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听完这番话,林东大罗猛然间醒悟了什么,惊愕至极。

困扰他们多年的疑问在这个时候豁然解开

是啊,是啊

那么理智的余洛晟怎么可能做出那么愚蠢的事情来,怎么可能因为别人的一时挑衅就与之签下退役战斗的赌约,除非对方持有足以⊥余洛晟牺牲自己未来都要去搏回来的东西。

冠军之名?

奖金?

这些都不可能是余洛晟内心最想要的,他真正最想要的是“谁与争锋”啊,那个只为他一个人而打造的神品

当初在英国展览馆,余洛晟连走到争锋面前的勇气都没有。

之前或许大家不明白余洛晟究竟是为什么那样失魂落魄的逃走,现在他们却可以想象得到余洛晟那一刻的内心。

他输了自己,更输了争锋

“他……他是想要回争锋s;。”李图川脱口而出,整个人如遭霹雳一般。

就在联赛上,李图川还指责过余洛晟,怎么可以⊥自己最完美的神品离开自己的双手。

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余洛晟当年是赌上了自己的命运想要从宙斯手上拿回“谁与争锋”。

赵庭华环顾着周围人的反应,想来大家已经知道真相了。

当年,孤儿院瘟病,余洛晟从周严那里得知了这件事,赵庭华自己却浑然不知,于是余洛晟以二十万元卖给了宙斯,因为余洛晟当时才十六岁,外加捐赠是匿名,孤儿院那边其实也很难查证这笔款是谁捐赠的。

这件事处理好之后,马上就迎来了ta世界冠军大赛,宙斯再以“谁与争锋”相逼,迫使余洛晟和他签下退役之约。

在余洛晟心里,谁与争锋是根本无法取代的神品,大家也坚信那个时候的余洛晟一定会同意宙斯那变态的赌约。

可惜,余洛晟输了。

输了最重要的比赛,更输了无与伦比的谁与争锋,再加上那当头一棒的赌约,余洛晟只能够离开。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林东大罗两个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事实上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都不知道事情的原委是这样。

对余洛晟自己来说,输掉争锋就像一只鹰被褪去了一身的羽毛,哪还有斗志可言,更不敢与任何人说起这事,于是变成了一块更大的心病。

“由此余洛晟并不是惧怕宙斯,只是无法直视谁与争锋,。”这时伊琴开口说道。

伊琴是保留着余洛晟当年的海报,这件事她其实一直在挖掘其中真正的秘密,可惜余洛晟就是绝口不提。

而大家之前所担心的,余洛晟对宙斯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的话,那也不是真正对宙斯这个禽兽惧怕什么,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愧对争锋。

“现在队长爸爸这边的事已经基本上解决了,那么就差争锋回到他的手上,要是这两个心结都帮余队长给打开,我想余队长绝对会堂堂正正的和宙斯再一较高下我也相信,现在的余队长已经足以击败这个专门喜欢背后搞鬼的宙斯”

“问题来了,宙斯那家伙根本什么都不缺,再加上他还是我们这次的最大对手,恐怕说什么宙斯也不会把争锋交出来把?”林东在这个时候说道。

“是啊,莹星姐也说了,要靠国家那边拿回来基本上没可能。”

“没有争锋的余洛晟,就不是最强的余洛晟,虽然余老爹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镇定剂,但要这恐怕也只是让余洛晟和宙斯旗鼓相当,美国那边无限拖战术,就是要和我们打平局,余洛晟不制裁掉宙斯恐怕真的很难赢,始终会像第一把那样。”赵庭华说道。

屋子里一下子沉默了起来。

包括余竟也是一脸焦急,他现在真的很想出一点力,可那件神器谁与争锋,自己貌似无能为力啊。

大家都想赢,都想冲破一切斩下这个冠军奖杯,可谁都清楚真正能够带领大家获得胜利的关键就是余洛晟。

而余洛晟的关键,余父这边的问题迎刃而解了,就差谁与争锋,。

“我倒有一个办法,只是,这件事我一个人同意还不够。”此时,赵庭华又一次开口了。

“我了个草,你有办法就赶紧说行不行。”大罗马上斯巴达了。

其他人眼睛一亮。

有办法就行,有办法就行啊

“赶紧说吧,求你了……咦,外面好多辆车啊……我靠,怎么这么多人,尼玛我们这里是有国际逃犯不成,怎么被车给包围了……”站在窗户边的宋帝王忽然怪叫了起来。

大家都在等赵庭华说出那个办法,无暇关心什么外面的事情,可不经意的扫了那么一眼,却是心中波澜翻滚

这尼玛什么情况????

往常电竞队这边拜访的人几乎没有,今天外面那个停车站竟然在短短几分钟全部挤爆了s;。

电竞屋被车队给包围就算了,甚至还可以远处一些记者媒体扛着摄像机如同特工队一样往这里飞奔,越来越多的车队涌入到了这里。

各色的轿车,不同的媒体记者车,扛着摄像机的,拿着话筒奔跑的,开着车狂按汽笛的……

刚才还无比平静的电竞公寓一下子宛如神兵天降,密密麻麻的被这些人给围堵了。

这变故来得太快,让一屋子正在气氛紧张的众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大罗,不会是你那天踢坏的路灯事情被拍下来了吧?”

“我草,关这屁事啊。”

“到底神马情况……糟糕,会不会余洛晟出事了??”

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大家顿时脸色一变。

余竟脸色煞白,要是余洛晟在这个时候出事……

余竟都不敢往下想了。

“他没事,应该是别的事。”浅梦很肯定的说道。

“那是什么事,妈的,我这辈子都没有种排场,心里毛毛的啊。”

车队排满,其中一辆黑色的奔驰中快速的走下来一群人,这群人余竟倒觉得有几分眼熟。

李莫书马明军陈书记??

怎么会是这几位大领导。

他们是来找自己的?

不像啊。

是不是余雨那孩子……

很需要月票,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