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我警告你,你走出这个隔音室,就意味着放弃比赛。”那个肥猪裁判説道。

大罗根本就不停这头猪叽里呱啦的话,朝着隔音室的门走去,恨不得一脚将这个门给踹飞

“大罗,别这样”

“大罗,坐下来,上面一定会出一个结果,还我们一个公正。”张爱静急忙拉住大罗。

张爱静哪里拉得住大罗,就听大罗吼道:“给什么公正,这里是他们的地盘,他们説得算,谁要打谁去打,反正老子不打了有病,tn有病”

颠倒是非,如此再明显不过的颠倒是非又还有什么好等

他们可以这么不要脸的为了冠军做这样被世界骂成狗的事情来,自己为什么还要跟个傻子一样去为这所谓的世界大赛、为所谓的公正竞技、为所谓的素质选手去继续被愚弄下去

怒发冲冠的大罗狠狠的抓住门柄,根本就不顾任何人的阻拦。

他要出去,他要去台上,他要指着那群不要脸的狗,当着摄像机,当着世界人的面把他们骂得狗血淋头,他要指着赛方的鼻子,论他权力有多大,官职有多高,都要把他祖宗十八代骂个遍

张爱静和黛蓝都在拉着大罗,可大罗简直就像一头牛,完控制不住了。

“大罗”

突然,一声带着几分嘶哑的叫声回荡在整个隔音室

喧闹比的隔音室一下子寂静了,唯有余洛晟的声音在不停的回荡

大罗抓着门把,红着眼睛转过头来,看着余洛晟。

“给我滚回来”余洛晟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那双眼睛闪烁着从未有过的愤怒。

“你傻吗,这样的比赛你还打”大罗也怒了。

余洛晟看着大罗,胸脯因为情绪的剧烈而起伏得厉害

是啊,自己真得傻吗,这样的比赛还打下去??

换作以前,他会毫不犹豫的将耳机砸烂,和大罗一起踹开这隔音门,甚至不惜将那群耻到极致的韩棒子给揍一顿,他们都可以不要脸,那么自己还跟他们讲什么素质和形象?

问题是,这样真得有用吗?

比赛停止,中国队因为出手打人,被禁赛,韩国选手因为不遵守职业道德,开上罚单,这个冠军后还是他们韩国人的……

这就是冲动的结果,这就是不成熟的结果……

他们为了这个世界冠军耗了所有的青春,遭受了白眼、嘲笑、抛弃、漠视。

得来的就是这样一个结果??

他们丧尽天良,自会有真正公正的人和组织去惩罚他们,余洛晟不相信电子竞技会沦落到容许这种事情的出现,但是他们作为受害者,作为这个世界上渴望渴望拿到这个冠军的人,就能够因此放弃吗?

是谁允许你放弃?

你的生命,你的命运,都和电子竞技完连在了一起,小北就是死了,也没有放弃过,你还活着,你有什么资格放弃

这番话,余洛晟只在余洛晟内心翻滚着。

但是,如果大罗不懂,説出来又有什么意义?

他只想告诉大罗,我们连放弃的权力都没有,我们只有一条路,哪怕遇到再荒唐可笑的不公,再丧失人格的迫害,都要咬着牙、拽着拳头、含着愤怒和屈辱交织的眼泪坚持下去

“混蛋混蛋混蛋混蛋”

“我大罗下辈子要再打职业电竞,就罚我永世不得超生”

大罗整个人都疯了,一甩门,将隔音室的门重重的关上,然后用手被狠狠的抹了抹自己极不争气的眼泪……

他先是走,却马上三步并作两步,后直接跑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拾起地上的有些破损的耳机往头上一戴

“打完来打完来论是输还是赢,我都会打完来”大罗歇斯底里的大吼道

林东、周严、吴森三个人看着近乎发狂的大罗,感同身受的他们同样咽了咽喉,眼睛里满是屈辱却不愿意屈服的晶莹

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是为了利益,为了责任,为了家人,只是为了自己,却从没有想过会坎坷成这样,甚至出现如此荒唐到了极点的不公正和屈辱

五人重坐下,或许对他们这样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来説,承受了这样的事情还能够重坐下需要的已经不仅仅是忍耐……

“不敢相信……不敢相信,l战队成员居然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难道……难道他们要继续比赛吗?”

“他们还要打?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竟然还打得下去吗?”

伊琴注视着荧幕,注视着比赛现场,注视着那个目光坚定到让人难以置信的男子身上。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不直接罢赛,等待公正的处理?

为什么要选择妥协,要选择继续打下去?

又到底需要怎样钢铁一般的心,才能够驱使着他如此坚定不移的完成这场荒唐、不公、可笑的比赛?

隔音室,白色的衣,赤色的火。

站在那里,目光穿过隔音室,看到的是整个密密麻麻遍布着电竞爱好者的舞台。

余洛晟松开了险些被咬破了的嘴唇,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国内外又会有多少人要骂自己愚蠢。

只是他比别人清楚一点:

公正只能够留给掌控着权力的人,这不是自己这样的选手能够左右。

结果可能是公正,可能是丧心病狂

自己怎么可以把结果留给未知数,留给那些根本不懂什么叫电竞精神的上位者、权力者

那么现在自己唯一能够掌控的就只有这场比赛。

哪怕他被一群荒唐可笑的人弄得如此残破,高地毁灭,劣迹斑斑……

在余洛晟看来,从这样的比赛中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也远比等待上位者的审判、宣言要现实一百倍、一千倍

自己的命运,哪怕残破不已,也一定要自己牢牢的掌握,决不会交给别人

一次团灭、一座高地而已。

不过是一次团灭和一次高地……

我会用我的圣银之弩、恶魔审判之箭向你们这群电竞残渣、败类取回我要的公道

双手回归键盘,目光凝聚荧幕。

键盘的光绽放出冰冷的银色,灰白色的荧幕化为了重充满生命和力量的彩色

瞳孔深陷,看不到,也听不见周围的一切。

思维深陷,分不清虚拟与现实。

从泉水中走下,他已化魔……

在暗夜中行走,只为杀出一条公正血路的电竞之魔

(説上一句:有人觉得这种事情发生得有些荒唐可笑抱歉的告诉你,其他剧情也许虚构,但这个剧情取材真实案例。为了不剧透,暂时不公布是哪件事。知道的朋友也没有必要过早宣扬啦,反正我会写出来的,当然小説内容和真实事件有出入。)

(话説,今天三章,这都不给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