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余洛晟只是回学校一趟,当然不可能真有什么华丽的衣服来换,和白菲菲短暂分开之后便在寝室和电竞社逛了几圈。

还好,这黑色的面具确实给让阻挡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让余洛晟成功会见了自己的几位室友。

“余洛晟,説好的,晚上我请你吃饭”邱景泰非常慷慨的説道。

説真的,邱景泰差点都要给余洛晟跪下了,他追潘小婷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始终都没有一个准信,哪知道那天偶像、天神余洛晟大显神威,真把韩国不可战胜的vt战队给虐了,那种潮澎湃真的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啊。

当天,抱得美人归的邱景泰就暗暗发誓,以后余洛晟让自己跳火坑、粪坑都毫不犹豫

“晚上有人请吃饭了。”余洛晟説道。

“靠,谁啊?”

当下余洛晟也将和王盖、张信两个人的小冲突给説了一下。

“你説张信啊,这人在学校简直是白马王子级的啊,据説很多学妹们都给她送情呢,然后他喜欢白菲菲,校的人都知道了。你该知道白菲菲追的人特别多,尤其是你不在学校以后,简直什么牛鬼蛇神都敢跑去搭讪,这个张信来了之后,所有追求者都滚得远远了,可惜啊,咱们白女神就是不鸟他。”邱景泰説道。

“我听他是羽毛球亚军啊?”余洛晟説道。

“哦,对。你也知道,大学生运动会基本上是专业级比赛了,水平跟国青年组大赛有得一拼,拿下单项前两名的可以申请国家一级运动员,这个张信和余雨一样是特招,还不是那种普普通通特招,在少年、青年体坛名气还特别大,上过电视、报纸、闻,跟我们这种草根学生完不是一个级别。”邱景泰説道。

余洛晟点了点头。

确实,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距,同样一个年纪,别人早早闻名,身份显赫,享受各种高级待遇,可有的人默默闻,好像整个人生已经是一个定数,在学校、平平淡淡,别説校,班级都很难出头,毕业后工作平平淡淡,在这个高消、高房贷、高医药、高抚养的社会里辗转反侧……

近流传一个很不错的段子,让广大毕业生们心酸得想哭:

“20块?这点工资哪里能请得动一个民工,顶多请一个大学生”

这放在以前,肯定是一句有意黑天之骄子大学生们的话,带着黑色幽默,学生们也就笑笑了之。

但放到现在,它已然成为事实

绝大多数民工的工资都有50到r啊,刚毕业的大学生又有多少,上海标准也就30到40,其他地区平均在上下。

尽的加班,尽的剥夺双休,总渴望升职,结果多半是被磨得什么热情都没有了。

这些东西邱景泰自己早就了解过了,他这人不太安分,总喜欢和高年级的学长打听这个打听那个,在听説了那些已经毕业的学长们悲惨经历,再结合现在的真实情况,邱景泰突然间很羡慕余洛晟了。

当初,余洛晟选择继续在学校读,放弃掉自己擅长的和痴迷的,那么他和自己一样还在学校里默默闻,而不是现在的青少年偶像,撸啊撸玩家有多少,知道他的人就有多少

“这鸿门宴你当真要去啊,别怪我没提醒你,张信和王盖这两个家伙家底都挺厚的。”邱景泰説道。

“吃个饭而已。”余洛晟説道。

“也是,你现在也完不虚这种富二代了啊,论实力,他们怎么可以跟你一个世界冠军比,论人气,他算个毛线,你把脸上的碳一刮,直接吓尿他们好不好,可惜啊,就是这电子竞技地位在国内还不算太高,不然的话,你现在怎么説也是跟林丹同一个层次的他一个大学生运动会亚军给林丹提鞋都不配。”邱景泰説道。

邱景泰的话倒是让余洛晟心里多了一层深思。

电子竞技协会确实已经成立,协会那边的意思是,自己退役之后将会成为副协主席候选。

説是候选,想必这个职位是给他余洛晟预订着了,国内恐怕也再没有什么人在电子竞技领域地位比余洛晟高了,这个电子竞技副协会主席余洛晟是跑不了的,甚至现在他都要尝试的接管协会的一些事情。

余洛晟对协会的管理不太懂,就只能够先挂着一个成员的职位,一边打职业竞技一边熟悉协会的状况。

问题是,像别的运动协会多半和政府部门挂钩,成员、委员、委员主任、副主席、主席等都算是很有地位了,不亚于一些单位的领导,可电子竞技这边好像没有那么一説啊。

听吴小康説,工资发放这事都还没有完着落呢,别提在正常的运作了

电竞协会这事,终究是一个头疼的事啊。

什么时候电子竞技才能够发展成和那些传统竞技一样的地位呢?明明受众度是碾压级的。

五点半左右,余洛晟就在女生宿舍下等了。

白菲菲没让余洛晟等太久,电话一打,她就下楼了。

楼梯口,一袭浅白色线织短裙的白菲菲缓缓下楼,紧身的小线衣衬托出了她傲人的上围,看得人竟然口水直流……

似乎少女情怀所致,白菲菲并没有将这种身材上的优势彻彻底底的暴露,一条同样色调的薄围巾简单时尚的搭在胸前,将那份惊艳袭人的气场给稍稍掩盖,却多了婉约、含蓄之美。

有句话説的对,裸丨体的女人永远没有浴巾裹身的女人来得美丽,很显然白菲菲是一个很懂得穿着打扮的女孩,至少这一两年进步了很多很多,让余洛晟都为之惊叹。

这个女人,和自己初认识的时候大有不同啊。

到底是什么让她有所改变呢??要知道她以前就是一心向学的啊。

“喂,晚上不回来的话,我会替你应付眼镜妹的晚点哈。”这个时候,楼上的潘小婷探出脑袋来,朝着白菲菲喊了一句。

白菲菲本来还是一副镇定的模样,这会刷得脸颊通红,低着头就走,当做什么都没听见。

余洛晟也是愣了一愣,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口袋里被邱景泰这混蛋硬塞的小雨伞。

唉,都是友情就此走到尽头的节奏啊

不龌龊不是一家人,就算自己没打赢vt余洛晟相信潘小婷和邱景泰也会走到一起,尼玛天造地设好吗

出了校门,白菲菲看着余洛晟这个大黑脸,总是觉得有些想笑。

“这会地铁太挤,我们打车过去吧。”余洛晟説道。

女生嘛,都不太喜欢挤公交、挤地铁,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各种咸猪手防不慎防,好心情瞬间就破坏了。

作为一个绅士,余洛晟觉得打车过去会好一些,没有保时捷,好歹有强生出租车

白菲菲没説什么了,其实她觉得车道这个点也堵得不行。

“菲菲,你在哪呢,我这就来接你。”电话那头,传来了张信特别讨好的声音。

“哦,我和余洛晟打车过去。”白菲菲回答道。

“那好吧,我们在门口等你。”

到了那家坐落在徐汇的法式牛扒餐厅,余洛晟抬头那么一仰望,心中感慨限。

换作平常,自己是不会来这种地方,吃牛排嘛,盛世经典、豪享来什么的就可以了。

“菲菲”一辆宝马缓缓从旁边的车道驶过,里面探出了一个特意梳得很有型的脸,正是羽毛球小王子张信。

张信下了车,开车的王盖説了句:“还以为你们坐地铁过来呢……我去停车,你们先上去吧。”

张信走过来,带着白菲菲上楼,然后把余洛晟当做了空气。

白菲菲却很照顾余洛晟,始终和他走一起。

余洛晟心里暗暗奇怪,这个张信之前还懂得一些谦逊、客套,怎么一转眼变得这样了,敌意和不屑直接写在脸上。

估计是他的损友给他做了功课。

法式餐厅有一点略恶心,就是点餐的时候你得説法语,然后服务生听不懂中文。

对于这种装格调的餐厅,余洛晟打心里就鄙视和觉得恶心,你tn在中国开店,不懂中文你开毛店,营造行业的典范和风格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别人感受

座位很不错,在厅旁,有漂亮光彩流动的鱼缸,还可以看到这个城市穿行的车流和耸立到黑色天幕中的大厦。

不过,刚坐下,余洛晟就发现了一个小问题,这貌似是八人座啊?

还有其他人??

好吧,居然还叫人,人多就有气势吗?

老子倒要看看你们叫什么人来镇住自己

“还有别人?”白菲菲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开口问道。

“今天是我生日……也就叫了几个关系比较好的,除了曹何之外,其他都是同学。”张信説道。

“曹何??”余洛晟愣了一愣。

“知道他吧?今年国青年锦标赛跳水冠军,鼎鼎大名的体坛大明星”停完车的王盖把玩着他的宝马车钥匙走了过来。

“他算是我师兄,我们关系非常的好,虽然不同项目,却在大赛上见过很多次……”张信笑容满是光彩的説道。

看张信那陶醉的表情,显然能够曹何称兄道弟是再牛不过的事情了

余洛晟已经忍不住呵呵了。

不是冤家不聚头啊,不是蛇鼠不一窝,这顿饭吃得太有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