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布里茨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老烈…先…回城…一次…等会儿…传送…过来。”

配合着三名队友拆掉蓝色方下路外塔之后,布里茨在队内语音频道中提醒了绝望烈焰一句。

刚刚状况外的打野盲僧与绝望烈焰的上单鳄鱼在野区拿buff刷野怪的时候,主要是绝望烈焰帮忙扛伤害,毕竟后者带的召唤师技能是【传送】,损耗的血量可以在回泉水之后立刻得到恢复。

同时,这样也能够为身为打野盲僧的状况外多省下一些的补给品。

毕竟在这个级别的比赛中,胜负的关键往往就是通过一点点的细节积累起来的。

“ok,等我。”

绝望烈焰点头,干脆无比地在原地选择回城。

至于另外一边的召唤师峡谷上路,蓝色方欧洲战队的上单贾克斯倒是没有这方面的困扰。

要知龗道,打野稻草人一级学出“生命吸取”,回复能力本来就强;而贾克斯1级学个“反击风暴”,同样能够有效地免疫一部分野怪的攻击伤害。

所以相较而言,蓝色方上单打野的配合刷野,效率不一定比紫色方绝望烈焰与状况外高,但消耗方面却是更少一些。

……

游戏时间缓缓推移着。

除开流水光阴与gleam所在的中路还处于正常对线状态之外,蓝紫双方的其他四名英雄全都像是咬定了要和对手比拼拆塔速度一般,一边在上路、一边在下路。带着兵线就继续往对方线路深处推进。

“这节奏……真的是要继续互换二塔啊……”

桃子看得有些咋舌。

一旁的洛阳微微点头:“嗯,说起来,我们国服全明星这一边是四人推对面下路。相对而言还是更占便宜一些的。”

“没错,”第六音符一脸赞同:“拿掉对面下路二塔,到时候回过头来应该还可以收条小龙,那经济就要稍微领先占优一些了。”

嘉宾席上的花鸟风月摇了摇头:“不过这还不好说,老烈回了一次泉水,中间耽搁掉的这一部分时间,可能会让欧洲战队在上路拆掉二塔的速度更快一些。到时候只要对面及时回防,这条小龙还是比较难拿的——”

话音未落,解说席上的众嘉宾、解说便齐齐注意到。直播荧幕的画面中,在蓝色方下路二塔前亮起了一个小小的信号标记。

这是紫色方中国战队这边有人在打点示意。

镜头视角被StarTV导播飞快切了过去,随即那个打点标记便呈现在了所有观战玩家的眼中。

标记的落点很明确,是在塔前一波紫色方小兵堆里的那一个醒目炮车的身上。

“点炮车是什么意思?”第六音符有些发愣。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而花鸟风月则是看得眼中一亮。不顾旁人的一头雾水就忍不住赞叹出声:“好想法!”

“花鸟,什么好想法啊?”桃子一双美眸望向花鸟风月,眼中闪烁着困惑不解的光芒。

花鸟风月却是笑了笑,指了下直播屏幕:“看下去就知龗道了。”

……

“老烈…传送…到…炮车上。”

紫色方队内语音频道中,布里茨对着正从基地泉水中买完补给品准备传送到下路的绝望烈焰发去信号。

刚刚的打点示意,正是出自它之手。

“明白。”

这一句回应,代表着的不仅仅是收到队友信息,更是绝望烈焰的确飞快地领会到了布里茨的用意。

下一秒。一道耀眼的传送光柱自塔下紫色方炮车的身上升腾而起。

同时,一发蓝汪汪的能量光弹自蓝色方下路二塔塔顶飞落而下。落在了那个炮车的身上。

打出的却仅仅只是一个“伤害免疫”的字符提示。

再一下。

又是免疫。

当传送光柱消散而去,绝望烈焰的上单鳄鱼身影出现在下路的时候,蓝色方防御塔对着紫色方这名炮车射出了足足三发的能量光弹。

全都是伤害免疫。

小小的炮车就这么趾高气扬地顶着大半管的血条如同威武将军一般挺立着,还“砰砰砰”地对着防御塔一轮炮轰回敬过去。

“我去,这个传送漂亮!”

解说席上,第六音符看得惊喜大叫出声。

而直播间内无数的国服观战玩家到了这个时候也都恍然大悟过来。

在游戏刚开局不过几分钟的这个阶段,炮车对防御塔的伤害甚至不会比一名英雄逊色多少。

而且更为关键的是,炮车能扛!

只要一波兵线在塔下撑住的时间越长,那么布里茨四人便不需要在两波兵线的间隔之间做太久的等待,这样也便保证了四人的拆塔效率能够比上路的蓝色方四名英雄更高一些。

再往稍远了去说,拆塔速度更快,那么之后回身去拿小龙的机会和成功率也就越大。

总之,就是细节决定成败。

……

看着面前的蓝色方下路二塔血量被消耗到了三分之一出头的地步,再切换视角看到上路的自家二塔还有着接近半血的剩余,布里茨心中稍稍松了口气。

晃了晃脑袋,那份极度的晕眩不适感觉仍旧在脑中萦绕纠缠不去。

布里茨稍稍有些无奈。

其实,放在平时,它根本不需要去将这些细节的东西一点点照顾过来。

因为靠着它和德莱文两人的绝对实力,就足够完成战局碾压。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花巧招数都不过浮云——很适合原先的它与德莱文。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不仅仅是它和德莱文两人的本尊被ban,英雄伙伴的意志觉醒时间也因为黑暗气息侵蚀的缘故被削减到了完全不够用的地步;更麻烦的问题在于,眼下的它因为脑中那份晕眩不适感的影响,整个人的实力状态发挥都在明显地严重下滑着。

想要打出之前那样的碾压优势,已经不现实了。

属于强者碾压实力的“势”,也不再明显。

但是比赛的胜利还是要拿下,所以它就只能靠着这样的操作细节一点点去争取。

说实话,在布里茨的心中,甚至还意识到,这一场的战斗,象征着强者实力的“势”,还隐隐要落在对面蓝色方的欧洲战队、乃至那个gleam的身上。

如果眼下的这个战局、这样的套路,都完全是出自那gleam之手……

布里茨眼中光芒微微一闪:

那…这个…家伙…真…的是…一个…相当…可怕的…对手。

……

“蓝色方防御塔被拆毁——”

不多久,在布里茨四人的火力攻击下,蓝色方欧洲战队的下路二塔先行告破。

天空竞技场上的中国观战片区爆发出一片热烈的欢呼掌声。

而这个时候,在上路的蓝色方四名英雄还差四分之一左右的血量才能够拆掉紫色方中国战队的上路二塔。

不过上单的贾克斯和打野末日已经先一步地选择了回城、准备前来守自家的下路高地。

“老烈…回…上路。”

“我们…三个…拿…小龙。”

哪怕是在强烈的晕眩不适感影响下,布里茨仍旧有条不紊地发布着指挥信号。

上路的兵线待会儿上了高地,需要有人去清理,同时也是为了让绝望烈焰的上单鳄鱼能够有较好龗的发育时间。

至于小龙,虽然此刻的布里茨、德莱文和状况外三人都不过3级左右,但盲僧前期打野的高效率再搭配上不断走位转移小龙仇恨的操作,是能够将其收下的。

“你们拿小龙,我这边牵制着卡牌,他没办法过去骚扰的——”

流水光阴在队内语音频道中出声。

“嗯。”布里茨微微点头,但心中……却隐隐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未完待续……)

PS:第二更6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