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老大,我们有些顶不住啊”炮火中,林东抱头鼠窜的喊道。

vt战队的攻势变得异常霸道,他们拆掉了下路之后便组团开始进攻上路,周严、林东、大罗、吴森四个人在那里把守,问题是面对经济领先,阵容优势的vt战队,他们四个人也只能够稍稍拖延一些时间,真要和对面打起来,基本上要被团灭

情形越来越不乐观,防御塔一座一座被拔,等经济落差到了七千、八千,装备上的碾压又如何才能够用技术来弥补?

余洛晟并没有回答,他依然在下路补兵。

看他的补兵手法稳健得就好像整个召唤师峡谷风平浪静

能在这样炮火连天之中还保持着这份淡定,确实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出来

终于,上路的防御塔还是被告破了,林东、周严、吴森、大罗四个人第一时间选择了龟缩下一座防御塔。

“老大,他们可能开大龙。”林东叫道。

“继续顶住,还差一点。”余洛晟回答道。

拿完上路防御塔之后,战队没有一点停歇的意思,他们就像一支不知道疲倦的杀戮机器军团,碾压了这个村庄之后又到下一个城镇,整个袭击过程非常严密紧凑,染防守的人完应接不暇。

余洛晟对他们四个千叮万嘱,绝对不能在这个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过程中抓到,只要阵亡一个,这局游戏基本上算pr了。

此刻,论大罗内心有多么强烈得想于趴下vt战队的人,为了大局他也必须隐忍着,哪怕对面的老鼠一而再再而三的发出那尖锐难听的笑声

“他们打大龙了”突然,大罗开口説道。

与此同时,余洛晟选择了回城。

钱够了,可以出上红叉加一个幽梦斗篷。

幻影之舞的钱其实在18分钟的时候就够了,但余洛晟没有选择直接回去购买红叉然后参团。

薇恩在这个时间点依然是脆弱的,对方的伤害只要稍稍蹭到他,战斗力就下降了一大截,考虑到能够在团战中站立得久,那么拥有了破败、红叉这两件装备后还远远不够,必须要佩戴上一个幽梦斗篷,阻挡龙女、发条、老鼠、锤石、皇子的魔法伤害溅射

“千万别急,他们不敢力打。”余洛晟很认真的説道。

林东那边眼位已经空了,对方在大龙那里放了一个真眼,眼位基本上被对方排掉,现在他们也不怎么能够看到下面的情况,只是在视野消失前看到对方已经动了大龙。

余洛晟仍旧表示不能焦急,他现在才刚出高地,离战区还有一段距离。

“我的眼好了”这个时候,周严叫了一句。

这个刚刚转好d的饰品眼太关键了,因为他们已经丢失了大龙视野有七八秒的时间了,五个人开大龙的速度其实非常,这七八秒时间有可能让一只大龙就此送掉。

饰品眼落下,那一片战争迷雾终于散开,目光扫去,赫然发现大龙的血量只剩下三分之一左右。

“他们在打,准备上”大罗叫了一句

他们正是利用出魔抗装备的龙女来扛大龙的伤害,有发条魔灵的护盾存在,龙女损耗的血量并不多,眼看大龙的血量越来越少,韩国的电竞玩家和中国的观众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谁都清楚,这波团就是胜负的关键转折,败则来年再战,胜则世界夺冠

“不能打了,不能打了,和他们团”vt战队的队长摩叫了一声道。

这个龙坚决不能再打下去,等大龙血量只剩下少的时候,努努闪现下来狠狠的往龙身上咬一个再惩戒的话,对龙造成的伤害异常恐怖,説不好辛辛苦苦打得大龙就成为了别人的囊中之物,抢大龙,再激战,他们这边很有可能出现一面倒

“先放开大龙,杀光他们”韩棕治喊道。

很多时候,队伍的意见不统一就会导致整个团战瞬间溃败,就像现在有些队员觉得应该先打大龙,把大龙拿了可以稳杀对方,有些队员却觉得必须先干掉敌人,否则有可能功亏一篑

而一个战队强弱与否一定程度还取决于执行令。

摩的一句话,vt有队员瞬间停止了对大龙的进攻,并且上单非常有意识的自己后一个撤出大龙峡谷。

就好像扛塔一样,你作为顶塔的人不能因为有敌人来了就突然冲了出去,结果把ad或者ap卖在大龙峡谷里,要知道以大龙的伤害几秒钟时间就能够把脆皮给弄成残血

重调整了一番阵型,战队的健康状况还算良好,他们的上单龙女大概损了有五分之二的血量。

不过,他们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他们装备领先,阵容优势,龙女这样的英雄损失一点血量又能怎么样,有发条的防御护盾,想杀死一只化身魔龙的的龙女绝不是一件容易的时间

“丢丢丢丢丢”

诡诈的笑声传出,韩棕治进入到隐身的状态,一点一点的朝着l战队的侧翼潜行。

这个举动其实相当的危险,若是被对方控制住有可能瞬间被秒杀,可是艺高人胆大的韩棕治并不惧怕,他潜行到了旁边,突然对林东的莫甘娜发动了攻击

老鼠隐身结束后将拥有攻击速度加成,韩棕治瞬间点出了林东三下……

林东被吓了一跳,这个韩棕治胆子也忒大了,这都敢隐身过来,就先秒了你再説

林东顺势扔出了一个禁锢法球,朝着韩棕治飞去

然而,韩棕治很聪明也很狡猾,他知道敌人反应过来之后第一时间肯定会扔禁锢技能,所以马上往后推开,中了一个曲线,轻轻松松躲开了林东的技能

林东心有不甘,觉得这是一个秒杀老鼠的绝佳机会,于是追上去直接开了大招,给韩棕治挂上一个减速……

一旁不远处,周严、吴森、大罗也都看到了嚣张跋扈的韩棕治的老鼠,于是所有目标转向了韩棕治,这个贱老鼠,跑过来送死的吗

“别追”

余洛晟喊了一句。

可惜很多时候喊话终究是要比操作慢了许多,他们几个人为了追求落单的老鼠,不自觉的部朝着老鼠涌去

“嚯。”

一杆旗,从天而降,笔直的插入到地面上。

下一秒,身穿吕布赤装的德玛西亚皇子从河道另一侧滑步而出,手上的长枪势如破竹,将沿途的敌人一口气部挑飞。

吴森、大罗都因为想要追杀韩棕治,站位过于集中,直接被摩的猛龙撞击给挑飞了起来

魔偶噪音

伴随着皇子的挑飞杀入,发条魔灵的魔球也在这个时候打出了高额的伤害,让大罗和周严两个人顿时陷入到即将被秒杀的境地

还好,两个人身上都有闪现,他们闪现而出,摆脱了对方的一次猛烈的技能轰炸。

“别冲动,他们是用诱饵战术”看到大罗和吴森安回来,余洛晟稍稍松了一口气。

还好对方的中单发条没有直接给大招将他们两个卷进去,不然的话他们两个要交的就不仅仅是闪现了。

不过,话説回来,vt的中单小鬼也很聪明,他知道l战队保命类技能有不少,留着大招在接下去的对抗中肯定会起到大的作用。

“妈的,好贱,真想把那个混蛋抓过来虐个半死。”大罗心有余悸后坡口骂道。

“别那么冲动,韩棕治要真得那么蠢,那么好杀,他也就不会被称之为韩国强的ad了。”余洛晟看到战况稍稍拉开一些,这才用话语来抚平两个人的烦躁。

“亏大了,他们两个小技能骗了我们两个闪现。”林东苦笑的説道。

“这个韩棕治其实并没有平常看到的那么简单,这家伙就是在装蒜。”余洛晟説道。

“装蒜,什么意思?”

“第一局打完之后我就意识到这点了,他是故意在浪,故意在卖……ad是整个团队的关键,地位往往比ap还高,因为只有ad活着,才能够进行推塔推进,或者大龙、小龙,所以在团战里,几乎所有人要秒的第一个目标就是ad”余洛晟目光盯着对方蠢蠢欲动的阵型,继续説道,“就像刚才,韩棕治走位一有被杀的迹象,就算我之前千叮万嘱不要主动打团,你们还是上了

“你是説,他在故意勾引我们?”

“对,他就是故意的,故意一副浪走位,故意给你们一个能够秒杀他的机会,因为这样做可以百分之百摧毁你们的理智,而这个时候他的队友会第一时间冲出来,就像刚才皇子那样,把你们两个一起挑飞起来,还好老周比较沉得住气,没有跟着你们上,不然三个人被挑飞,对方的发条一定会开大招将你们三个部卷进去,基本上你们三个不要活着出去了”余洛晟很严肃的説道

战局到了比紧张的时刻,余洛晟连説话都不夹杂着过多的感情因素,他只想让队友们知道他们现在面对的敌人有多可怕,有多狡猾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换作平常余洛晟会希望他们记住这一点,不要再上单。但今天并非往日,这是世界总决赛,这是大家熬了数个日日夜夜渴望的世界冠军的后一个魔障

一定要谨慎、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