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作者:骷髅精灵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谁知道呢。”司马仪并没有就此结束,他们就是一帮业余中的业余,而这个大尾巴狼老是用职业战队甚至到了王者之师来对比,也让司马有点不爽,他也放开了,“教练,不是我杠,sk的打野就是个躺的,他有什么主角精神,天天像个保姆一样伺候only,躺赢就行。”

语音另一头的张球笑了,“说的好,王者之师分两种,一种是群战型,各个位置都是斗士,人人敢开团,最不怕就是打架,老WOE就是这种;还有一种核心型,就像现在的sk,only确实有独一档的水平,但他们玩的不是四保一,只是战术侧重点,每个位置都在做自己的事儿,说说打野benya,他的战术就是蹲中,而且蹲出了默契,蹲出了灵魂,这可不是躺,你换个人真做不到,再多说一句,没有战术是不能用的,但产生了个人依赖心理的时候,就是失去王者霸气的时候,无论是谁!”

“李牧有这么老谋深算?”赵悠儿忍不住问道,这个傻了吧唧的家伙,看完电影竟然真的就让自己的回家了……

“老不老谋我不知道,反正他挺抠的,还爱指使人,对了,还喜欢装逼。”说起这个张球也是一阵抱怨,让赵悠儿等人大笑,不错,大家是有共鸣的,“但有一点,无论狼窝还是396,我们信奉游戏是一起玩的!”

“忽然觉得老牧也不是一无是处啊!”司马仪说道。

“是的,他也就是会玩游戏了。”赵悠儿忍俊不禁,这人的天赋都用在上面了。

“我要是有牧哥一半的天赋就好了。”小白现在已经有点崇拜李牧了,“要是牧哥的话,就算只玩上一两个月,肯定也比现在的我强多了。”

“扯淡。”大尾巴鄙视道,“天赋?他是这么跟你们说的?”

“……教练,这话可不是我们说的,”被批斗一天了,司马总算找到个堂堂正正的反击机会:“这可是老牧自己说的,这货成天都吹他自己是天才,他跟别人不一样,不要和他比!”

“那是他装逼!”大尾巴拖长尾音,这帮学徒,还不回爬就想学走?你说你们崇拜什么不好,偏偏去崇拜天赋?这想法可一定要给纠正过来:“知道你们现在玩那些一区号是哪里来的不?”

“你们不是有个高玩群吗,老牧去借的呗。”

“你会把你的王者号随便借给别人?”张球鄙视道:“那都是李牧的!给你们这几个还只是点边角料了,狼窝的群文档里有数十个小号,都曾经到达过王者或者大师的段位,全都是李牧一个人练的,从s2他进狼窝,我认识他开始,两三个英雄到王者,然后换号换英雄,新号老号一堆,要不然能随时给你们王者号钻石号糟蹋,还要多少有多少?你们做梦呢吧?”

“卧槽,这怎么可能?”众人听得目瞪口呆。

“对他来说,30级的号轻轻松松半个月就够了,有隐藏分的号更快。”张球说道,奶奶的,说来说去怎么又开始吹他了,又不给钱,不过有些号没玩就没段位了,但隐藏是真的高,老狼似乎也不在意这些,可惜了都值不少啊。

这得玩多少把英雄联盟?

这得是……闲得有多蛋疼、有多爱啊!

原来他真没有吹。

“我跟你们说,这家伙就是游戏圈的好学生,你们周围有没有那种天天上课不认真、不写作业,但成绩却总是名列前茅的?你们光看到人家在玩,可你们却没看到人家晚上回去偷偷学、偷偷加餐!这就叫败类!”很显然对此,张球也是不满的,狼窝里多少人想上位,想要灭了他,但没机会啊。

“那他为什么不上国服第一,听着好像很容易一样?”赵悠儿忍不住问道,这是每个强者的荣耀,怎么会有人不乐意呢?

“我怎么知道,所以说他有病!”大尾巴狼显然也不爽,貌似这个秘密只有贪狼一个人知道。

忽然耳机另外一边传来一声爆吼:张球,人呢,死哪儿去了,有人点奶茶了!

“哎哟,老板,老板,我来了,我来了,拉肚子,拉肚子,不好意思啊!”

赵悠儿等人面面相觑,刚刚还刚的一批的教练大人秒怂……李牧身边怎么净是些奇怪的人?

……………………

被人碎碎念的李牧正在聚精会神的趴在书桌上,桌子上摆放着撂得高高的笔记本,手上在奋笔疾书。

永猎双子,千钰,前一段时间才出的新英雄。

每一个新英雄的上线国服都会经历一次动荡,因为新英雄大多都很强势,这次城际赛会不会将这新英雄放出来还不知道,但提前做好一切了解是必须的。

作为一个手长拥有AD性质新英雄,目前比较流行的定位是ADC,但李牧这几天玩了几把,感觉用千钰来打野是一个不错的思路,但还没有开始进行系统的总结,今儿晚上被老妈禁足,家里又没电脑,倒是顺便就把这活儿给做了。

手机一边在查阅,笔记上详细的记载着有关千钰的一切基本数据,以及这几天玩千钰的一些心得,密密麻麻的写了三四篇,配在这笔记旁边的还有一个相当惨不忍睹的图片,那是李牧的手绘,如果不是手里拿着刀,这千钰的脑袋保准要被认成是牛头,那一对牛鼓眼画的是格外的硕大显眼,至于旁边翻开垫着的那本就更惨了,上面的锐萌萌丑得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次惨无人道的摧残,脸上的鼻子眼睛都完全挪位了,让人经不住升起无限的同情。

这是李牧的老习惯了,那高高的一撂笔记本里,每个英雄的笔记旁都有他的手绘,虽说大部分时候要是光看图像,连他自己都会搞混淆自己画的是什么,但他还是乐此不疲。毕竟当一个画家是自己幼儿园时候的梦想,李牧始终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其实是有一定天赋的,讨厌的主要是那只笔,它总是特别有它自己的想法,特别的叛逆,反正画出来和自己的想象总是不太一样,这绝对非战之罪。

正在考虑要不要给刚画的千钰上一个色,手机响起来了。

‘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

“喂?”

“我,张球!”球哥的声音有点义愤填膺:“我发现你小子年纪轻轻,怎么就这么会享清福呢?麻烦丢给我一整天,你居然连个安慰的电话都不打来问候一声。”

“这不是怕打扰你们的教学嘛。”李牧笑嘻嘻,直接转移话题:“现在弄完了?感觉怎么样?我这几个新队友还不错吧?”

张球倒也不是真来问罪,事实上看到小白和悠悠的天赋后,他对这次城际赛还真是蛮期待的,或者准确的说,是在期待他的调教成果,想象一下如果自己能把这帮学生带到城际赛的冠军舞台,还是在淘汰了一大堆主播王者甚至是职业青训队的前提下……啧,想想都感觉挺美。当然,这种话就不能和老狼随便说了,否则他还以为自己真接了个轻松的活。

“不错个屁,难度很高啊!”张球鄙视道:“一堆钻石渣渣,AD甚至还只有铂金,对了,辅助甚至还是才接触游戏两个月的新手,就要我给你弄到城际赛冠军,讲真的,这活儿也就哥敢接了,换个人你试试,不给你骂个狗血淋头,哥的脑袋给你当球踢!”

“必须的,咱俩谁跟谁啊,我还不了解你的实力?没难度我找你作甚?”李牧不吝吹捧,反正不要钱。

“咳……言归正传。”大尾巴轻咳一声,倒是不好继续吹下去了:“四个人的情况我基本都了解了,实话实说,辅助和打野还是值得期待一下的,上路也算中规中矩,唯独ADC是个缺口,而且是比较大的缺口,怎么样,有没有打算换个ADC?如果咱们换一个ADC,比如随便从狼窝里拉一个,再加上你我的内外配合,我保证九成机会夺冠。”

“那不行。”李牧这次倒是答得相当干脆:“实话说了吧,除了悠悠,其他三个都是和我一个寝室的哥们,这次城际赛其实也是司马仪挑头的,所以要赢,咱们一块儿赢,要输,咱们也一块输,没有换人这一说。怎么,我这哥们把你难住了?”

“……”张球有点无语,原以为为了冠军,让老狼换个ADC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又不是真缺人,正好现在城际赛的名单也还没有完全确定,却没想到被李牧一口回绝了。

迟疑了半晌:“算了……机会肯定会低一些,但倒也不是完全没得打,”

张球顿了顿,接着说道:“这ADC的基本功完全不行,好在还算听话,我们可以尝试把他的缺点隐藏起来。我这里有几套新研究的奇葩阵容,或许可以用来救救急,城际赛总共下来也没几场,变着花样玩儿,运气好的话,大概别人还没摸清我们的虚实就已经结束了。”

说到奇葩阵容,李牧墙都不扶,就服大尾巴狼,包括成封都是他带偏的,这货绝对是战术天才。

“靠你了大哥!”

“不过得看看他们的英雄池,司马仪的英雄池怎么样?”张球无奈的说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李牧想了想:“还真别说,这家伙属于玩啥啥不精,但什么都会一点那种,我之前听司马说他是玩中单和上单的,后来为了带国哥入坑才双排玩下路,说什么两个人玩就要走一起,死都要死一起……”

张球无语,一天下来对于战斗的情况有点了解,毕竟司马仪那嘴什么都说,范建国明明喜欢玩上路,为了司马仪玩辅助,司马仪呢,以前玩中上,为了范建国玩adc。

“你这俩室友还真是基情满满。”大尾巴哭笑不得,可是心里对这个队伍更加认可了,狼窝里也是这样,如果不是为了这种感觉,可能早就散了,这是兄弟啊。

“别乱说,人家都是有女朋友的人,不像咱们这俩单身狗。”

“别侮辱狗,狗都是三妻四妾的,麻蛋的,扯远了,有一定英雄池深度就好办,不够熟练的话可以重新熟悉……我晚上再研究一下,对了,明天记得去狼窝里吱个声,得找陪练啊,人员我都大体安排好了。”

“让优越狗陪建国练上单,年轻人是真的强,打野感觉要找两只小手,小手的操作一般但是意识很好,同样是女打野,你这国服第一女打野差的恰恰正是小手那种意识,不过小手常年潜水,这两天圈她都不吭声,你面子大,得你去给我炸出来。”

“吵架了?啥事儿啊?不然小手会不给你面子?”李牧一脸不信,大尾巴肯定是不知道什么事儿得罪人家了,这货在群里开玩笑经常没个尺度,小手又是女生,没准儿什么玩笑话就还真得罪了人家。

---

(千呼万唤,冠军皮肤终于完全公布!theshy选的剑姬是真香还骚,回城拔瑞雯的剑是要做什么?还有剑姬那一头瑞雯的发型是想搞事吗?剑魔要哭晕在厕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