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布里茨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对决之地的单线路程其实很短。

如果是一个有位移技能的ADC英雄,比如奥巴马,那么一个“冷酷追击”之后再走上两秒钟左右,就能轻易地从线中央回到自家防御塔的保护射程之内。

但是对于此刻一个没有位移逃生技能,又被套上了【虚弱】减速的维鲁斯来说,这段逃回塔下的距离,就足以致命。

狼狈之下Rule又是急急忙忙地开启了【屏障】,一道淡金色的半透明护盾将身躯包裹,同时在头顶血条栏中撑起了一截保命的护盾值。

但是,这一小段的护盾值在布里茨与德莱文两人的平A攻击以及【点燃】的灼烧效果之下,转瞬之间便被打空。

一个21/9/0暴力天赋、【长剑】出门的机器人,加上一个平A伤害输出堪称全英雄联盟ADC最高的荣耀行刑官,两人的伤害叠加在一起该有多恐怖,这会儿所有人都见识到了。

还有【点燃】、【虚弱】的双召唤师技能全交,更是坐实了此刻布里茨与德莱文两人的杀意已决。

这个人头一血,他们拿定了!

乓!——乓!——乓!——

一柄柄弹射到半空之中的旋转飞斧在前方的地面上形成一个个耀眼的光芒落点,宛如铺就了一道直指地狱深渊的死亡之路。

而德莱文就在这条充斥着浓烈血腥杀意的轨迹上大步流星地迈进着。

对于其他的玩家来说,接斧的过程或许是一个容易让自己分心的因素。

但在荣耀行刑官本尊这里,不断弹射而起、飞落而下的森寒利斧,却是他最信赖的同伴,为他指引出的道路、将通往德莱联盟的光辉与荣耀!

每一柄飞斧接落,技能“血性冲刺”便得到一次的刷新重置。

当德莱文第三次将其开启,他的蓝条刚好消耗到了谷底。

而前方的ADC维鲁斯,则是同他距离不过百余码了。

近在咫尺。

身旁。带着红色拳套挥出一记平A铁拳的布里茨更是已经先一步地走进了紫色方防御塔的射程范围内,无比贴心及时地先行做好了顶塔的准备工作。

德莱文咧开嘴,笑容残酷森然:

这还杀不掉,那回头还不得被普朗克那家伙活活笑死?

一记平A!

再一记平A!

摆脱了【虚弱】控制的维鲁斯Rule已经逃入塔内,但头顶血量状态同样变得极其凄惨。

连扛两记防御塔伤害的布里茨在第三发能量光弹朝着它射落之后开始后退。

紫色方欧洲战队的辅助琴女则是也已经匆匆忙忙地从后方赶了上来。

开始轮到自己扛塔的德莱文却仍旧没有撤离的打算。

顶下第一记能量光弹伤害,再一记平A的旋转飞斧带着血腥杀戮的暴戾气息狠狠甩出!

第二发能量光弹落下,荣耀行刑官脸上残酷杀戮笑容不改地向左前方一步走位、将弹射到半空的飞斧稳稳接落。

再A!

琴女赶到,飞快将怀中古琴一拨、一道“英勇赞美诗”的能量旋律打在德莱文的身上。

后者头顶血条滑落至三分之一出头。

第三发紫莹莹的能量光弹又是自防御塔顶飞落而下。

这是要人头互换!?

一时间整片天空竞技场上的百万观战玩家都瞪大了双眼。

站立在中央浮岛上仰头观看着全息直播荧幕的kola则是嘴角撇了撇。

最后一记平A!

攻击前摇判定完成的同一瞬,呼啸旋转的飞斧才刚刚脱手而出,一道雪亮耀眼的白芒便在德莱文的身上一闪而逝。

闪现!

致命一击出手。便是身形瞬息向塔外远遁!

防御塔的第三发能量光弹砸落在荣耀行刑官的身上,将其头顶血条打落到仅剩最后的一小截。

而那凄厉呼啸旋转的血腥飞斧,则是同一时间狠狠甩到了紫色方维鲁斯的后背。

乓!!!——

震慑人心的一击。

高额的平A伤害将Rule头顶的最后一小格血量带走。

完成击杀!

“FirstBlood——”

伴随着响起的系统女声击杀提示,德莱文的身上一道淡金色的光柱冲天而起。

仿佛有掌声与欢呼声在萦绕。

但这时,天空竞技场内,直播间中,无数的观战玩家都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

会不会被换掉?

来得及逃出去吗?

完成一血击杀的德莱文闪现逃至紫色方防御塔射程范围的边缘,这时防御塔顶端的紫色光芒已经再一次地亮起,眼见得下一发死亡的能量光弹即将飞射而出。

就在下一秒。德莱文往外再走出了一步。

堪堪迈出防御塔射程极限范围。

瞬间,防御塔顶端刚刚亮起的紫色光芒重新停歇黯淡下去。

没打出来!

系统判定防御塔攻击取消!

逃生成功!!!

这一下,紧绷着神经按捺着情绪的国服玩家们终于爆发出了一阵雷鸣般的欢呼,与那自德莱文身上升腾而起的淡金色冲天光柱交互相应——

斧子哥万岁!!!

德莱文联盟万岁!!!

……

极限的伤害计算。精确到令人发指的血量控制,又或者说……

是对敌人包括对自己都无比残酷血腥的惨烈搏命气势!

这就是德莱文的实力。

这就是荣耀行刑官本尊的打法风格!

天空竞技场,中央浮岛。

诸如南美、日本、东南亚等几支战队的下路组合选手都是看得一脸目瞪口呆。

北美战队的Killer面色凝重肃然,眼中更是带着无比忌惮的意味;一旁的辅助CCL走到队友身旁。小声地说了句什么,又是让Killer神情微变,深深地朝着那直播荧幕画面中的德莱文望去一眼。缓缓点头……

韩国战队这边,crazyrobot一身陆地王者的汽车机器人造型,看不出多少表情的变化,但那一对明灭闪烁的电子眼则是隐隐能够揭示他此刻的心情。

站在他身旁的kola则是撇着嘴,一副不屑的模样:“那个维鲁斯太弱了而已……琴女刚才也不再快一点上来套虚弱……”

……

然后,不管怎样,在德莱文极限越塔强杀了Rule的维鲁斯之后,胜负的天平便基本已经有了一个定局。

没有闪现在手的琴女tanya无法跟上追杀残血的德莱文,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的ADC与辅助双双退回塔下回城。

“Sona(娑娜)你刚才给Draven套上虚弱他就死了的——”

队内语音频道中传来Rule的恼火责备。

而对此身为辅助琴女的tanya只能无言以对。

谁说他不像这么做呢?

可是刚刚对方德莱文的操作实在太快了,最后一下平A的前摇才刚刚判定出手就直接闪现逃遁,根本没有留下半丝的攻击僵直间隙,也让他完全来不及去套【虚弱】……

同一时刻,蓝色方的基地泉水之中,双双返回的德莱文也正同布里茨在交谈着:

“阿布,待会儿随便拉哪个都行,拉到就直接干掉。”

布里茨的回答仍旧简洁干脆:

“没有…问题。”

两人都不曾关心过对方是否会这么大意再次被“机械飞爪”钩中的问题。

因为这的确不算个问题。

3分20秒,做出第二把多兰剑的德莱文同布里茨再度回到线上。

两人全无闪现的琴女与维鲁斯忙不迭地后退。

根本不敢继续在线上呆着。

这一次的德莱文不再控线补刀,而是飞快将兵线推到了紫色方防御塔下。

这个时候,蓝色方的布里茨、德莱文两人到达3级,紫色方的Rule和tanya都才2级。

看着兵线进塔,身为ADC维鲁斯的Rule开始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进行补刀;辅助的琴女tanya更加干脆地直接缩到了防御塔后头就等着吃经验。

哪怕就在塔下呆着,欧洲战队的两位全明星下路选手都只觉得各种心惊胆战。

但即便再小心、再注意走位,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

性格沉稳如布里茨,既然打算好了5分钟结束战斗,那么就一定会去实现。

要…不然…可就…不够…严谨了——

蒸汽机器人本尊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严肃地想着。(未完待续……)

PS:今天就两更了……小伙伴们见谅……这两天奔波太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