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韩国代表队伍的休息室内,韩棕治脸上满是恶毒的笑容。

“在知道这个规则的时候,我差点要为我们奥组委和电竞协会鼓掌了,这个规则简直就是为我们而打造的嘛,简简单单的赢怎么可以体现出我们大韩国家超越整个世界的顶尖电竞实力,也只有这样将人头比分算入其中,那些土鳖们才知道我们韩国和他们的差距到底有多大”韩棕治喝着刚泡好的茶,心情格外的愉悦。

“我也很喜欢这个规则。”李月笑了起来。

的规则让游戏原本的呆头发育模式被淘汰,各个国家战队都会追求战斗力强,杀人系数高的英雄。

这样的比拼才会变得格外有意思,并且在他们韩国为这样的血腥规则欢庆的同时,还有需要击败的中国来做他们的试验品,真是令人想想就开心的事情。

“大家准备好了吗,没有什么别的问题的话就出场吧,让我们大韩人民看到你们,向他们展示你们碾压别国的强大”蒋慎击打着双手,鼓舞着自己的这些奥运健将们

电子竞技加入奥运,简直就是特别为他们韩国增加了一枚必拿金牌的项目。

他们的目的可不能当当是为了拿金牌,还要展示出他们超越与其他国家与伦比的强大实力

另一边,中国国队的选手们也都整装待发了

这次统战仍旧是李图川,出场的阵容也将是国队首席阵容。

“紧张吗?”大罗问了一句旁边的周严和余洛晟。

“有点。”周严很诚实的回答道。

这场比赛不仅是一次中国体电子竞技选手和韩国强电子竞技选手的较量,是第一次向国年龄差别的观众展现他们电子竞技魅力的一场比赛。

説白了,这个时间点,你的三姑六婆大姨夫、二哥三弟四妹儿基本上都捧着一碗米饭和菜坐在各自的大厅里看着这场比赛,除此之外自己的同学、朋友、老师基本上也都会关注这场奥运盛典。

以往终究算是在自由的圈子里战斗,放手一搏,现在出现在这样一个加庞然的舞台上,怎么能够不紧张?

“喂,余洛晟,你想什么呢?”大罗见余洛晟发愣的没有回答,推了他一把。

“哦,哦,没什么。”余洛晟回过神来。

“世界都在看我们,就算紧张也不能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啊,要帅气,要笑得像我这样大方而不失气质。”大罗説道。

“你能不傻吗?”余洛晟淡淡的回了一句。

“别为难他。”周严补了一刀。

大罗整张脸都不好看了,自恋有什么错

“选手们,准备好了吗?”裁判开口询问道。

“ok了。”

“没问题。”

“准备好了”

李图川点了点头,朝夏莹星示意。

夏莹星也点了点头。

上场的人已经确定,上单大罗,打野周严,中单阎罗王,辅助余洛晟,ad浅梦。

“于趴韩棒子,杀得他们片甲不留。”谢练达第一个站了起来,对上场的五人説道。

“大罗,你要没宰个10人头以上,就不要回来见我们。”林东説道。

“队长,拿出你当年血虐vi的霸气来”

“对了,你们谁惹暗黑雅典娜了没?”

“谁敢啊。”

“我靠,该去惹她一下的”

“对对对,来不及了,这任务只能够交给余贱人了。”

五人迎着炫彩的光芒开始登入赛台。

周严在余洛晟的背后,小声的问了一句:“你刚才想什么呢?”

“也没什么。”余洛晟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周严没有再多问了,其实用脚趾头想都能够知道,他心里一定想了很多很多,因为他才是期盼这天到来的人。

走入到赛场上,清一色火焰队服让这支国队看上去充满了激情与力量。

而五个人之中,唯一一位女性浅梦显然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那些之前看过魔都视频的电子竞技玩家们在亲眼目睹这样一位传奇女选手之后,已经有不少人高呼了起来。

余洛晟看了一眼场下,心里颇有些纳闷。

自己可是打了那么多场比赛,拿了世界冠军,积累数才获得了世界电竞玩家们的认可和支持,这浅梦説到底总共才打了一场正规的世界巡回赛,居然尼玛人气这么高

不过想想也是,l女玩家人数比例非常高,超越了所有的竞技游戏,女玩家们估计受够了那些男玩家们总説她们只会撒娇、卖萌、求带带,浅梦的出现一下子成为了这些少女、少妇们心目中的骄傲,向那群自以为是的男玩家们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

再有谁説他们女生玩不好l,她们就可以説:有本事你找浅梦o

传言上,余队长都未必是她的对手呢。

那些讨厌自恃清高的男生们还不都得乖乖闭嘴。

可惜的是,除了直接正视荧幕和打比赛,浅梦是不接受任何采访的,文字、图片、视频统统不接受,时代杂志都曾有这个想法,结果夏莹星一口回绝了。

要知道时代杂志是一些世界明星们击破头脑都想上的

看到浅梦一下子关注度这么高,余洛晟忍不住也问了一句:“这次会不会紧张?”

余洛晟就是不信邪,天下哪有这种淡定如妖的人,即便在这样的奥运舞台上都没有一点点的反应。

浅梦看了一眼余洛晟。

余洛晟説废话的时候,她一般都是用这样的眼神,宛如一位站在云端的女神正在看另外一种生物聊的逗比。

余洛晟也纳闷了,明明自己是很认真的问,她于嘛还用这样的眼神,还是説她都养成习惯了……

“不会。”终于,浅梦还是看在队友的份上回答了余洛晟一句。

或许是担忧余洛晟接下去没完没了的发问。

“这都不会?”余洛晟説道。

浅梦没有再理会他。

在某个舞台上会不会紧张,那得看你的野心。

你的野心就是想要在这个舞台上表现自己,你的野心就是想让场下和电视机前的谁对你刮目相看,你的野心就是狠狠的击败韩国队……那是个人都会紧张,因为这个野心很可能是你很多年很多年积累在心底所需要释放出来的。

而浅梦的野心不在这些,会让她紧张的只有比赛本身,因为她也只对比赛本身感兴趣,尤其是规则还发生了一些让人亢奋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