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联盟王者

作者:妖冶娴都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感谢“丨fans丨”、“绿米亚”、“杰552”、“lucky、zhu”的打赏~

—————————————————————————————

破掉中路后,s13战队回头开始打大龙。

盲僧dǐng着真视药水拆掉了大龙wèizhi的视野,中路还有超级兵牵制,白塔战队如果推线过来根本来不及,单个人过来就等于送。

零也明白这diǎn,所以除了乌迪尔跑到墙外尝试抢龙被秒杀外,白塔战队再也没有人前来。

拿下大龙后陈灏也不着急,五个人分三路把兵线推了上去。

白塔战队zhègè阵容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缺diǎn,jiushiadc守不了塔,根本经不起逆风局;s13战队加上中路的超级兵等于三线推进;两路高地相继被破后零只能选择gg。

“老冯,明年见了。”林振wunài地叹了口气。

作为上届省赛亚军,白塔战队和十二星座分的很远,不晋级到最后循环赛碰不到一起。本以为jingguo半年的训练有希望和十二星座争一下冠军,结果第一轮就被黑马淘汰掉了。

就算半职业战队来打省赛也肯定有统一的队服,看他们服装都不统一的样子就知道是一支业余战队,一个业余战队把上届省赛亚军搞掉了,zhègèxiàohuà真的不太好笑。

尤其是看到他们打赢bisài之后风轻云淡的样子,更让林振感觉不是滋味。

难道赢了上届省亚军都不值得你们兴奋一下?

江林jixu自定义练盲僧的qqwr连招,説不定下一场就需要使用;霸道和小极极在对线,虽然效果一般也聊胜于无;胖子竟然在看电影,还好不是小电影,否则陈灏就要踹人了。

不过也不一定,陈灏现在忙着和琪琪聊天,未必有功夫理会胖子。

至于白塔战队是省亚军这种事,陈灏根本就没説。

打bisài打的jiushi一个心态,紧张就容易发挥失常,让胖子和江林保持平常心就可以,弄的紧张兮兮没有必要。

何况在霸道和小极极面前,一个省亚军有必要提出来么?

他俩和全国亚军打应该会兴奋一diǎn,省亚军和路边的张三李四没什么不同。

“来陪我玩两场啊,我下午没课。”

看到清秀的银灰色字体,陈灏就知道是琪琪发来的信息。

琪琪还是很善解人意的,只有陈灏的南极生物处于在线状态才会和陈灏説话;比起一些无论什么时候都可能来消息,而且还要求必须第一时间回复大小姐好伺候的多。

如果是后者那样的大小姐,陈灏果断就会右键diǎn击头像,移动联系人至黑名单。

妹子重要,但也仅仅是重要;就好像女朋友可以取代五姑娘,难道有女朋友的男性就可以剁手么。

咳!

陈灏从不隐身,南极生物的状态会随着是否进行游戏而切换,琪琪从不在游戏时发信息zhègè小细节让陈灏很有好感。

要是平时陈灏肯定二话不説就登陆德玛西亚大区,虐菜,啊不,指导后辈自然是先行者应尽的职责。

而且是竞技游戏就有输赢,容易造成火气,琪琪一个妹子,玩的还比较一般,如果被队友骂了怎么办?

为了保护英雄联盟中为数不多的妹子资源,这种火气还是转移给对面比较好。

至于对面吵起来这种事,陈灏只能以一个学长的角度告诉他们:在游戏中多磨练一下心性,以后在社会上才能吃得开。

可这次因为要bisài,陈灏只能放过对面的学弟了。

“你自己先玩吧,我这边马上要打下一场了。”

“噢,你们bisài怎么样了?”琪琪这才想起陈灏説过要去打bisài,时间jiushi今天。

“第一轮晋级,把上届省亚军淘汰了。”

白塔战队是省亚军这种事在队友面前不需要説,在琪琪面前还是要炫耀一下的。

“那么帅!挺累的吧?”

“还好,脚腕有diǎn疼。”

“怎么了?”

“用脚和他们打的啊。”

“噗hāhāhāhā~~”一间墙壁上贴着粉色墙纸,挂着一排排千纸鹤,装diǎn很温馨的女生宿舍,一个穿着白色外套的长发妹子在电脑前笑地前仰后合。

“笑死我了,不行了!”

看着屏幕上间隔了一会的两句话,陈灏也带上了笑意,语音了这么多次,琪琪笑diǎn低的情况陈灏当然很了解,这么説jiushiguyi逗她。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琪琪平时的笑容很少,也只有和陈灏相处的时候能这么开心。

有人欢喜自然有人忧,白塔战队收拾起自己的外设,垂头丧气地和林振集合,紧接着另一支穿着制式队服的战队也站了起来。

比起白塔战队,这支战队的举动要暴力了很多,连耳麦都用力摔在了地上,引得周围选手纷纷侧目。

这种举动网管自然不可能视而不见,三步并两步跑过去一看就不管了,人家摔的是自己的耳麦。

“你们太无耻了我靠!有这么打bisài的?!”

刚把耳麦摔成两部分的青年愤然指着一片区域叫嚷。

循着指向看去,那片区域只有那支和s13一样穿着杂乱服饰的业余战队。

“老二,闭嘴!”看上去有二十七八的队长俯身把耳麦捡了起来,放到了一个键盘包中,回头训斥了队友一句。

“不是,他们这是打bisài?除了偷塔jiushi偷塔,一次团都不打,小学生啊?!”

不怪zhègè老二憋屈,zhègè赛季高端一diǎn的对局jiushi大家发育到二十来分钟,这之前除了打野抓两次,jiushi以个人水平一争高下。

20分钟后大家很愉快的在中路抱团,不管有斗无斗气势首先拿够,拼上两拨后获胜的一方愉快的推塔拿龙,二十五分钟zuoyou该投降的投降,二十七八分钟是僵持,过了三十分钟要么是真的均势,要么是一方死不要脸,打不赢还拖着对手不让上分。

可这一局他们就没见对方打过团,除了抱团防守以外jiushi分散推进,单人去了打不过,抱团来抓人家就跑,换另一路推。

一次5v5都没打过,看着防御塔一个个掉光,活活被偷输了,这谁能甘心。

“赢了jiushi赢了,你tm还管人家怎么赢的?让小学生打法赢了你是什么?!”什么将带什么兵,从教练的话中就能听出来这支战队脾气火暴的根源在哪里。

比起年轻的队员,教练就要冷静很多,虽然这一场输的莫名其妙,但是输了就没什么话好説。

两支老牌战队相继在第一场被淘汰,陈灏听着这支战队不甘地议论,看着他们队服上代表着上次省赛季军的“乘云”两个字,给了那支穿着杂乱的战队很高的评价。

黑马啊。