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布里茨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按理说,有着位移技能“肉弹冲击”加【闪现】在手的酒桶,逃生能力算得上是十分可观。

但前提是能够别被对手先手控制、然后一套爆发输出瞬间秒杀。

很遗憾的是,无论是小安妮的中单球女,还是孙悟空的打野螳螂,恰好都属于英雄联盟中这两个位置上瞬间爆发伤害最为恐怖的两名英雄。

至于先手控制这个因素,对于小安妮来说,也完全不是问题。

“猴子哥哥,这个人头要给我喔——”

在出手之前,小安妮还在队内语音频道中不放心地同孙悟空叮嘱了一句。

那语气,完全就是一副小孩子护着心爱玩具生怕被人抢走的架势。

齐天大圣嘿嘿一笑:“行,给你就是了~”

回答的一方似乎也完全没考虑过gank是否能够成功的问题。

一言一语之间,两位瓦罗兰大陆的英雄本尊就这么理所当然地做好了人头和助攻的分配。

剩下的,就是将计划进行落实。

……

小安妮手臂一挥,一颗“黑暗法球”啪地在不远处蓝色方酒桶的身前地面上炸开。

这一发技能没有命中。

但本来小安妮这一下操作就仅仅只是为了逼迫对方做出走位闪避。

第一步计划成功。

酒桶走位向右侧移了两步,距离下方河道口草丛中的孙悟空更近了。

于是小安妮开始往左上方移动,动作轻微,不会让人生出太多警觉戒备。

身为中单酒桶的九鼎下意识地往右下方再挪动了一个身位。

这是为了保持同对手之间的斜线最远距离,也是对线辛德拉这种技能施放距离较远的英雄最安全的站位。

殊不知这样的站位调整,其实是在将自身往死亡的悬崖边缘一步步推进。

蹲在草丛之中的孙悟空距离那蓝色方的中单酒桶几乎就要可以靠着一个“跃击”直接突进扑到了。

直播间内,所有观战的国服玩家都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下方河道口草丛这边,蓝色方酒桶先前插下的1分钟饰品眼位早在几十秒前就已经到期消失,也就是说紫色方的打野螳螂埋伏在此处。酒桶是不知道的。

“希望战队这边小安妮的球女应该是在等六级。”

解说席上,洛阳做出判断分析。

“螳螂蹲得也很耐心啊……”

第六音符目光投向画面上的中路:“酒桶的饰品眼已经冷却完毕了,看这个走位,不知道会不会过来补眼位——”

……

在保持着同对面辛德拉斜线最远距离的同时,九鼎的站位不断调整着、慢慢靠近了下方河道口的一边。

而作为一名职业选手,对于视野的敏感度绝对是极高的。

站位在此,身旁的草丛没有视野的话,终归是没有安全感。

扫了眼装备栏中CD冷却完毕的黄色饰品,九鼎肩膀上扛着个硕大酒桶、挺着臃肿肥硕的大肚子便朝着下方河道口草丛又迈过去了几步。

直到这一刻,他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即将来临。

更不知道。草丛之中,正有一双透着嗜血与贪婪目光的眼睛正死死落在他的身上。

嗤——

眼位插落,草丛中视野顿时被点亮。

一同映入九鼎眼中的,还有那一道狰狞恐怖的冰冷虫型身影。

同一时刻,一记平A收下一名蓝色方小兵补刀的小安妮身上光芒一闪,堪堪升到6级。

支持荣耀战队的玩家粉丝们看得一颗心瞬间凉透,强烈的不祥预感直冲脑门。

“酒桶完蛋了。”

直播间内,洛阳摇着头做出断言。

事实也的确如此。

见到草丛中打野螳螂的身影,九鼎在第一时间交出“肉弹冲击”转身向后方自家防御塔下逃跑而去。

但小安妮却是一个预判位移落点的“弱者退散”出手。推射而出的黑暗法球将酒桶在位移完毕的那零点几秒间歇内击退晕眩控住。

然后,就是孙悟空的打野螳螂振翅飞起,一记“跃击”扑上。

利爪呼啸着狠狠拍出。

“品尝恐惧”!

爆炸性的能量尖刺迎面炸在酒桶身上。

“虚空突刺”!

最后,是小安妮的大招“能量倾泻”加一个【点燃】收尾。

砰砰砰砰砰砰砰!!!!!!!——

半空中无数颗黑暗能量法球连成一线地闪电般射向目标。带起一阵接连不断的轰鸣炸响。

酒桶血量狂跌至谷底。

“玩家‘抱小熊的安妮’击杀了‘九鼎’。”

看着直播荧幕画面上颓然躺倒在地面上的蓝色方酒桶尸体,洛阳摇了摇头:“刚刚如果直接‘肉弹冲击’中途接闪现的话,应该还是有机会逃掉的。”

第六音符嘿然一笑:“谁能想到那小安妮妹子居然把‘弱者退散’的出手预判做得这么准?”

是的,刚刚如果不是小安妮直接大胆预判了九鼎的“肉弹冲击”位移落点。卡准了方向、时机将技能打出,那么酒桶即便是没有“肉弹冲击”中途接闪现的瞬间二段位移操作,也能够妥妥逃生。

归根结底。是九鼎稍微迟疑了一些,也低估了小安妮的可怕操作实力。

付出的代价,就是让此刻双方的人头数差距来到了0比2。

而就在短短十几秒之后,这个差距又进一步扩大到了0比3。

“玩家‘最伟大的海盗船长’击杀了‘Diki’。”

上路紫色方锐雯,完成单杀!

镜头视角切换到上路的时候,所有观战的玩家们正好看到紫色方锐雯那头顶着不足五分之一的残血施施然从蓝色方防御塔下走出的身影。

而蓝色方贾克斯的尸体正一动不动地躺在防御塔前。

锐雯抢先到六,越塔强杀贾克斯!

这种事情其实完全可以理解,但一想到眼下完成强杀的锐雯是上一局那个猥琐一万年的船长,就实在是让直播间内的观战玩家们感到世界观有些颠覆。

这什么“海盗船长”,这是真的换Style的节奏?

直接开始走剽悍霸气路线了?

……

蓝色方队内语音频道中,花鸟风月的声音响起:

“上路刚刚什么情况?”

正在泉水等着复活的Diki苦笑:“那锐雯到六我原本想退的,结果他冲进来的时候还没打到我就先挨了两下防御塔伤害,我看那血量,感觉能反杀的——”

“我能反杀”——又是人生三大错觉之一再度重演。

哪怕是身为国服顶尖上单之一的Diki都不能免俗例外。

但刚刚其实真的怪不了他。

换了其他任何人,看到一个贸贸然冲进塔还先被防御塔A了两下、血量没比自己高出几分的锐雯,都会有这种“自己能够反杀”的欲望和冲动的。

所以,这次人头交得也是让Diki真心没话说。

对方在血量控制、伤害输出计算方面的能力的确比他强出太多。

最后自己大概就只差一下平A,就能至少换掉人头的,但还是输在了那一线上。

恍惚间,Diki突然有一种明悟。

这个在第二场看似打法风格摇身一变、变得无比剽悍霸气的锐雯,其实本质还是上一局的那个各种猥琐的船长。

刚刚那一下贸然冲塔多吃两下防御塔能量光弹伤害的举动,和上一盘他的船长那卖自己骗到一血的行为,可不就是如出一辙的伎俩?

脏,真脏啊……

一下子想明白其中联系的Diki只觉得浑身一阵发抖。

这是被贱到了。

而同一时刻,蓝色方队内语音频道中,伟大的海洋之灾正脾性不改地向同伴们得意洋洋吹嘘:

“嗨,对面那逗比可真够脑残的,同一个套子居然还能踩中两次~那家伙还真以为老子会无脑冲塔送死?”

“诶德莱文你那边咋没动静呢?老子我这儿可都俩人头进账了啊哈哈哈哈……”

“那啥,阿布,商量点事儿呗?——”(未完待续……)

PS:啊赶不及了,要先粗门,晚上第三更会比较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