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布里茨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眼看着蓝紫双方的人头数瞬间变成了2比0,gleam的心情无比糟糕。

刚刚如果自家的上单队友鳄鱼能够别那么迟疑犹豫,早一步撤退,也不会被对方的打野潘森顺利绕后包抄,更不至于演变到现在这种交了【闪现】还送出人头的地步。

而且还是对方ADC老鼠拿下的人头。

但不管心情再怎么恶劣,也无法改变现状,gleam定了定神,冷静下来在队内语音频道中继续发出指示:

“换线,雷克顿到下路,卢锡安和娑娜去上路。”

又一次的线路调整。

而殊不知同一时刻,正在准备回城的崔斯特也同样在自家队内语音频道中做出安排:

“老烈的龙女回上路,我和老邢去下。”

说话的同时,卡牌大师那一抹轻松玩味笑意始终挂在嘴边。

掩藏在弧线型黑色圆顶礼帽之下的双眼之中闪烁着仿佛能够看透人心的光芒。

……

“好龗的,紫色方再次选择上下换路,”看着小地图上的紫色方英雄图标移动情况,StarTV直播间内解说席上的第六音符做出评价:“看来欧洲战队是贼心不死啊,就想着要让自家的奥巴马、琴女去和阿布、斧子哥正面对线。”

一旁的桃子插话进来补充:“不止啊,还有鳄鱼也是呢。”

嘉宾席上的花鸟风月笑了笑,解释:“没错。无论是鳄鱼上单还是奥巴马加琴女的双人路,都属于前期对线强势的存在,如果不能同对手常规对线打出优势,那中后期团战的作用,其实是比不上老鼠还有龙女这样的英雄的。”

“接下来就要看国服全明星战队这边能不能意识到做出反应了……”洛阳接过话,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投向直播屏幕。

直播荧幕画面上,蓝色方老鼠、卡牌与龙女先后选择回城。

然后就是购置装备,重新出门。

龙女在往上路走。

老鼠和卡牌,则是朝着自家下路二塔的方向赶了过去。

“nice啊!”第六音符看得一拍大腿。喜出望外:“对面的换线意图又一次被咱们国服全明星战队这边发现了!那对方的常规对线计龗划再次泡汤!”

洛阳则是一脸欣慰:“这样一来。对面这个阵容的前期优势就真的算是彻底被废掉了啊——”

花鸟风月则是一阵若有所思:“不知龗道现在在负责整体战术指挥的是流水还是阿布……这个战术嗅觉真的很敏锐啊……”

实际上,就算是此刻布里茨亲自以本尊出战,辅之以脑中系统处理核心的运算能力,能做到的也不会比崔斯特的指挥效果更好。

毕竟。全英雄联盟节奏统筹指挥、人心算计能力第一的称号。可不是卡牌大师本尊自己吹出来的。

……

等到双方上下两路的英雄各自抵达线上。紫色方欧洲战队这边的几人一看对面的对线英雄,又是一阵傻眼。

怎么己方这边一换线,对面居然也跟着飞快就同步做出换路调整了?

那不是精心策划的安排又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吗……

通过切换的视角镜头同样看到了这种尴尬情况。gleam也是一阵无奈头痛。

对方的心理算计和应对能力都太强了,他所作出的每一个战术布置都失去了应有的作用和效果。

这也导致了他前期想要靠阵容打出优势的计龗划算是彻底泡汤作废。

既然如此,那么接下来……

gleam眼中冷芒微闪,隐隐透出无比凌厉的意味:

就只能靠硬实力去打出优势了。

……

随后的几分钟时间里,召唤师峡谷三路线上都颇为平静,并没有战事爆发。

上路这边,绝望烈焰的上单龙女继续面对紫色方双人路抗压,补刀只能靠技能远远的补上几个,但做好了眼位之后在塔下吃经验发育,倒也没有太大压力。

毕竟相比之下,同为上单英雄的紫色方鳄鱼此刻的处境只会比他更加尴尬被动。

更何况,哪怕是经济发育相差无几,到了团战里,他的作用比起对面的鳄鱼也会只高不低。

至于下路这边,德莱文和崔斯特两人便显得更加轻松。

由于自家的下路一塔被拆毁,德莱文乐得将兵线控在了二塔前,稳稳地补刀发育,迫得对面的上单鳄鱼甚至不敢到兵线上来,只能灰溜溜跑回自家野区去刷个大幽魂或者三狼之类的野怪。

这样的局势下,身为ADC老鼠的德莱文补刀数据与紫色方的ADC奥巴马基本持平。

然而这样的一个持平情况,同样也是荣耀行刑官所乐于见到的。

毕竟,不用激烈拼斗、只用补刀发育,也就意味着他手中捏着的那两分多钟的图奇本尊意志觉醒时间可以尽可能多地保留下来,等到中期团战开始才投入使用。

而瘟疫之源.图奇这样的ADC英雄,本来也就是为了团战而生的。

于是,在这样轻松的节奏氛围中,两位瓦罗兰大陆英雄本尊甚至还有闲工夫在下路你一言、我一语地随口叙旧——当然,是暂时关闭了队内语音频道的私聊:

“诶崔斯特,你不是有大招的么,当初是怎么死的?”抬弩一记毒液箭矢的平A补掉一名紫色方残血小兵,德莱文好奇地向身旁同伴询问。

卡牌大师笑了笑,下意识地伸手压低了弧线型黑色圆顶礼帽的帽沿:“当时在暴风平原决战的时候,我和魔腾两个开大一起切到了暗黑军团里头,解决掉了他们的一个军团长和两个副军团长,之后就出不来了。”

语气轻描淡写,但说出的内容中却仿佛透出一股无声的悲壮与惨烈。

德莱文听得微微肃然:“难怪,当时暗黑大陆那群兔崽子后来好像混乱了一阵……”随即又是咧嘴森然一笑:“没龗事,这一回,等我们把瓦罗兰之心的能量点收集满,把大伙儿全都复活、一块儿杀回去,一定能把那群该死的杂碎统统干掉!”

崔斯特又是笑了一下,没有多言,但帽沿之下的双眼中,目光却是难得地有些飘忽。

他记起了当初最龗后牺牲前的那一幕。

天地间矗立的五座恢弘壮阔、宛如神迹的巨型传送星门。

源源不绝从星门之中列队整齐迈出的暗黑大陆入侵者。

还有……那一道令他灵魂情不自禁颤栗的……同样笼罩在黑色披风之下的优雅修长身影。

轻轻摇了摇头,将这些画面片段暂时抛到脑后,崔斯特微笑起来:“是啊,一起回去,把那些家伙统统干掉。”

“不过——”卡牌大师的话锋一转,语气回归轻松惬意:“现在,还是先把这一场比赛给拿下来吧。”

……

游戏时间来到七分钟左右。

StarTV直播间内,解说席上的洛阳正在对场上的战局进行讲解分析:

“现在上路这边绝望烈焰的龙女在抗压,防守眼位做得很到位,暂时不会有被击杀的危险,可以说是把自己的发育给稳住了。”

“两边ADC的补刀相差不多,嗯……不对,是斧子哥的老鼠还要稍微领先5刀!很好,等到老鼠做出第一样装备大件【破败王者之刃】,那输出就足够可观了!”

“打野方面,状况外的潘森刷野数量和对面quiz的打野盲僧持平,不过多了两个助攻的经济,还有1级的等级领先,也是占到了一定优势。”

当最终镜头视角给到中路时,洛阳的分析也落到了双方的中单选手身上。

“让我们来看一看两边中单的发育情况……”

目光从直播画面下方的对阵面板扫过,看清双方中单英雄补刀数据时,洛阳那流畅的语速忽地一滞:

“这——”(未完待续……)

PS:困翻了……睡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