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布里茨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召唤师峡谷上路,布里茨闪现突进瞬间出钩,一记“死亡判决”的冰冷镰刀锁链呼啸飞射而出。

吱嘎——

再一次准确命中目标。

几乎就是宣判了紫色方辅助娜美的死刑。

被冰冷的金属锁链死死缠住,一股沛然巨力迫得星海流浪者从塔下向前踉跄而去。

与此同时,盲僧李青也已经从上方河道口右侧的三角草丛中飞快赶出。

目标娜美被“死亡判决”拖曳控住,那么就完全失去了走位闪躲技能的可能。

对于身为盲僧本尊的李青而言,这一刻的紫色方辅助娜美,就同一个固定不动的靶子没有什么两样。

喝!!!!——

一记“天音波”打出。

啪——

鲛姬娜美头顶形成一个璀璨耀眼的标记。

象征死亡的标记。

技能二段“回音击”闪电般衔接跟上,李青脚下猛然一蹬地面,身形犹如一发炮弹向前方目标悍然飞射而去!

紧跟着是布里茨触发的“死亡判决”技能二段效果,飞扑突进。

手中镰刀锁链挥舞而起,一记“厄运钟摆”携着冰冷强大的力感将紫色方娜美带得又是向前一个踉跄。

借着“回音击”突进到目标身前的李青猛然一拍地板。

“天雷破”!

“催筋断骨”!

伤害加减速!

后方身为ADC女警的德莱文抱枪跟上,一个“约德尔诱捕器”的金属夹子封住对方娜美退路。随即抬枪就是一发又一发的平A子弹打出。

原本血量状态就不足一半的娜美星海流浪者面临蓝色方三名英雄的集火攻击,头顶血条几乎是在眨眼间就滑落到了谷底。

随即,就是一道振奋人心的系统女声击杀提示:

“FirstBlood——”

蓝色方打野盲僧,拿下人头一血!

〖6666666666!!!!〗

〖猴子哥的瞎子犀利!!〗

〖瞎子收徒,200一位!!!〗

〖布神闪现钩立功!!!——〗

StarTV直播间内,文字信息频道中瞬间被欢呼雀跃的希望战队粉丝玩家们满屏刷爆。

而收下了紫色方娜美人头一血的盲僧李青仅仅只是轻松地斜斜后退两步,便退出了紫色方防御塔的攻击范围,转身毫不留恋地离去。

上路这边不急着帮忙拆塔,留着之后养猪就是了。

“开局反红buff,二级直接抓上拿一血。猴子哥的盲僧套路玩得相当溜啊——”

第六音符出声称赞。

嘉宾席上的花鸟风月点头:“嗯。不过刚刚还是阿布的那一记闪现钩相当关键,先手控住了星海流浪者的辅助娜美,才能够让盲僧的‘天音波’这么顺利地衔接命中。”

一旁,洛阳则是笑着接过话:“好了。上路这边现在已经是蓝色方明显优势了。让我们看看其他两路的情况——”

伴随着他的话语。镜头画面被适时地切换到了中路。

那是球女辛德拉与卡牌大师对线较量的战场。

游戏时间2分45秒左右,这个时间段,中路的兵线已经被流水光阴的球女慢慢压到了靠近蓝色方中路一塔射程范围的边缘。

然而从血量状态上来看。双方的中单英雄头顶血条都是三分之二左右的剩余,相差无几。

而补刀数方面——

“哎,希望战队这中单妹子的卡牌打得不错啊——”

天空竞技场,中国观战片区内,诺手装扮的老P啧啧赞叹着向身旁同伴发表意见。

通过直播荧幕画面下方的对战面板,可以清楚看到双方中单英雄的补刀数竟然还是蓝色方的卡牌大师领先对手辛德拉两刀。

三波兵线下来,流水光阴已经是做到近乎一刀不漏。

而这便说明,蓝色方“小安妮”的卡牌大师,更是真真正正地将三队紫色方小兵悉数补完。

M听得笑了笑:“是啊,补刀细节操作方面稳得让我都快要有些自愧不如了……”

老P撇嘴:“这话说得,堂堂上一世代的第一卡牌,你还真是放得下身段去捧人家一个小萝莉啊……”

M微笑不语,抬起头、望向直播荧幕的目光显得有些深邃:

(小萝莉……吗?)

(有些东西……似乎不会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简单啊——)

“诶不过还是有点被压制的样子啊,我说这小萝莉妹子要真的牛,怎么也该把球女给压着打才合适啊——”没有得到同伴回应,老P还在自顾自地大肆发表言论。

收回心神的M听到同伴这般评价,有些哭笑不得:

“卡牌对线辛德拉,前期能做到这样就已经是极致了,对面还是流水那小子,你这要求也太高了吧?”

老P闻言嘿嘿一笑:“我这不是看你对人家评价高嘛,人家要是不来个线上单杀什么的,哪里对得起你这个堂堂世龗界第一卡牌的褒奖?”

M无奈摇头,不再和老朋友扯皮,目光再次落在直播荧幕的中路画面上,思绪稍稍有些飘忽:

单杀吗?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啊……

……

游戏时间3分10秒。

啪!——

对面的卡牌大师一张红牌扬手甩射而来,在一众小兵堆间打出一道妖艳的旋转牌风,身处牌风范围边缘的流水光阴被影响到,头顶血条被稍稍消耗一小格的同时,移动速度也随之减缓下来。

反手一记“黑暗法球”在前方卡牌大师脚下引爆,但因为仓促间预判错了位置,这一颗散发着幽幽黑芒的能量法球被对手一个灵巧走位闪避躲过,反而是流水光阴自己因为移速减缓的缘故,又被对手的一张“万能牌”擦边刮中。

一番短暂的操作对拼下来,流水光阴头顶血条已经滑落到了不足半血的地步。

而对面,他的对手蓝色方卡牌大师却仍旧有着一半出头的血量剩余。

补刀方面,流水光阴的辛德拉更是又被对手进一步拉开到了3刀的差距。

(这小安妮妹子……卡牌也玩得这么溜吗?)

稍稍后退两步,望着不远处兵线另一头那道笼罩在优雅黑色披风之下的修长身影,流水光阴在恍惚中生出一种错觉:

好像,那小安妮妹子的男版卡牌形象,并不是系统出现的BUG。

就仿佛……此时此刻他所面对的这个“卡牌大师”,同之前全明星赛上和欧洲战队交手时、当时的辅助队友阿布所使用的辅助卡牌,气场相同如出一辙。

正当流水光阴的思绪有些胡乱时,紫色方队内语音频道中响起了打野潘森knight的声音:

“老水中路控一下线,我过去抓一次——”

在刚刚发现对面蓝色方打野盲僧2级游走上路的行踪动向时,身为暗夜战队打野潘森的knight便经验丰富地意识到了对手是开局反掉了自家的红buff,于是在拿完自家的蓝buff之后他便做出了去反对手红爸爸的应对。

这个时候,同样拿下对方家里的红,knight已经是双buff在手。

迅速再刷一波F4野怪,顺利升到三级,已经是时候对某一路进行游走gank。

“OK。”

收回心神的流水光阴干脆应下,然后便是有意识地开始控线。

3分30秒,knight的打野潘森潜伏摸进中路右侧的河道口草丛。

而中路的兵线在这时也已经被慢慢地重新往线中央推了出来。

在草丛中观察着前方线上对面卡牌大师的走位,估摸着gank成功率还不够稳妥的knight又是向中路队友发去信号:

“老水,稍微卖一下。”(未完待续……)

PS:今晚就两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