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英雄的信仰

作者:暴走团团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张默,张扬。

乐尧看着眼前的少年,感到一阵不可思议。这就像是一个身体里住着两个分裂的灵魂,他们有各自的名字,个性,各自的思想,各自的习惯和爱好。张默和张扬简直截然相反,就连说话的音调和语气都十分不同。如果不是共有了同一个身体,同一张面孔,没有人会觉得他们是同一个人。

从张扬这里,真的能得到想要的答案吗?

乐尧轻轻呼了口气,开门见山道,“我先为今天的事情道个歉,因为有一些话想要问你,所以硬把你逼出来了。张默是EM重要的ADC,他是个很有潜力的选手,未来的发展空间很大,我不想让心理上的问题变成一个定时炸弹。所以有些事情必须弄清楚。”

张扬把挡在额前的头发随意往后一撩,明明是和张默一样的眉眼,这一刻看上去却因为少年的神态而显得有几分凌厉。张扬然后往沙发靠背里舒舒服服一靠,“你问吧。”

乐尧皱着眉头看着张扬。

你……真的是双重人格?

乐尧下意识想这样问,但是眼前的一切就是事实摆在眼前,再问一遍实在显得太愚蠢。

乐尧问,“张默知道你的存在吗?”

张扬点头,“当然了。”

乐尧又问,“你出现多久了?或者说,你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张扬眨了眨眼睛,神情有点无辜,“我一直都在啊。”

乐尧略一皱眉。一直?这是什么意思?张默不可能生下来就是双重人格吧……

乐尧也不是心理专业,只是从心理医生林远那里了解了一些关于DID的信息,他也无法判断张扬所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可是张扬也没有理由骗他。

“……所以你的家人是知道你的存在的?”

张扬回答,“当然知道了。”

乐尧有些搞不明白。张默的家人明知道张默是双重人格,心理状态非常不稳定,还隐瞒了张默的身体状况,让他出来打职业?为什么?

而且张扬虽然回答了问题,却是一副跟乐尧打哑谜还乐在其中的样子。

见乐尧一脸沉思,张扬笑了,“我一直都在,以前也在,只是你们没发现而已。你就继续当我不存在不就完事儿了?”

乐摇了摇头,“怎么可能视而不见?你明明就是存在的。”

张扬戏谑地看了一眼乐尧,“你问这么多,无非是害怕张默状态不好,害得EM输掉比赛。可是他不行我可以上,我能带你们EM赢啊。”

乐尧沉默了一瞬间。

张扬说的没错,他作为教练,最重要的就是保证EM的胜利,甚至为了队伍,可以牺牲掉某个队员。但是……

乐尧没再继续往下想,转而问道,“前两天对战未来幻想的比赛、对战天行的BO1比赛,甚至更往前,打V8和DMC的比赛,都是你替张默打的?”

张扬回答得很干脆,“差不多吧。”

张扬出来打比赛,是张默默许的,还是他擅作主张的?如果是前者,那么张默的压力问题必须处理。如果是后者……可能会导致张默的精神状况越来越不稳定。

“那张默知道吗?”

张扬略有些惊讶,显然没想到乐尧居然问了这个。

张扬打量了乐尧一圈,“知不知道重要吗?谁打的重要吗?赢了不就行了?”

乐尧点点头,“重要。”

张扬翘起二郎腿,疑惑地看着乐尧,显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重要?我和张默说白了就是同一个人,我们谁打都一样,规则上没规定双重人格不能上场吧?”

乐尧突然有点无言以对。

说白了,这身体是张默的,他爱用哪个人格用哪个人格,这都是张默自己的事情,好像他乐尧也管不着……

张扬见把乐尧问住了,心情顿时看起来不错。

他懒洋洋勾了勾嘴角,“我这样说吧,张默感到害怕的时候,我就会出现,帮他把事情摆平。同样的,我不想面对的事情,都是张默出来搞定。”

张扬的这个回答倒是在乐尧的意料之内。原本乐尧就是猜测,当张默面对极大的压力,或者是碰到不想面对的情况时,第二人格张扬就会出现。乐尧刚才为了把第二人格逼出来,所以才故意挑唆放纵着欧阳雨乐胡闹,果然把张默逼到一定程度,张扬就出现了。

所以,张扬一直都知道张默身上发生了什么?

乐尧有些疑惑,“你们的记忆是共享的?”

张扬回答,“张默支配身体的时候,我能够意识到正在发生什么。但是我支配身体的时候,张默只能隐隐约约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其实说句实话,我比较喜欢安安静静做个看客,很有意思。”

张扬可以洞察一切,并且可以选择自己出现的时机。这样看来,似乎在这具身体里,占据主动权的并不是张默,而是张扬?

张扬打了个呵欠,“你还有什么想问的?我有点困了。”

乐尧赶紧坐直了身体,他还有最重要的事情没有问。

这次之所以这么急把第二人格逼出来,是因为张默明显的情绪不稳定。一定要把它不稳定的原因找出来!

“张默最近一直在吃抗抑郁药,但是之前明明他的状态已经好转很多了。是发生了什么吗?如果是因为战队,我们必须要负责任。”

“哦,说到这个,”张扬突然冷笑了一声,“你们的确要负责任。”

乐尧皱了皱眉头,“发生了什么?”

张扬冷哼一声,“还不是你们搞的那个心理咨询师。虽然张默不跟家里联系,但我爸妈一直有跟白泽打电话联络,白泽告诉他们张默的抑郁症症状几乎没了。所以过年那会儿,他们说,如果张默这个赛季拿不到冠军的话就回来上学吧,反正打游戏也没什么出头之日。但是,我并不想回去。”

张扬说到这里,冷笑了一下,“所以,我就只好让张默的抑郁症症状加重点了。”

乐尧愣了愣,“你?你怎么让他的症状加重?”

张扬笑着解释说,“张默原本不知道我也会打这个游戏的。可是我们的身体是共享的,他的记忆和知识跟我都是共享的。只要张默能做的,我也能做到。所以我故意让他知道我替他打比赛,他发现我比他还厉害,感到害怕了。”

乐尧更疑惑了,“害怕?”

张扬笑了笑,“当然,我比他更强,能带你们赢,他害怕你们再也不需要他了。”

乐尧迟疑,“可是……张默才是主人格,你没有办法取代他吧?”

张扬笑了一声,“教练你还没明白吗?平时你挺聪明的,现在怎么这么傻呀?”

乐尧怔住。

原本乐尧以为,张默是因为心理压力大,所以张扬蹦出来替他面对难关。可是现在听起来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原本顺理成章的推理,在一个关键的位置突然无法推进。就好像脑袋里头的一颗重要齿轮突然卡住了,整个思维突然无法像往日一般正常运转。

张扬叹了口气,“我这人很奇怪,总觉得活着太没意思,周围所有事情都让我提不起兴趣。小时候我爸妈疯狂让我参加各种乱七八糟天才儿童的节目,周围的人都无聊至极,都快把我逼疯了。那时候我一度不想活了,但是就在那个时候,张默出现了。张默把原本很多不好的记忆都继承了,所以我现在对小时候的事情记得也不太清楚。”

张扬回忆了一下,继续道,“后来张默一直帮我应付身边的一切,我觉得作为一个旁观者还挺有意思的。我也没想到他竟然干得挺不错。当初我闹绝食、离家出走都被我爸妈抓回去,结果他搞了一出‘抑郁症’就把我爸妈吓得半死。我爸妈自从知道我精神有问题之后,就对他千依百顺。他说不想上节目就不上节目,他说不上学就不上学,他说想打游戏就闷在家里打游戏。后来他说想打职业,我爸妈居然就真的老老实实送他来打职业了。”

说到最后,张扬笑了笑,“我爸妈就希望把张默哄高兴了,快点让他变回我。可我偏偏不出来,他们拿我也没辙。”

……

白泽正拿着手机看电视剧,突然门“嘭”得一声被踢开。

他下意识以为是凌霄来了,吓得立刻立正站好,手机都掉地上了。

抬头却看到乐尧站在门口,表情有些可怕。

白泽给吓了一跳,“怎……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乐尧大步走过来,双手按在白泽的办公桌上,急切道,“快告诉我,张默身份证上的名字叫什么?!”

“啊?”白泽一愣,“张默不是就叫张默吗……”

白泽刚说完,才突然想了起来,张默虽然一直说自己的名字是“张默”,但是他的身份证上写的好像真的是另外一个名字。

白泽手忙脚乱把队员的档案翻出来,打开到张默的那一页,推到乐尧面前。

注册选手信息栏上,清清楚楚写着:EM·ADC选手,注册ID:张默;真实姓名——张扬。

乐尧咽了口唾沫,“他的身份证上是张扬?”

白泽点点头,“对,但是张默说不喜欢这个名字,所以注册的ID是张默,也都告诉大家他叫张默。”

在这一刻,乐尧才不得不完全相信……

他之前的一切猜测都是错误的。张扬并不是张默因为压力大而分裂出的第二人格。

张扬才是主人格,是第一人格。

而EM的ADC张默,只是张扬产生出的第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