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布里茨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世界总决赛落幕之后,暂时就不再有其他的赛事可以参加,那么最后剩余的几千点能量值,一众瓦罗兰大陆的英雄们便需要通过普通的排位赛来获取。

确切地说,这项任务只能靠布里茨一人去完成。

原因在很早之前便已经解释过,由于瓦罗兰之心在被激活唤醒之初、便是与布里茨建立起了一道若有若无的练习,因而能量点的获取必须要通过有着蒸汽机器人本尊所参与的战斗胜利。

而对于这项责任,布里茨自然也不会有任何推却,认真努力地肩负起了这个担子。

于是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它便不断地在一区的王者组中进行着排位战斗,往往双排的同伴对象也会不断地在上百位复活唤醒了的英雄伙伴中随机替换着。

然而不管替换双排上场的同伴是哪一位,都不会有多少差别。

毕竟是两位的英雄本尊,个人操作实力、战斗意识与配合默契都堪称完美而无懈可击,哪怕是在职业高手如云的一区王者组,双排的胜率都能够达到惊人的百分之八十以上其中还要排除掉某些局中队友太坑或者直接吵架挂机的情况。

二十多天的时间一晃便过去。

当赢得了最后一场王者组排位赛的胜利后,瓦罗兰之心的能量点数也终于被彻底集满。

1000000/1000000。

通过能量数据查询功能、看到这个终于完满的数字,混沌空间内,上百位瓦罗兰大陆英雄都是情不自禁地发出一阵欢呼。

悬浮在虚空之上的七彩光团随之飘散延伸出无数道如梦似幻的彩色光带,光芒绚丽柔和,散发着令人亲切而又舒适的温暖气息。

抬起头、怔怔地望着这一幕,布里茨一对圆圆地电子眼中光芒明灭闪烁着,体现着它此刻并不平静的心情。

一年之前,当它刚刚从瓦罗兰大陆上的那个破旧小仓库里被瓦罗兰之心复活救起、传送穿越来到这个游戏世界。

那时。周遭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让它无所适从的同时又感到无比地茫然彷徨。

之后……有了第一次的【英灵唤醒】,当系统处理核心推测出昔日牺牲的伙伴战友或许能够通过瓦罗兰之心被重新复活时,它是那样的激动欣喜。

于是,开始拼命努力、日夜不休地进行匹配、排位战斗,收集能量点。

在游戏世界中遇到同样从瓦罗兰大陆被神秘力量传送穿越而来的小安妮时,它的心情第一次变得宁静,孤身在异世界奋斗的孤单疲惫,也第一次在重逢同伴的身上获得了一份慰藉与温暖。

再之后……努力地找寻,和奈德丽、德莱文的重逢。还有那普朗克与孙悟空,一下子整个队伍就变得热闹充实起来。

还有那全明星团体赛上复活归来的卡牌大师崔斯特,瓦罗兰之心的复活能力真正被证实,让它浑身上下的干劲彻底被鼓足。

再再之后……每一场战斗的能量点收入愈发丰厚,一位位昔日的英雄伙伴也随之归来。

直到现在

目光从周围一位位正在欢声笑语之中的英雄伙伴们脸上一一扫过,每扫过一人,布里茨都要停留片刻认真地看一眼。

得意洋洋吹嘘着自己过去比赛中辉煌战绩的普朗克,腆着张脸死活又凑到卡特琳娜面前的盖伦,同拉克丝说着悄悄话的凯特林。看着小丑萨克表演戏法乐得满地打滚的吉格斯……

不知不觉间,心中已经是满满的温暖与满足。

它的努力和坚持,真的帮助它在一年的时间里完成了近乎不可能的艰巨任务。

大家……都回来了。

这些昔日它所珍视的伙伴,都回来了。

心神难得地松弛下来。而就在这时,一些画面片段突兀地在脑中闪过。

蓦然间,布里茨怔在了原地。

它……回忆起了……很多东西。

……

那样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一身厚重华丽盔甲、肩上扛着柄重剑的高大男子站到了它的面前正低头看着自己。一脸灿烂笑容:

“嗨机器人兄弟,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不去打匹配赛啊?”

那随后跟上来的两位活宝:

“我靠!带皮肤的机器人!”

“嗨哥们儿你好,我叫‘纯良小铁矛’。认识一下呗?”

“诶诶……老白、阿矛你们俩在干嘛呢……注意小队形象啊形象……”

“哇‘铁锈斑斑’皮肤!高手啊!”

“机器人高手你好,我叫‘忧郁的甜菜’,互相加个好友呗?”

还有那位双手叉腰、一脸怒气地看着面前三人的艾希装束漂亮女生:

“你们三个大男人,又不是什么小学生,居然还能在大街上吵起嘴来丢不丢人啊!?”

“统统闭嘴!”

以及那转向自己时,瞬息间从面若寒霜变得如同春天一般温柔灿烂的笑脸:

“机器人你别理会那三个笨蛋,初次见面,认识一下,我叫‘冰灵雪’,你跟着三个家伙一样叫我小雪就可以了。”

……

“我勒个去阿布你还真的是第一次玩?”

“反正现在阿布已经是咱们小队的同伴了,那我们就有义务要把他从菜鸟新人的水准提高上来也不会花多少时间,一个多星期前咱们刚进游戏的时候不也是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么。”

“老白这话说得在理。”

“阿布没事儿,跟着你矛哥混,带你把把超神”

“好啦,阿布,看来接下来下路要让我这个adc来多多关照你咯”

……

“靠阿布你神勾啊!”

“这一记勾得,谁敢信这是你第一次玩匹配赛啊”

“看来阿布天生就是玩机器人的料啊!”

“我靠小雪好生猛啊!寒冰射手carry全场!”

“哈哈对面下路已经要崩了”

“阿布又立功了?我靠真的是神勾无误啊!”

“哈哈,有了阿布加入,咱们小队的战斗力明显大增啊”

“我感觉今天我们势头很顺,争取再赢一盘!”

“行啊,再撸一局!”

……

“阿布。我们打一打其他的地图嘛!英雄联盟这游戏,可不止召唤师峡谷一张地图噢”

“娱乐地图,无论是输还是赢,都不会影响心情,最适合睡前的时候玩了,阿布,你和我一起嘛!”

“英雄联盟这游戏,又不是除了战斗就只能战斗,又不是等级高段位高就是唯一追求,玩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嘛……”

……

记忆如潮水般袭来。往昔的回忆、画面片段如同走马灯般在眼前放映而过。

布里茨眼中的光芒不断明灭闪烁着,微微有些黯淡。

原先因为要为了瓦罗兰、为了复活英雄伙伴们而专心一意地奋斗,现在,瓦罗兰大陆的伙伴们都已经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边,但同那些在这个游戏世界中结识的新伙伴、似乎却渐渐疏远了……

那是它在初到游戏世界后最先认识的一群伙伴。

有过那样的快乐开黑日子。

有过那样欢快中带着温馨的日常。

有那么多它无比珍惜的记忆。

它又何尝不觉得亏欠、愧疚,何尝不曾难过、怀念。

可现在的瓦罗兰之心又已经充能完毕,之后重返瓦罗兰,或许……就再无见面之时。

“去吧,做个最后的告别。”

一个苍老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布里茨怔怔抬起头,望向面前正微笑地看着自己的时光老人,后者那一对时光洪流生生灭灭的眼中带着仿佛能够看透一切的睿智光芒。

布里茨迟疑一下,随即重重点头。

……

国服九区。裁决之地,德邦的一间小酒馆内。

昔日“我们是冠军”小队的四位成员在一张木桌前坐着。

“妈蛋……刚才那打野真心是坑啊……”纯良小铁矛牢骚抱怨着,刚刚他们是四人开黑打了一局,匹配加入到他们这一方的路人打野队友简直是带崩三路。

忧郁的甜菜叹气:“哎。谁让甄伟那小子见色忘友,跟着叶小茹双排去了,没办法啊……”

“那家伙居然能勾搭上咱们班长大人。真是老天瞎了眼,”纯良小铁矛一脸怨念,随即咕哝一句:“要是阿布在就好了……”

提到布里茨,氛围突然间有些安静。

的确……他们的“我们是冠军”小队,已经很久没有五人一起开黑了。

半晌,白刃入空手才摇了摇头:“阿布估计在忙战队的事情吧。”

忧郁的甜菜点头:“嗯,估计要训练什么的,毕竟是进入职业了,不可能还像过去那么闲……”

然后便又是一阵的沉默。

坐在一旁的冰灵雪咬了咬下唇:“我想阿布了……”

语气中有些委屈和难过。

白刃入空手叹息着,想要出声安慰、却苦涩地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寂静的氛围之中,突然间,一道“吱嘎”的声响传来。

酒馆的木制小推门被人从外推开。

“我们是冠军”小队四人下意识地将目光向门口方向投去,一道明晃晃的魁梧金属身影映入视野。

哐!

一连串椅子推开的混乱声响,四人齐刷刷地蓦然站起:

“阿布!!?”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可置信的惊喜表情。

望着四位它在这个游戏世界中所结识、亲近却又久违了的伙伴,布里茨有些不安、愧疚和局促,笨拙地摸了摸自己圆乎乎的铁皮脑袋,半晌才笨笨地开口出声:

“大家…有…时间…一起…开黑吗?”

听着这熟悉而笨拙的机械电子声音,少女的眼圈突然变红,泛起晶莹的泪花,但脸上却是露出一个再灿烂不过的真心笑容:

“好啊,我打寒冰,阿布你要好好辅助我哦!”

“这次,可别忘记买出门装了!”(未完待续……)

ps:今晚最后一章大结局,可能会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