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事实上,余洛晟走进这个房间其实真的是想求一个开导,想要得到佛女的一些指点明津,好早日摆脱苦海。

但是让余洛晟完完想不到的是,开导个毛线啊,事情变得尼玛复杂了

余洛晟看着浅梦的脸,想从她脸上看到一丝开玩笑的味道。

但是这女人貌似根本不随便开玩笑,那这到底又是为什么??

一团乱,一团乱,本来事情已经够凌乱的人,这下变得乱了,还让不让人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虐小日本的好吗

总而言之,余洛晟觉得浅梦开玩笑的成分占据了七分,所以自己绝对不能轻易的去相信……

老子要去睡觉,一觉醒来,估计一切就烟消云散了。

余洛晟后退了几步,隐隐约约觉得浅梦会是一个那种完捉摸不透的女妖精,她能够説出这番话就仿佛考虑过一切后果一样,而余洛晟自己什么也都没有考虑过。

咦,不对劲。

自己为什么要被她吓道?

从剧情上来看,这应该算是她变相的向自己示好,假如她是跟自己开玩笑的话,自己于什么要怂她?

妈了个蛋,想那么多于什么,这种感觉让余洛晟隐隐不爽,就有一种别人只扔了一个技能过来,看上去像大招又不像是大招的东西,而自己连同召唤师技能都用光了才勉强抵挡下来。

“你想怎么谈?”余洛晟鼓起勇气反问道。

“你不是谈过吗,你懂。”浅梦把问题抛回去给余洛晟。

“……”余洛晟一阵蛋疼。

深呼吸一口气,调整一下心态,不能在对线上就被压的死死的。

“你跟男生牵过手吗?”余洛晟想了想,开口问道。

浅梦摇了摇头,情侣之间的牵手是肯定没有过的。

“要试试?”余洛晟找到了反击的机会,带着几分不怀好意的説道。

他相信,浅梦一定会用眼神秒杀掉自己,于是一切将恢复到平静。

“好。”浅梦犹豫了一会,后点了点头,那张白皙如霜的面孔上多了几分异样的色彩,显出了几分少女模样。

“……”余洛晟再一次语了。

很明显,别人没跟自己开玩笑,而自己显得有些骑虎难下。

浅梦就站在那里,薄薄的睡衣隐约可以看到她肌肤的光滑与玉润,她半低着头,手是自然的垂下的,手掌仍然那么光洁白嫩,可能是刚洗完澡的原故还泛着牛奶般的光泽。

这双手就放在那,似乎只要余洛晟敢伸过去,就能够握到。

但是,这一切来的太突然,让余洛晟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办还好。

“怎么了?”浅梦稍微抬起头,有些疑惑不解的看着余洛晟。

余洛晟见她的眼睛很近,很深邃,很灵动,不由的一阵脸红,脑子一抽的顺应她説的,闭着眼睛往她手背上一抓

好滑,就好像是摸在了一块光洁的玉上一样,但同样也有着玉的冰凉。

而浅梦,第一次被人这样握着手,却能够明显感觉到这个家伙的手掌是有一种滚烫的感觉,比自己有温度很多很

“你的手怎么会这么凉?”余洛晟有些惊讶的问道。

她手凉的程度超出了余洛晟的想象,尽管大部分女孩子的手都很冰,但浅梦的手像是一块冰玉,这已经不是寻常女孩子身体虚而导致的冰凉了,像是一种病态的冰冷。

“一直这样……”浅梦神情还是那样,可眼睛里已经明显能够看到一丝丝小慌乱。

这家伙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正经,还以为他不敢。

余洛晟皱了下眉头,看了一眼桌子,桌子上放着一碗凉了的汤药,满满的,明显是一点都没动过。

“你怎么没喝?”

“帮夏凝做一个监控,忘了喝,凉了。”

“所以就不喝了?”余洛晟质问道。

浅梦欲言又止后却没敢吭声,她反倒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姑娘想辩解撒谎,又找不到一个好理由。

“我帮你重熬一碗吧。”余洛晟记得夏莹星和自己説过浅梦的病况,那是一个很漫长的调理过程,而汤药是必须每天都喝的,一天没喝就有可能耽误一整个月的疗效,等于一个月就白喝了。

余洛晟可不想自己的搭档突然间犹豫不同国家奔波比赛一下子就病倒了,生病时的浅梦太令人觉得害怕了,那苍白的脸色和连睁开眼睛都满是疲倦,让人感觉好像她闭上眼睛之后随时有可能再也不会睁开。

要谈恋爱,那也好歹得把自己病给治好,别谈到一半的时候来一个韩剧里面那种生死别离,这种感觉就像説好双排结果你掉线再也没连上一样……

余洛晟回到了大厅,李图川和张爱静到房间里去了……应该是回他们各自的房间。

坐在沙发上,慢慢等着汤药,这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

回想起刚才的状况,余洛晟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相信,再加上酒精的昏沉,宛如一切都是一场艳福不浅的梦。

“算了,睡吧,明天还有比赛。”

煎好了药,余洛晟把它送到了浅梦房间里。

浅梦应该也发了半个多小时的呆,余洛晟敲门而入的时候她还坐在台边看着远处的夜色。

余洛晟把汤药放下,却没有继续再这里逗留的意思。

走出了房门,余洛晟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愿意去喝那个苦药的女妖孽,开口问道:“你是在帮我转移注意力吧?”

浅梦愣了愣,旋即道:“差不多。”

“会起反效果的。”

“我不介意。”

“那我也该挺期待的,算了,不纠结了。明天还有很重要的比赛,我们得从小日本手上拿到很多分。”余洛晟説道。

“嗯,不算太难。”浅梦点了点头。

“哈哈,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余洛晟笑了起来,刚要走,忽然发现浅梦把刚喝到一半的药给倒到了盆栽里,这让余洛晟脸上一僵,老子熬了半个小时的药好吗?

浅梦倒完药,发现余洛晟没走,反而是一脸蛋疼的看着自己的举动。

“你放的是咖啡豆,不是我的药。”浅梦冷冷不屑的对他説道。

余洛晟仔细那么一想,貌似自己刚才脑子乱糟糟的,看也没看,还真把橱柜里的咖啡豆给放下去了……

“呃……今天月色不错……”余洛晟急忙关上门逃之夭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