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布里茨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玩家‘kola’击杀了‘行刑飞斧’。”

系统女声的击杀提示音在下路响起。

看着直播画面中那倒下的紫色方荣耀行刑官尸体,天空竞技场韩国观战片区内爆发出一片的雷动欢呼声。

漂亮!!

该死的德莱文,终于被击杀了!!!

不过紧随而来的后续情况,则是打消了韩国观众玩家们“再拿个人头完成双杀”的期待。

面对着进一步紧逼上来的蓝色方英雄,身为魂锁典狱长本尊的锤石一边有条不紊地向后撤退、一边扬手一盏“魂引之灯”向身后远远抛掷过去。

下一秒,点上灯笼的孙悟空在一团灯笼光罩中顺着牵引光柱被飞快拉来。

这一下后续的战斗就打不成了。

残血的妖姬Fly直接毫不留恋地返身逃跑——以他此刻的这点血量,万一被对面的打野猴子一个“腾云突击”切到身前,再吃上一套技能加大招,绝对是瞬间被秒的下场。

而kola与crazyrobot两人也清楚以他们的输出伤害,不可能再对一个满血支援过来的对方打野英雄造成威胁,所以也是稳妥选择了见好就收。

所以这一波的下路战斗,唯一倒霉送掉人头的就只有身为希望战队ADC的德莱文一个人。

“哎,刚刚真的是可惜了啊——”解说席上,看着那头顶残血逃跑撤离的蓝色方中单妖姬身影,第六音符不由得遗憾叹气:“如果斧子哥能再多打出一记平A,说不定就能换掉人头了……”

直播间内,不少的国服观战玩家也是深有同感地连连点头,毕竟刚刚德莱文那瞬间出手的几下旋转飞斧平A的爆发伤害,实在是惊人到了一个夸张的地步。

一旁的流水光阴笑着摇了摇头:“哪有那么好龗的事啊……毕竟刚才韩国战队这边三个英雄的技能衔接配合相当完美,没有出现半点失误。如果在那种被接连控制的情况下还能完成反杀,那就不是操作实力的问题,而是荣耀行刑官这个英雄本身该被riot游戏公司削弱了……”

洛阳点头:“不错,虽然是前期被针对的很惨,但这个时间段,妖姬一套技能伤害的爆发还是很强的,再加上牛头的完美硬控,斧子哥的德莱文刚刚想不死也难。”

第六音符又是叹气:“唉,就是可惜了斧子哥先前叠出的那几十层被动啊……”

同一时刻,比赛之中。

紫色方队内语音频道里。响起一道肉疼无比的声音:

“我靠……妈的老子的被动啊……”

刚刚被对面蓝色方的三名英雄完美配合击杀一次,被动掉了几十层,对于德莱文来说简直像是丢了钱包一样心疼。

当然,更加让他在意的其实是,他成为了这一场比赛中己方队伍里第一个送出人头的。

而就在刚刚被击杀倒地的那一瞬,他的脑中甚至还响起了一声来自同伴圣枪游侠的轻蔑嗤笑。

妈的,别的可以忍。

这种掉面子的事情他荣耀行刑官可忍不了!!

怒气值瞬间爆表之下,一股磅礴沸腾的杀气自德莱文的身上轰然升腾而起。

那个不呆在中路好好被亚索压着打的诡术妖姬……

接下来,死定了啊!!!

……

游戏时间9分40秒。

蓝色方中路一塔在一堆紫色方小兵的攻击下轰然一声倒塌化作废墟。

正是由于先前Fly放弃中路兵线对下路进行游走的一波。让身为紫色方中单的疾风剑豪本尊亚索有了趁势拆塔的机会。

这样一来,虽然是下路送掉了一个自家ADC同伴的人头,但一座防御塔的经济入账之后,紫色方希望战队的总经济反而又进一步同蓝色方的韩国战队拉开了一点差距。

十分钟出头。

出乎所有人意料地。一道系统女声的击杀提示音从召唤师峡谷上路传来:

“玩家‘最伟大的海盗船长’击杀了‘krok’。”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广大国服观众玩家们都有些反应不及,甚至忘记了在第一时间发出欢呼庆祝——

上、上路的船长哥又单杀了!?

而对于那些韩服观战玩家来说,这种消息就更加难以被接受。

要知龗道,上路可是krok的上单刀妹啊。

那个哪怕是在最劣势的处境中都能稳住发育。一点一点将局面扳回来的韩服乃至世龗界第一上单krok啊!!

可这好像已经是……

第二次被对面的锐雯单杀了!!?

要知龗道,不说眼下这种象征着英雄联盟电竞圈最顶尖水准的对决,哪怕是一般的职业赛上。都极少会出现一方上单接连被对手单杀多次的情况。

因为就算是一开始时被单杀了一次、陷入劣势局面,那么之后处于对线劣势的一方自然而然地也会选择更加稳妥保守的打法方式,不可能毫无理智地继续同对手正面强拼。

简而言之,也就是但凡有点水准的职业选手,都不会轻易冒失地主动给对面送人头送温暖。

更何况是krok这种最顶尖一线的职业上单?

不过,不管广大玩家们如何百思不得其解,亦或是韩服观众们如何地想要替自家全明星上单找理由开脱,这个时候在蓝色方队内语音频道中响起的一声苦笑,却是让事实真相当场大白:

“大意了。”

“这次是我大意了——”

krok嘴角带着苦涩的笑意,在队内语音频道中向自家的队友们如是道龗歉着。

刚刚的确是他自己主动上前和那紫色方的上单锐雯对拼了一波,但这样的举动,目的是在于以自身为饵,将血量状态同样不佳的对手引出来一些,然后配合着即将赶来gank的打野队友output将其反杀。

可结果却是玩火自焚,自己没能估算到对方操作的犀利夸张程度,在吃下两段锐雯“折翼之舞”技能伤害的同时还被对方完美地实现了一次技能与平A之间的光速衔接。

所以就因为这一点伤害的错误估算,使得他在猝不及防之下血量从不到半血被瞬间打落到五分之一以下,最龗后是对方锐雯的第三段“折翼之舞”震飞控制接一记平A,将自己的人头性命直接带走。

整个过程不过三秒,自己甚至没交出【闪现】,对方更是夸张到连大招“放逐之锋”都不曾开启。

然后他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死了。

krok心中清楚,这完全就是一个自己犯下的幼稚失误,但现在再说这些也都已经晚了,因为——

“上路我拦不住了,换线吧。”

长叹一口气,极其难得地,krok第一次向队友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于是,在十分钟出头这个时间阶段,蓝紫双方的人头数变为1比4,而作为蓝色方的韩国战队上中两路进行了换线调整,Fly的妖姬去对线紫色方上单锐雯,身为上单刀妹的krok则是换到了中路对线亚索。

然而很快地,希望战队这边也是做出了相同换线应对。

锐雯换到中路,亚索前往上路。

目的很简单——你想要怎么玩,那就偏偏不让你得偿心愿。

游戏时间13分钟。

下路,由德莱文开启的技能“血性冲刺”引爆了新一波的战斗。

魂锁典狱长及时跟上,闪现接一记“厄运钟摆”减速控住kola的ADC女警,再一记“死亡判决”的镰刀锁链缠绕控制。

身为辅助牛头的crazyrobot第一时间施放“野蛮冲撞”接“大地粉碎”的技能二连试图反手控住德莱文。

但后者仅仅只是靠着快到令人发指的反应速度,一记“开道利斧”便硬生生将牛头冲撞上来的身躯打断推到一旁。

然后,荣耀行刑官上一次被击杀而导致的满腔怒火,先行发泄在了对手的ADC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