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布里茨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游戏时间4分钟出头,蓝紫双方人头数为2比0。

4分25秒,系统女声的提示音在召唤师峡谷内回荡响起:

“玩家‘最伟大的海盗船长’击杀了‘寒风’。”

人头数据再度跳动变化,差距进一步拉大到3比0。

“下路什么情况?”

在队内语音频道中向队友发去询问,流水光阴的神情有些不好看。

换线之后,下路仍旧是双方上单的solo对线。

而按照常理来说,流浪法师.瑞兹对上放逐之刃.锐雯,应该是能够稳稳占到优势的。

可现在,居然是他们的瑞兹被对方锐雯给单杀了!

“我的问题——”

队内语音频道中传来寒风的愧疚声音:

“刚刚不小心走位失误,在对面塔下丢了个技能想消耗一下锐雯,结果被人家一个闪现返身突进上来晕眩控住了……”

不用等队友解释说完,流水光阴便大致明白了下路击杀的缘由始末,脑中也能轻易将刚刚的击杀画面给脑补还原出来:

瑞兹速推兵线进塔,尝试使用“超负荷”奥数光球对塔下锐雯进行消耗。

锐雯瞬间闪现突进贴脸,“震魂怒吼”将瑞兹晕眩控住。

然后未能第一时间脱离蓝色方防御塔射程范围的瑞兹就要承受来自对方锐雯和防御塔能量光弹的双重火力攻击。

再加上这一场的瑞兹带的是【传送】而非【闪现】,残血的情况下想要逃生也断然没有半点可能。

“打得稳一点吧,别让锐雯再发育起来了——”

对此,流水光阴也无法出言指责什么,只能在心中叹气。

原本这一场他们的阵容应该是前期对线极其强势,可现在开局还不到5分钟。上中下三路就都已经被对面的蓝色方希望战队给稳稳压制住了。

而若是再往后拖个几分钟,战局就要进一步进入到对手的强势期了——

目光下意识地从不远处中路兵线另一头的蓝色方卡牌身上扫过,流水光阴心中有着警惕与忌惮。

尤其是……卡牌大师到达六级之后,拥有了大招的全球游走gank能力。

……

游戏时间来到五分钟出头。

身为紫色方打野潘森的knight收完自家石头人野怪,准备往上路发起一波gank。

这个时候的上路,暗夜战队的ADC守望者与辅助星海流浪者两人已经是被对面蓝色方的女警加锤石压制得无比被动,根本不敢到兵线上正常补刀发育。

然而,正当knight进入到上方河道口右侧三角草丛中时,却是惊慌发现原来草丛中已经有人先于自己一步地埋伏蹲在里头。

而这人的身份,自然毫无疑问地是身为蓝色方希望战队打野的盲僧李青。

一记“天音波”贴脸打出。轻松在身前目标潘森头顶形成一个璀璨的锁定标记。

拍地板,“天雷破”接“催筋断骨”减速控制。

二段“回音击”闪电般衔接而上,打出理论最大值的高额伤害。

原本knight是可以选择后退直接撤离,但在眼角余光扫到蓝色方辅助锤石的身影后,便忍痛果断地交出了【闪现】逃跑。

这种关头。还真是不能吝惜召唤师技能,kngiht相当确信如果自己再多犹豫一下。别说个【闪现】。就算自己的人头都十有八九要交代在这里。

盲僧李青的一波反蹲,顺利逼出了对手潘森的一个闪现,同时也顺势让上路的局面继续被布里茨和德莱文两人牢牢掌握在手中。

游戏时间来到六分钟左右。

中路,蓝色方卡牌大师的身上亮起一道升级光芒。

解说席上的洛阳看得眼睛一亮:

“卡牌六了!——”

同时,同样的话语也从身为紫色方中单辛德拉的流水光阴口中说出,只不过这一道在紫色方队内语音频道中响起的提示信号。语气却充满了谨慎与忌惮。

天空竞技场,中国观战片区。

老P精神一振:“好啊,卡牌到六了,不知龗道第一个大招会往哪里飞——”

一旁的M没有说话。但专注的目光却至始至终都停留在画面中的蓝色方卡牌身上,从未移开半分。

……

游戏时间缓缓来到第八分钟。

距离本尊出战的卡牌大师.崔斯特到达六级,已经过去了接近两分钟的时间。

在这两分钟内,紫色方暗夜战队的上路一塔被布里茨与德莱文两人拆毁,守望者的ADC奥巴马与星海流浪者的辅助娜美选择换线重新回到下路,而随之希望战队这边也同样做出了对应的换线。

结果仍旧是上单对上单;双人路对双人路。

蓝色方的希望战队继续在各路线上维持着一个领先优势的压制局面。

不过同样地,在这两分钟时间内,崔斯特的大招“命运”并没有一次施放。

但对于紫色方的暗夜战队众人而言,对面中单卡牌这一个捏在手中迟迟未发的大招,就犹如一道悬在头顶的明晃晃铡刀,随时都有可能落下。

自然而然地,这就给三路线上的暗夜战队众选手施加了无形的压力。

走位不能轻易出错。

警惕心要提高到最高标准,因为对面蓝色方的打野一旦前来gank,到时候一并出现的或许就会不止是一个人。

对于紫色方下路的星海流浪者与守望者而言,这份压力尤其大。

本来常规的双人路对线就已经是让他们两人赶到处处受制,而一旦对方打野盲僧前来gank,再加上一个开大招飞过来的卡牌大师,瞬间要承受蓝色方四位英雄的攻击,被塔下强杀什么的都相当有可能发生。

所以此刻,即便是呆在自家防御塔下,有着防御塔的守护,都无法让两人获得足够的安全感。

当然,不止是星海流浪者和守望者两位,身为紫色方中单辛德拉的流水光阴所承受的压力、丝毫不比自己的下路队友来得轻松。

对面的卡牌大师,自从先前拿到了人头一血、加上等级慢慢发育起来之后,在线上的打法风格就变得愈发激进、愈发具有压迫感。

很多时候流水光阴甚至是只能被动招架,仓促的几次施放技能还击或者反扑,却又都被对方的灵活走位闪避过去了大半。

这甚至会让这位国服第一中单生出一种错觉,就好像对方使用的才是对线强势的暴力AP暗黑元首,自己是那个线上对拼无比疲软的卡牌大师一样。

另一方面,流水光阴也悲哀地发现,论到清兵推线,作为辛德拉的自己也完全不是对面卡牌大师的对手。

一张红牌加一张“万能牌”,对面的卡牌大师基本就能将一波小兵清的所剩无几,最多再补上两记平A就可以一刀不落地全部收下。

而这也导致了他从始至终都要被兵线拖在中路,既无法对边路进行游走支援,也无法阻止那卡牌大师在推完兵线之后的自由行动。

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次次在队内语音频道中发出苍白无力的警告提醒:

“中路卡牌miss,小心。”

“不要出塔,稳一点守着。”

……

游戏时间第9分钟。

上路再度爆发一波交手,这一场作为锐雯上单的普朗克开启大招“放逐之锋”对着紫色方的上单瑞兹强行突脸,最龗后以丝血残余惊险无比地完成了一次塔下强行单杀。

蓝紫双方人头数来到4比0。

随即蓝色方队内语音频道中便响起了海洋之灾那得意洋洋的自吹自擂声音。

蓝色方F4野区,刚刚刷完一波野怪的卡牌大师.崔斯特直接从耳中过滤了上单同伴的聒噪,同时悠然开口:

“下路,我过去了。”

“准备强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