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布里茨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瓦罗兰之心内部,混沌空间。

伴随着一位又一位英雄伙伴的回归,原先还显得有些空旷安静的混沌空间一下子变得无比热闹起来。

小安妮发出一声欢叫之后就一下子蹦到了盖伦的怀里,后者也是哈龗哈大龗笑着将小萝莉举起放到自己宽厚的肩膀上,然后兴致勃勃地同布里茨叙旧聊天。

皇子嘉文兴高采烈地和早早就在混沌空间内守候的同伴们一一交谈拥抱过去:

“噢,德莱文,好久不见啊哈龗哈——你之前那些比赛我都看了,打得很有咱们英雄联盟的风范嘛!”

“哈龗哈普朗克你小子的猥琐风格也是一点没变啊!”

“哎猴子你就别闷着一张脸了,阿狸很快也会被复活唤醒的嘛!”

“哈龗哈奈德丽,来咱们也拥抱一个——”

话音未落,嘉文一张迫不及待凑上去占便宜的脸就被奈德丽的一只纤纤手掌推了开去,后者及时向后退开两步,双手抱胸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的皇子本尊:

“趁着凯特林还没复活,就想要来占我的便宜了?”

“别忘了,就算是现在……她也是可以通过阿布的视角看到你在干嘛的哦——”

小心思被戳穿的嘉文老脸一红,尴尬摸了摸头随即迅速换上一脸肃容:“奈德丽你想什么呢,我堂堂嘉文四世怎么会是那种人?不过你这个态度很对,男女授受不亲;另外。我对凯特林的忠诚也是天地可鉴的……”

另一边,赵信在对着盲僧李青挥舞着手中长枪自吹自擂:“嗨瞎子你刚刚是没看到啊,那么粗那么大一道能量光束。被我一枪就直接打散了!——诶你干嘛这副表情?哦对……咳咳我忘记你本来就看不到了……”

普朗克则是无比热情地在同刚刚点上灯笼回归的锐雯交流经验:

“诶锐雯妹子,昨天我打上单的那几场比赛你看到了吧?”

“嗨他娘的还真不是老子我吹牛,我把你用得简直那叫一个出神入化——”

“不过说起来,也的确是锐雯妹子你太好用了!比我玩自己的时候痛快多了啊哈龗哈哈龗哈……哈?哎哎锐雯妹子你这副要杀人的表情是什么意思?诶你你你把剑举起来干嘛??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

于是,混沌空间内多了一道被追杀得上蹿下跳屁滚尿流的身影。

而海洋之灾的身后,身为放逐之刃本尊的锐雯则是涨红着俏脸拎着宽大剑刃,咬牙切齿地紧追不舍。同时口中还恨恨地不断念叨:

“什么叫我很好用……什么叫比玩自己痛快……让你再说……让你再说!——”

另一处,荣耀行刑官与圣枪游侠目光对视而立。

“哟,复活回来了啊?”德莱文挑了挑眉。

卢锡安静静道:“你用我的形态出战的那几场。我都看了。”

德莱文撇嘴:“切,我还不稀罕呢,两把破枪,和我的斧子比差远了……”

卢锡安沉稳地笑了笑:“我是想说。打成那副德行。我的脸面也都被你丢干净了啊——”

“嗯?再说一遍?”德莱文眉毛一竖,杀气瞬间升腾而起,而卢锡安身上强大的圣光气息也是随之毫不示弱地弥漫散发开来,两人目光对视之间,火花四溅。

另一个角落,卡牌大师.崔斯特、刀锋意志.艾瑞莉娅、虚空掠夺者.卡兹克与诡术妖姬.乐芙兰四人安静站立着,以这四位的性格,也的确不太喜爱参与到这种胡打胡闹当中去。

目光从正上演着追杀逃亡大戏的锐雯和普朗克身上扫过。再瞥了眼正敌意四射不善对视的两位ADC同伴,艾瑞莉娅冷冷地哼了一声:

“一群无聊的家伙。”

一旁。崔斯特按了按优雅的弧线型黑色圆顶礼帽,悠然出声询问:“还有两个人吧?”

卡兹克低沉嘶哑的声音从后方幽幽响起:“应该也快来了。”

随意地撩了撩深紫色的披风,仿佛在不经意间泄出身前的一片诱人春光,乐芙兰一双魅意盈盈的目光落在崔斯特的身上,轻笑着道:“不着急,那两人当中的某一位,估计还在享受着现在的处境呢——”

……

混沌空间外,常人不可及的数据世龗界之中。

“木马威胁指数修正。”

“抹杀力度提升。”

“210%超负荷功率,攻击——”

“220%超负荷功率,攻击——”

“230%超负荷……”

冰冷机械的系统声音不断回荡响起,不知不觉间这本该万年不掺感情色彩的声音之中都仿佛隐隐带上了几分气急败坏的意味。

原因很简单,它所轰出的每一道抹杀光束,无论威力被怎样超负荷地提升,都被那个该死的“木马”给挡了下来。

不,不是“挡”。

是顶回来的!

碧蓝苍穹之上,一声声的轰鸣炸响还在不断传来。

将视角拉近一些,便能够看到一幅令人心神震撼的史诗级画面——

一发又一发粗大到令人头皮发麻的纯白色毁灭光束,自虚空之中挟裹着恐怖的威压与气势轰然射出。

而另一头,一道浑身覆盖流淌着耀眼蓝芒的修长身影正威严地张开双臂,随即竟然同样有一道接一道的蓝紫色粗大奥能脉冲光束咆哮着轰然迎上。

两边的光束不偏不倚地正面相撞,不分秋色,但掀起的狂暴能量余波却是向万里之外席卷而去。

震耳欲聋的轰响之间,隐约还能够听到一个高傲激亢的声音传来:

“如此老旧的魔法,也想打败我?”

“见识一下我的力龗量吧!——”

就在这夸张到前所未有的恐怖战场不远处,一位浪人装束的剑客正一脚踩在被同伴再次隔空抛掷而来的魂引之灯边缘,一手搭在腰间的一柄无鞘之剑上,一边扬声朝着战场中央的同伴呼喝提醒:

“泽拉斯,吾等该走了。”

“其他诸位已然离去,休要让同伴久候!——”

回应他的是另外一道更加剧烈的轰鸣炸响,以及尊号名为远古巫灵的泽拉斯的声音:“好吧好吧,我来了——”

一道奥能脉冲将来自虚空的一发250%超负荷功率的毁灭光束对撞轰散,泽拉斯的身形自战场中央飘然而至。

遗憾地看了不远处的那片处处飘浮着虚空裂缝的混乱战场一眼:“可惜,难得遇到如此痛快的对手——”随即泽拉斯一声摇头叹息,点上灯笼顺着牵引光柱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于是,万里碧空之中,就只剩下了最龗后孤零零的一道身影。

数据世龗界,冰冷机械的系统声音回荡开来:

“抹杀力度提升。”

“300%超负荷功率,攻击——”

下一秒,较之先前那250%超负荷功率的轰击来得更为恐怖数倍的一道纯白色毁灭光束在虚空中划出一道幽黑的轨迹,悄然无声地朝着最龗后的浪人剑客飞射而来。

绝对锁定。

杀意已决。

断然没有让这“木马”逃生存活之理!

同一时刻,来自魂锁典狱长的魂引之灯再度隔空抛掷而来。

身后便是那恐怖到令人窒息的死亡光束,但一身浪人装束的剑客男子却头也不回,仅仅只是快如闪电般地扬剑向后一挥——

一道透明的风墙瞬间出现。

再下一秒,300%超负荷功率的恐怖毁灭光束轰然撞上风墙。

轰!!!!!!!!!!!——

气浪疯狂席卷,带起前所未有的剧烈震动轰响!!!

待到余波缓缓散去,风墙犹在,纹丝不动。

那撞上风墙的恐怖毁灭光束却已经消散得无影无踪。

而再看那浪人剑客,身影却也已经随着魂引之灯一同悠然消失在了晴空之上。(未完待续……)

PS:第三章不知龗道码不码得粗来……建议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