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布里茨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玩家‘流水光阴’击杀了‘quiz’。”

当系统女声的这一道击杀提示音响起时,天空竞技场上的欧洲观战片区内,数万欧服玩家脸色都绿了。

What-the-fuck(怎么会这样)!?

为龗什么quiz的盲僧一上去反而是把自己的人头送掉了?

那个中国战队的辅助卡牌,是作弊了吗!?

为龗什么黄牌一抽一个准!?

至于中国观战片区,数十万的国服观战玩家则是看得乐坏了:

奶奶的,太感人了有木有!?

谁说欧洲洋鬼子不近人情的,这千里送温暖送得多到位啊!

知龗道流水光阴的炸弹人现在发育不太好,主动跑过来献人头,这得多贴心才能做出这样的举动?

……

当然,最开心的还是要数流水光阴本人。

先前被对面的打野盲僧配合着豹女gank死了一次,现在还没回到线上就靠着大招白捡个人头,这感觉……简直就跟天上掉馅饼一样。

“嗨,阿布、老状,我这儿就先谢龗谢了啊~”心情一好,流水光阴在队内语音频道中的声音都透着喜气洋洋的味道。

现在拿到个人头,他的战绩数据就变成了2/1/0,经济发育情况仍旧是要领先与gleam的豹女,而且等级经验也不会逊色。

如此一来,接下来的对线,他的压力也会减小不少。

对于流水光阴的感谢,崔斯特则是优雅地微微笑了笑:

“接下来中路稳住发育就可以了,有机会我开大再来一次中路。”

刚刚最龗后人头被流水光阴的炸弹人一个大招收走,他仅仅只拿到了击杀盲僧的助攻。不过这对于卡牌大师本尊而言,并不算什么大事。

毕竟这一场他打得是辅助位,该有的觉悟自然不会少。

更何况,对面豹女的人头和一个蓝buff都被他一个人给收了,这一波中路的补线,已经是让他赚得盆满钵满。

然后,就是该回泉水出装了。

当回城的蓝色光柱从天投落而下,站立在传送阵之中的崔斯特下意识地压低了一些帽沿,嘴角微微勾起。

有些装备,在昔日瓦罗兰大陆上的时候没机会触碰。

到了这个陌生的游戏世龗界。倒是要多试试才行……

……

75块钱的一个假眼。

一件【窃法之刃】。

一本【梅贾的窃魂卷】。

天空竞技场,十六面巨型全息荧幕的直播画面上,对阵面板之中蓝色方辅助卡牌的装备情况一览无余。

然后……

就是全场的寂静。

就连每时每刻都无比热闹的StarTV直播间文字信息频道,那火爆的留言刷新速度都突兀地停滞了一拍。

【梅贾的窃魂卷】,也就是“杀人书”。

和“杀人剑”性质一样的逆天装备。

在职业联赛上极其少见的物品。

像是前一天。德莱文以本尊出战时买出了一把杀人剑,当时就迎来了无数国服玩家的兴奋欢呼与热烈掌声。

因为广大国服玩家们都相信德莱文这位“斧子哥”的实力。而且也清楚这位“斧子哥”一向都是走的暴力霸气路线。出一把杀人剑并不算奇怪。

但任何一位国服观战玩家,都是打破头也不曾想到,打法一向以稳健著称的“布神”,居然会以一个辅助卡牌的身份,买出杀人书这样的装备!

尤其是在这种顶尖的全明星赛场上!

对面的对手还是世龗界第一“神级”中单gleam的时候!

不对……就连上一把同样使用了卡牌大师的gleam,都没有出杀人书这样的装备啊!

而且之前gleam打得还是中单卡牌。不是现在布神的辅助卡牌好吗!?

……

“阿、阿布这是……打上头了吗?”第六音符的嘴巴张得完全合不拢了。

一旁的桃子也是咋舌不已:“辅助卡牌出杀人书,好嘲讽啊……”

的确。

是。相。当。嘲。讽。

至少,当带着本杀人书的崔斯特施施然重新出现在下路线上、进入紫色方欧洲战队视野中时,顿时一众欧服全明星选手全都被惹毛了:

“What(什么)!?”

“Man-are-you-kidding(开玩笑吗)?”

“Mei-Jia(杀人书)??”

就连身为中单豹女的gleam。也是看得脸色一阵变幻不定。

按照常理来说,如果是在这种层级的比赛上看到对手出杀人书,他反而只会感到轻松以及对对手的轻视。

毕竟经济发育再好,出杀人书这件装备的赌性和不稳定性也是太大了。

万一没办法拿到人头或者助攻、被动层数叠不起来,就等于是白白浪费了1200多块钱的经济。

而同时,做出杀人书的英雄也毫无疑问会受到无限的针对,哪怕是把层数叠高了,但只要被击杀一次两次,层数也会一下子被打得跌落下来。

但是面对着蓝色方的这个辅助卡牌,在看到对方出乎意料地做出这件装备的时候,却偏偏让gleam在感到恼火之余、又隐隐觉得是在情理之中。

(那个家伙……)

(那个Blitz01。)

(的确是有着足够的信心和底气,才做出这样一件装备的。)

无形之间,gleam只觉得身上的压力又变得更大、更沉重了一些。

这一场在他看来本能够稳稳拿下的比赛,战局的走向似乎也变得愈发扑朔迷离。

……

“喂喂,崔斯特,我说你别光顾着游走啊……好歹帮我拿几个人头行不?”

下路,德莱文压低了声音冲身旁的同伴发着牢骚。

也怪不得荣耀行刑官本尊如此郁闷,到现在为止,他还是个1/0/0的战绩,反而是身为辅助卡牌的崔斯特战绩都已经是1/0/3了。

对于同伴的牢骚抱怨,崔斯特只是优雅地笑了笑:“放心吧,我会尽力的——”

“这可是你说的啊……”德莱文一脸狐疑地看了眼辅助同伴,总觉得对方的保证不太靠谱。

反正当初在瓦罗兰大陆上,伊泽瑞尔开的那家“峡谷柔情”酒馆里,他就被崔斯特打着“玩牌”、“掷骰子”的名号坑过不少次……

游戏时间来到八分钟出头。

下路这边的德莱文与崔斯特两人已经双双到六。

兵线堪堪被推过河道口,紫色方的上单鳄鱼Zefa也终于能够站到不远处吃两波兵线的经验。

先前他抗压抗得实在太伤了,兵线一直被德莱文的ADC老鼠死死控着,搞得一直只能在野区刷三狼、大幽魂野怪发育的他到现在都才五级左右。

而且哪怕是现在,他都要时刻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对面的双人路组合强行干死。

不过好在,他的这份担心暂时是多余的。

因为到达六级,学出了大招的崔斯特已经将目光放到了更远一些的地方。

嗯,也就是中路。

此时此刻,中路的兵线正被推进到了紫色方的一塔下。

已经被击杀了两次的gleam明显变得小心谨慎许多,为了不过快清兵导致兵线被推出龗去,他甚至是始终保持着人形态在塔下进行细节补刀。

一记平A打在一名蓝色方满血近战小兵身上。

再一个陷阱放置在后排两名远程小兵之间。

反手一记“标枪投掷”收掉另一个补刀。

再一记平A收下开头的第一个小兵。

……

过硬的基础操作,收发随心的平A与技能切换。

这样的人形态塔下补刀,gleam同样是做到了惊人的一刀不落,而且还最大限度地保证了自身的安全。

只不过,当对手的阵容中存在卡牌大师、战争之王这样两名都具备全球gank能力的英雄时,哪怕是再小心,也未必会有一个好下场。(未完待续……)

PS:粗门一趟凌晨四点才回来……现在天都亮了……

阿布我去试试能不能把第四更搞定……不然的话就只能今天睡醒再补了……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