始安装自己的键盘鼠标的时候,周天宇和曾凡志走了进来。

曾凡志当着老胡的面,就十分不给面子说道,“今天先打个BO1看看,要是你们没什么用,以后也不用再约训练赛了。”

有几个人听见了立刻脸色不好。一般来说听到这句话,是个人都会有脾气。人家不远万里花了大价钱跑到这里来陪你们打比赛,结果你们还嫌弃?

但是在场的人也都了解曾凡志的为人,他这人说得出就做得出。

乐尧思考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这几个人第一次配合,难免有些蹩脚的地方。今天这场比赛不如就允许我口头指挥吧。”

曾凡志全然不放在眼里,冷笑了一下,“可以。”

乐尧看曾凡志一脸势在必得,有点无奈说了句,“你也别太轻敌了。”

他这句话本意是希望曾凡志能沉下心来应付MSI,但是听在曾凡志耳朵里面就变成了十足的挑衅。曾凡志冷冰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不过是个手下败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