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不经意间三月份就到来了,南方这边开始有了暖意。

沿着河流分布的乐城渐渐的有一些小春树在绽放出芽来。

小学、初中的时候我们描写春天的时候总会説树木长出了的枝叶,事实上这样写作文的孩子在南方就属于骗人

南方的树论是城市两边的绿化还是山上那漫山遍野,部都没有掉落的概念,一年四季都是保持着青色和茂密,所谓的芽也不过是在那些暗绿色的树叶之间慢慢的抽出来。

当然,还有为经典的秋季,稻田里充满了金灿灿的麦子,农民伯伯正在辛勤的收割。

不好意思,南方正常情况下不种麦子,也不知道那些小学生放学路上到底是怎么看到金灿灿麦子的,顶多看到的是水稻好不好

乐城是很标准的南方城市,城市沿着河流两岸边分布,两岸边再往内就是一片片环山,现在已经彻底变成了翠色

乐城的金溪河也不知是哪里的源头,也称不上哺育了多少代乐城的人,这河水在前几年没有真正去治理的时候还是被那些捞金轮船给霸占着,到处坑坑洼洼、底深洞,尝尝让一些到河里游泳的孩子再也没有机会爬起来。

河道两岸在这几年修起了漂亮的步行河道公园,不少穿着校服的中学生已经在这里手拉着手亲密比了,让某些大学毕业回家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比汗颜。

顺着公园的木栈道一直到尽头,那里原来是一片水上乐园,供孩子们游泳玩耍,游泳池的水终究是死水,看上去很脏,像这种建造在河流中的水上游泳池就会显得格外特别。

以前还没有钱去游泳馆里训练的时候,余雨很多时候都会在这里,这片河域就像是她的第二个家,任意的游动,好似这条河水养育的小精灵。

长大了,余雨就很少在这种公共泳池里出现了,一方面色狼多,另一方面她身份变了不再是当初那个像小泥鳅一样的水丫头。

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发呆,看着水波不停的流动着,余雨慢慢的揪下旁边的叶子一片一片的往河水里扔,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情。

“我菜买好咯,回家去吧。”阶梯通向街道的位置上,一个提着菜篮子的妇人朝着余雨喊了一句。

“哎,来了。”余雨急忙起了身,把屁屁上的尘土给拍了拍,几步就跟上了已经买好菜的李芸。

“妈,钱还够用吗??”余雨小声的问了一句。

“够用,怎么不够用,没有了负担后我们日子也好过了许多,你爸他是喜欢喝茶的人,有很长时间他都没敢给自己买好茶叶了,这阵子特意买了一些。”李芸説道。

“那就好……”余雨点了点头,可很她有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

以余雨对爸妈的了解,要是还欠着别人钱的话肯定会省吃俭用的尽管还上的,怎么会突然间説没负担了呢?

“亲戚们钱的事情,等我奥运会上拿到一个好成绩就可以解决了。”余雨説道。

“什么亲戚们的钱?”李芸有些不解的看着余雨。

“爸做手术,手术后的调养护理的那一大笔钱不是还欠着吗?”余雨説道。

“你这孩子,明明就已经还上了,于嘛还要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李芸有些责怪道。

“还上了??哪来的钱?”余雨愣了愣,很是疑惑的看着李芸。

“不是你吗?”李芸也疑惑了,难不成余雨这孩子游泳游的有些脑子进水了,连把钱还上的这事都给忘了。

李芸之前就打电话去确认过了,欠着的钱已经部还清了,亲戚们都説是余雨打给他们的。

“我?我没有啊。”余雨听的有些懵了。

自己在游泳队里每个月拿的收入其实不算特别高,教练又不让她去接广告,怕影响了进击奥运,余雨自己手头上的钱其实也非常有限,自然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把钱还给亲戚们的,余雨自己算了一下,欠的钱估计也有十来万。

这十来万对余雨将来或许不是太大的问题,但在没有从奥运会中取得一个优异成绩之前,这就是一笔巨款。

“不是你,那是谁啊,难不成还有人吃饱了撑着把钱塞给我们那些势力的亲戚,然后説是你还的。”李芸没好气的瞪着余雨。

她知道这件事一定是余雨偷偷做的,也只有余雨有这个能力,而且她不想让他们做父母的操心所以一直都没有説

“妈,我真没有,我的钱一直放那张卡里存着,也就几万块,就算部拿出来也还不掉啊,教练跟我説这种事情不需要太过担心,以后有的是机会……”余雨很认真的对李芸説道。

余雨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明明家里面是负债累累,勉强凭借着自己现在的名气能够镇住亲戚们,但也不至于让那些亲戚们糊涂的觉得是已经把钱还了啊,那到底是个什么事?

“你真没有偷偷的把钱还给他们?”李芸也有些发愣了,很认真的询问道。

“真真真没有。”余雨説道。

“哎呀……那这……那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我已经问过他们不少次了,他们都很确定的跟我説是你把钱打给了他们,我记得你大舅还给我发了一个截图,上面写着转账人的名字就是你啊。”李芸説道。

“那怎么可能”

“可银行转账信息是不会有错的啊”

“我的卡都在我自己身上”余雨説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好像自己有一张卡是不再身上的,那是自己用来存红包钱的银行卡。

那张存红包钱的银行卡是自己和哥哥余洛晟一起开的,里面存着他们两个人从小到大收的红包的钱,卡是自己的名字,但却是放在余洛晟那里。余雨清楚的记得自己去水校的时候,因为学不够把里面的钱都取出来了,就剩下一张空卡……原本这张空卡也在自己身上,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张卡就消失了。

反正是不需要扣年租的卡,里面也没有钱了,余雨就没有去理会这张卡的去处。

她很仔细很仔细的回想,貌似自己不见了这张卡是在当初lp开赛自己去见余洛晟的时候。

难不成是那个时候,这家伙把这张卡给拿走了,然后用自己的名义把医药的那些账单部给清除了??

“怎么了?”李芸看到余雨那副不对劲的样子,急急忙忙的问道。

“妈,我猜是哥哥做的。”余雨苦笑着説道。

“小晟??他哪里来的那么多钱??”李芸自然不相信。

那得十几万啊,余洛晟一个二十来岁的孩子怎么可能凑的出十来万,他们工作不吃不喝也得攒个三五年时间。

“虽然我对他们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不过是他的话现在应该确实有那么多钱,我听説现在英雄联盟的比赛奖金动辄几十万的。”余雨説道。

“那……那那些钱真是他给还上的??”李芸惊呆了。

她一直以为余洛晟已经为了他自己所谓的理想彻底不再眷顾这个家庭,也铁石心肠一般根本没有去在意过家庭的状况如何,当钱部还清的时候李芸和余竟都是下意识的认为这些都是懂事的余雨做的。

可现在,李芸内心已经比震撼,他法想象的到在自己眼中还是一个孩子一般的余洛晟竟然能够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来解决家庭困境,没有想到他会用这样的方式……

“是不是,我回家查一下卡的交易记录就知道了。”余雨説道。

卡的查询余雨还记得,为了证实自己心中的想法,母女两加步伐赶回到家中,打开了买了没多久的二手电脑。

交易记录的查询并不难,只要记得卡号和查询密码就可以了。

卡内并没有余额,看上去和一张空卡并没有什么区别。

余雨点开了交易记录,并且选择了李芸所説的那些时间。

很,一大窜信息从电脑荧幕之中一跃而出,银行交易框很清楚的汇总了近一两年来的金钱交易。

有存入的,有汇出的。

基本上都是以万为单位

一笔又一笔的钱转入,但有很转了出去,都是转到了李芸熟悉的那些亲戚们的账户名下。

“能……能看到是谁存入的吗?”李芸急急忙忙的説道。

説实话,看到这里她已经彻底明白了。

可是这让她一个做妈妈的又有什么话可以説的呢?

当存入者的名字终于暴露出来之后,李芸眼睛里已经加闪烁了。

就像自己前阵子才明悟的,余洛晟并不是孩子气也不是有多叛逆,他远比他们想象中的成熟,他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来承担这个家庭的责任……

可是,仔细想想这个家庭除了给了他尽的压力和硬性教唆之外,似乎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第二章送上,好久没有求月票了,怕大家又忘了投,今天特别提醒各位,月票要投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