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英雄的信仰

作者:暴走团团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九月对战队来说真的是兵荒马乱,愁云惨淡。夏决上输了冒泡赛,教练拐着队长上单出走,后来居然连老板都跑路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陈石当年抵押了EM战队基地做贷款,如今贷款还不上,基地早已经被变成了银行财产。白泽几天前收到银行的紧急通知书,勒令他们九月之内要搬出去。

这基地虽然也说不上豪华,但好歹已经住了三四年,突然要离开了,队员都有点舍不得。

白泽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平时一直嫌这小区物业烦人,想想以后再也见不到物业老大爷,还真有点伤感……”

整座基地里也没什么东西好搬,值点钱的无非是电脑和外设。白泽提前三天通知了搬家,结果所有人最后一天上午才开始磨磨蹭蹭收拾东西。

几个队员里头,柯桐没来几天,已经收拾完了,戴着耳机躺在一边的沙发里闭目养神听音乐;张默收拾的得格外仔细,衣服、鞋子、外设、书分门别类放好打包,封箱,贴标签,细致得像个强迫症患者;丁鹏杰跟张默就是两个极端,这家伙不管是什么东西都一股脑往一个箱子里扔,零食跟臭鞋子塞在一起,也不知道他吃的时候会不会有心理阴影;洛阳在EM虽然呆的时间久,东西却少,不过他妹妹寄给他的信倒是塞了一整箱。东西最多的是陆江山,衣服乱七八糟塞满两大柜子,光是鞋子就二三十双,他看着一屋子东西无从下手,整个人已经濒临崩溃。

乐尧来的时候就一个小箱子,走的时候也没多几样东西,收拾好了就来队员宿舍做监工。看所有人都收拾得一脸不情愿,乐尧决定献身说法,“当年我在EM的时候,训练室就是在一个小网吧里,宿舍在网吧隔壁,现在条件已经比以前好多了。”

洛阳五年前已经在EM队里了,说起来以前的事情也有几分怀念,“当时我们青训的宿舍六人一间呢,大家又不爱收拾,乱的像狗窝一样。不过,尧哥你走第二年我们就搬到这里来了。”

乐尧笑了笑,“新的基地我去看过了,条件还不错。三人一间,就是房间小了点。恐怕陆江山你这成堆的鞋是没地方放了。”

陆江山愁眉苦脸,“我早跟我妈说别老寄东西给我,她非不听。买这么多鞋干嘛!我是打游戏的,又不是篮球选手!”

丁鹏杰直起腰来长叹一声,振振有词,“网吧也挺好的,返璞归真嘛!主席说,人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生长自网吧,最终就要回到网吧里去。”

路过的白泽听到这话简直哭笑不得,给了丁鹏杰一巴掌,“逼逼叨什么呢?!快点收拾东西!”

下午,白泽先一步跟着搬家车一起,带着俱乐部的行李去了电竞馆,乐尧带着队员们先去外头吃了顿晚饭,才去了新的基地。

新基地虽然说是个网吧,但其实位置很不错,坐落在上海静安区的灵石路。

说起灵石路,那可是一块风水宝地。灵石路上的故事,简直能书写一部《上海滩电竞风云录》。就是这么一条其貌不扬的小街上头,隐藏了无数电竞圈大佬和投资公司。比如说,国内最大两家豪强战队寰宇和TXG的训练基地门对门,都坐落在灵石路的创意园区里头,日日相爱相杀;还有LUC战队、FML战队等不胜枚举。DMC战队的大楼就在隔壁大宁商圈,距离灵石路不过隔了几百米;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大的电竞公司、直播平台和电竞媒体总部也都在这附近,比如说苹果娱乐等。

凌老板的电竞馆名字叫做“天地亨通”,乐尧从出车上走下来,远远看到“天地亨通”这四个大字在半空中闪闪发光。他忍不住眯了眯眼睛“啧”了一声。这凌霄自小是个忠实武侠爱好者,起名字也都非得走复古武侠风。什么剑意凌霄,什么天地亨通,真是中二得要命,跟他本人气质完全不符。

“天地亨通”装修古色古香,颇有特色,可惜门庭冷落。

凌霄本来就对这些七七八八的产业不上心,他的合伙人好像也不是什么善于运营的人,今天人压根都没来。刚才白泽还发微信跟乐尧抱怨,整个搬家工程都是他一个人忙前忙后指挥搬家师傅,这电竞馆里头竟然连个搭把手的人都没有。

乐尧带着队员们从偏门往电竞馆里走,没走几步突然被人拦住了。

一个戴黑框眼镜的小哥,本来正在树下抽烟,看到他们几人过来突然就冲了出来。

“是EM战队吧?”

乐尧看了他一眼,跟几个小孩说,“你们先上去,前面偏门上三楼,白泽在。”

送走了队员,乐尧才转向这个身份不明的人,“请问你是……?”

“啊,”眼镜小哥飞快拿出手机开到了录音键,“我是风云电竞的记者。听说EM战队是资金链出了问题,所以把战队原本的基地卖掉了,被迫把基地换到了网吧。这是真的吗?”

乐尧呆了一下——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狗仔队?

他是没想到,电竞的媒体竟然来的这么快。他们前脚还没搬进来,这后脚就跟到了。如今的电竞媒体都如此嗅觉灵敏,爱岗敬业的嘛?

乐尧好奇看着他,“你从哪儿听的?”

眼镜小哥一笑,“我刚才都亲眼看到了,刚才走过去的不就是EM的队员吗?你不就是他们战队的前中单乐尧?”

“还有一个问题,退役之后的几年你都去哪里了呢?你对于当年EM在世界赛的失利有什么想说的吗?为什么本来状态那么好的一个队伍会突然崩盘?你又是为什么选择了退役?”

乐尧听他一连串问了这么多问题都听呆了,他无奈叹了口气,只能回了句,“抱歉啊,我没办法回答你的问题。”

他说完,就不顾眼镜小哥的阻拦,转头走进了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